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都是牛豬雞,讓我們講一個吃人肉的故事給你聽

圖片:翻拍自網路

 

各位幫友打給厚,我是貓鷹,本領是造謠生事。早年經營部落格《台北‧都市傳說》迷惑眾生,現為行銷工作者,專門欺騙消費者。這次,FHM給我一個說書人頭銜,什麼是說書人?半真半假、話中有話、唬得既不柴又不油,方為上上道。不信?請看。

 

 

這世界,就是有人渴望享用人肉,有這種奇特慾望的人,我們稱為「吃人癖」。

 

有很多的電影描述這類的情節,像是《沉默的羔羊》或是《人肉叉燒包》,而過往也有一些關於食人魔的新聞。像是日本的佐川一政,他出生於1945年,是個身材矮小的男人,喜歡高大的白人女性。他在1981年在法國留學的時候,將一名荷蘭籍的女同學殺害,並且接連好幾天食用她的屍體。

 

除了「吃人癖」,還有一種人是「被吃癖」。

 

同樣在日本,有一名漫畫家在推特上邀請網友來一起享用他的陰莖,結果還真的有70個人報名參加。在宴會上,他親手烹調自己的陽具,並分食給在場所有的人。據在場有品嚐的人說,其實陰莖很硬,難以入口,反而睪丸內部的組織比較柔軟,吃起來有奶油濃湯的口感。

 

不論是吃人還是被吃,都難以想像,那如果有著這兩種慾望的人遇到一起,是否就會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呢?我看也未必,因為司法、警察會介入,縱使他們兩情相願,但仍然無法被社會體制所容忍接受。

 

在世界的角落,就有這麼一小群人,靜靜地生活,不願意受世界所打擾。他們有著普通的工作,平凡的生活,唯一享受的小確幸,就是上網尋找願意被吃的對象,或是獻身給人,成為美味的餐餚。

 

在德國,一位叫作阿明‧韋邁斯的工程師,就在一個叫作食人咖啡館(The Cannibal Cafe)的網站徵求被吃的對象。在那個網站,他認識了布蘭德斯,兩個人彷彿像是戀愛一樣,每天用E-Mail往返聊天,只是他們聊的不是對彼此的性幻想,而是該如何享受布蘭德斯的人肉大餐。最後,韋邁斯終於邀請布蘭德斯到他家,享受美好的夜晚。

 

後續的事情,可以想像得到,就不多談了。不過這起案件在當時的德國引起了廣泛的討論,究竟在被害者同意被殺害的情況下,到底算不算謀殺?還是協助死亡?德國法律後來判決為殺人罪,而韋邁斯必須終身堅禁。不過,吃人肉倒是無罪,反而是肢解屍體這件事情讓他被判「騷擾死者安寧」。

 

 

所以, 吃人這件事情,若你不動手殺人、分屍,只是享受成果的話,是無罪的。就跟仁義道德一樣。(編按:我翻開歷史一查,這歷史沒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頁上都寫著「仁義道德」幾個字。我橫豎睡不著,仔細看了半夜,才從字縫裡看出字來,滿本都寫著兩個字是「吃人」!—魯迅《狂人日記》)

 

其實人吃人這件事情,在歷史上早有跡可尋,不過動機可就沒那麼變態了,反而有股殘酷的無奈。《史記》就曾記載,秦將白起在攻打趙國的長平之役時,就發生了「趙卒不得食四十六日,皆內陰相殺食」(趙國軍隊因為連續46日沒有軍糧而發生互相殺害而食的慘劇)。清朝的筆記小說《閱微草堂筆記》也描述了明末河北大饑荒時,女性與小孩被帶到市場上賣,被屠夫宰殺,稱為「菜人」。

 

甚至有人謠傳,日本知名的糖果大廠不二家的吉祥物不二子(Peko)也跟吃人傳說有關。二戰末期有一對相依為命的母女,因為糧食短缺,母親只好割肉餵女兒吃,最後,女兒受不了對人肉的渴望,失控把媽媽給殺了。而媽媽死後,女兒還是餓死了。不二家的老闆聽到這個故事後,決定要製造出令人覺得美味又吃得飽的食物,並採用了小女孩的形象作為吉祥物,這就是不二子(Peko)的由來。

