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立倫參選事件有感:一生摯愛,一生遺憾

編輯、文字:絕不中二先生
 
認識我的人,都曉得我不打誑語,雖然「你們」不認識我,但我可像大猩猩示威時那般強烈地拍胸脯保證,我所提及的女人們,先生我都是真真切切地愛著她們。
 
話說,繼上次絕不中二先生大受幫友好評的文章「我與十個女人的性愛詳述(一)」,因過度激情,被馬克扎克伯格下架後,男人幫老總便把我送去綠島,沉寂了一陣子。在獄中,我看著近日關於因朱立倫參選,鬧得沸沸揚揚的新聞議題:「對不起,下輩子別嫁我。」思量著八股千年的老問題:愛,是什麼?(嗯,絕對不會是我的獄友吧。)
 
於是,我想起了該藏於心底秘窗裡的人和事──稱她為小愛吧。


 
小愛,十年前,她26歲,有著圓滾滾的眼睛,內含黑的出奇的黑眼珠,繞呀繞的,單純地問著我這世界上,她不懂的事,而我總為可愛的她解惑。如果你有幸認識她,一定會認為,我為她的身材、外表而愛吧。這麼說,倒也沒錯。163公分的小愛,除了圓潤的眼睛、白皙的皮膚、幾近巴掌大小的臉,以及性感的小嘴外,她有著不成比例的大胸部,即便穿著不合身的毛衣,也會異常隆起的那種,或是說,能完全包覆著我身上重要部位的那型…話就至此打住,今天不談性,況且,我愛的小愛,還有那她與我相處的狀態。(關於與小愛的關係,基於保護心態,我不便詳述太多。)
 
想想你生命中遇過的女人,有沒有一種讓你感覺上自在、舒服,而這種感覺是在撇開戀愛感後,也存在的?小愛對我來說,即是如此。我難以確切形容,她給予的自在感,來自於什麼,硬要說的話,也許是在我複雜的心境下,難得的單純,不過,這份單純,我能肯定,是我們愛情的終結者,是
妒忌我幸福的,一隻獨眼滿布血絲的巨人,它一個腳步輕微地移動,便粉碎這段關係。
 
差一點,就差一點,我的膝蓋就為她而跪…至今,我仍有些小小遺憾。但是仔細思量後,那一點,不只是一點,而是奈何橋兩端葬送愛情的無形距離,無法測量,無從追討──我太壞了吧,壞死了,壞到自覺無能配得上她,這般的老套,老套到連粗俗肥皂劇裡,那些最鄙俗的、永遠無法被記住名字的角色,都會跳出來竊笑我似的。
 
有沒有一個女人,讓你認清自己,願意捨棄看似彼此美好的未來?對我來說,這個女人,只有小愛,也只會有小愛。
 
「對不起,下輩子再嫁我吧!」我對小愛這麼說。


延伸閱讀

►美國女生票選最想約會的職業前10名

►蔡虫教你愛:男人不是沒情調,我們只是很實際!

2015 10/22 16:25 PM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