B2哥來了,A4還不讓路!


PM-AM。
日常的AM時分,酒吧裡沒有杯擊聲,沒有領帶,沒有紅唇,只有兩個男人…身旁打著燈,滿佈著攝影器材…我們認為在酒吧裡還不得閒,似乎有些悲。不過,一位導演B2哥,一位《FHM》的總編輯高翊峰,兩人藏身地下酒吧,沒有酒氣,當然也可以很男人。隔日的PM時分,酒吧依然運作著非份內的工作,是時候告訴你們,男人們談些什麼了。



【FHM】B2哥你好,B2哥為什麼叫B2哥?
B2:這是因為我高中入學前,有一位學長很黑,大家都叫他Blackie小黑,等到我入學後,大家發現我也黑的發亮,所以就稱我為Blackie 2-B2。
Blackie 2,難怪我們剛剛一見面,只看到你的兩排牙齒呢!談談你的進行事吧。
B2:最近都在進行《PM-AM》的電視劇拍攝。可不可以請問一下,這酒吧外頭現在是白天還是晚上?
是肚子有點餓的正午。為什麼想拍關於台北夜生活的《PM-AM》?
【FHM總編】:我想應該是「揭露感」。
B2:沒錯,揭露感。我在電視圈做了14年,很多事情都見怪不怪,什麼都「差不多是那樣」,所以如果能在電視劇上拍出真實的台北,一定很有趣,不一樣的故事內容,不一樣的想法和挑戰。不如就來試試看。
【FHM】到底是有多「不一樣」?
B2:我聽過有些「比較」有錢的朋友,他們喜歡美食,那就開家餐廳。喜歡喝酒,幾個月後,便問:「要不要來我的酒吧喝酒?」也有聽過有錢的單身中年男子,亟欲終結王老五的身份,總是在車上備好浪漫的爵士CD,後車廂放著女生喜歡的東西,有機會把女生帶回家,那更是要無所不用其極的討她歡心。這些都會讓我們認為拍出這齣戲將會很有意思。
【FHM總編】:那中年男子真是高招…(語畢,呈現一副自我檢討樣)
【FHM】你的進行事…有賺錢嗎?
B2:沒有。第一季我們拿了多少錢就是丟了多少錢,靠的是一股熱血啊。


 
【FHM】你喜歡去夜店嗎?
B2:我沒辦法去,這是一種「可憐」。
【FHM總編】:沒關係,人年少輕狂過就好…有過就好。
B2:曾經也沒有。我上班的第一天,就瞭解這是一家不拉鐵門的公司。從小助理開始做起,每天回家時間,幸運一點是晚上十點,而當下班想出去玩時,發現自己穿著短褲和拖鞋,就會默想:「不如算了吧。」
【FHM】的確是可憐。那總有聽過很兇的夜店玩法?
B2:我聽過的,都是張兆志說的。什麼無辜拳,還有什麼喝一盤酒該怎麼個喝法,所有消息來源都靠他。他根本是始祖中的始祖。從一開始的OD到現在的夜店林立,人一批一批換,熟面孔消失,新面孔出現,都在他的眼皮底下。
【FHM總編】:十年前吧,我跟他一起跑過一次江湖。
B2:感覺如何?
【FHM總編】:就現代的說法是…酒池肉林。那些細節,不確定他是不是忘了,我是完全忘記了,所以不要問我。


【更多精采內容都在FHM157期雜誌】


責任編輯:郭屹安 文字:一毛 攝影師:黃國隆

2013 06/28 13:53 PM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