 

 

而台灣也有吃人的故事。在早年的台灣,漢人會把原住民宰來吃,日治時代出版的《台灣風俗誌》中,就寫到,「南投廳埔里社以北鄰接番地,住民若殺一個番人時,舉庄都來慶祝,將番人首級插上槍尖…打鑼鼓歡呼遊行各庄…有人將番人屍體寸斷煮熟,然後切片分給每一個人吃…」。

 

台灣的吃人傳說

 

 

我跟山友阿凱認識多年,某次登玉山時,我不小心生了重病,發高燒、四肢無力,吞了緊急備用的藥丸也無法紓緩,阿凱便讓隊友先去登頂,留下自己在小木屋中照顧我。為了打發時間,阿凱說了他們家鄉的故事,而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台灣吃人的傳說。

 

阿凱說他家鄉的村落,在清朝時曾經發生過吃人案件。

 

那一年,村子發生瘟疫,村中人口死了大半,卻又無藥可醫。正當村民們煩惱的時候,村莊中突然出現了一個穿黃色斗篷、戴斗笠的怪人。怪人自稱大夫,他遍嚐罹患各種疾病的人,只要嚐一次病患的肉,就可以知道該如何對症下藥。

 

村中剛好有一個小男孩病得奄奄一息,村民們抱持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理,就把小男孩的大腿肉割了下來,並煮成肉湯。大夫喝了一口肉湯後,拿出了一把草藥,並告訴村民們,如果想要治好瘟疫,就必須以人的心臟作為藥引,跟草藥混合在一起熬煮。

 

 

幾個膽子比較大的村民,聽完之後就結眾去獵捕殺害落單的原住民,並取出了心臟,帶回村莊。村民們把草藥跟心臟放在一起熬煮成藥,就餵了那個小男孩。結果隔沒幾天,小男孩開始回復了健康與活力。

 

因此,村民們展開了有計劃的獵殺,村莊中有幾個人得病,他們就殺幾個人。而被取出心臟的屍體,身上的肉也被切下來製成肉乾,據說那一整年幾乎天天都有肉吃,每天都好像是過年。

 

不過不知為何,村長的兒子一直無法康復,就算喝了一碗又一碗的人心湯也一樣,而怪人也不是很確定原因。村長暗地裡想,大夫吃過這麼多生病的人,而身體卻仍然如此健康,如果能吃他的肉,應該可以治好兒子的病吧!

 

於是,村長夥同幾名較熟識的村民,一同把大夫殺了,並取出他的心臟製藥,還把他的骨頭熬成膏。村長的兒子吃了大夫的心臟後,身體果然痊癒。

 

從那之後,村落附近出現了會拐人失蹤的「魔神仔」。有村民看到那個「魔神仔」跟大夫的打扮一模一樣,所以大家紛紛在傳,是大夫的鬼魂出現了。直到有一天,有位村民遇到了魔神仔,並與他激烈扭打,村民把魔神仔的斗笠扯了下來,才發現魔神仔竟然就是村長。

 

原來,自從村長的兒子吃了大夫的肉之後,便異常地渴望吃人,村長為了兒子,只好打扮成大夫的模樣,裝成鬼怪,獵殺人類。

 

阿凱說完故事,端了碗肉湯給我。我開玩笑說,該不會是人肉做的吧?阿凱笑說,對啊,新鮮現宰,溫體人肉直送,這會是你人生最難以忘懷的一碗湯。

 

我一口氣把湯喝完,這時剛好瞥見角落有一件黃色的雨衣與一頂斗笠,是阿凱剛剛進門脫下來的,不過蠻奇怪的是,外面沒下雨他幹嘛穿雨衣呢?

 

我問阿凱:「你有聽過玉山小飛俠的故事嗎?」

 

阿凱只是露出神秘的微笑,搖搖頭。

 

延伸閱讀

 

都市說書人:日本的AV,讓我們的回憶滿是欣喜...與淚水

 

►都市說書人:千人斬的傳說—為什麼我們都放棄了這個夢想?

 

►都市說書人:從連環殺手到隨機殺人的殺人魔傳說

2016 05/05 12:36 PM

by貓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