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FHM TAIWAN All Right Reserved.

我想說的不是「漫威的黑豹」,是改變好萊塢白人體制的《黑豹》

男人就愛打預防針,先說,我可沒歧視狂熱的英雄片潮,娛樂就像高潮,誰不愛嘛。我不過是因為漫威準備在2018年推出黑豹的獨立電影而有感,曾經有部片,它叫《黑豹》(Shaft)。

 

 

(這部片曾在2000年時重拍,由神盾局局長山謬・傑克森主演,不過舊瓶裝新酒,新酒就不對味了。)

 

 

《黑豹》(Shaft)是米高梅公司(MGM)在1971年發行的一部動作片,改編自Ernest Tidyman的同名小說《Shaft》,由Gordon Parks所執導,編劇則同樣是Tidyman與另外一位劇作家John D. F. Black。故事很簡單,敘述一位由演員Richard Roundtree,所扮演的私家偵探John Shaft,受僱於哈林區的黑幫,任務是從義大利黑手黨那兒營救被綁架的黑幫份子女兒。

 

它是一部動作片,更明確點來說,它是一部「剝削黑人的電影」(Blaxploitation Film)。剝削電影(Exploitation film),定義廣泛,泛指一部電影,將電影的主題元素,用極強烈的反骨手法呈現,好似削水果,一層皮都不留,赤裸裸地讓你吃乾抹淨,但可不一定順口就是了。舉例來說,一位大奶美女,穿著比基尼或是內衣,一邊跑奶子一邊晃動,幾乎已成某些片種既定的電影視覺印象,這,就是性剝削;又或是對舊時代電影拍攝手法的剝削。不過既然剝削電影在早期六、七〇年代如過江之鯽,那《黑豹》(Shaft)又何以在美國國家電影名冊(Nation Film Registry)中留名,並在電影史上留下強悍的話語權——具文化、歷史性和電影美學的意義。因為它是第一部以黑人為剝削主題,並成功行銷大眾,改變「好萊塢白人電影結構」的娛樂性電影。


 

電影的主角,John Shaft,所傳遞的符號是:黑人覺醒、種族意識、陽剛氣息以及具有性的象徵意涵。不過有趣的是,在原先設定的故事中,John Shaft是一名白人,為什麼會變為黑人,有一說是因為同年另一部黑人電影《Sweet Sweetback's Baadasssss Song 》(1971)的成功,才有膚色之變;而《黑豹》(Shaft)的成功,深度影響了未來的黑人剝削電影,關鍵在於Gordon Parks的執導,雖然說在早期這類型的電影方向受(白人)限許多,可是也因這些限制,《黑豹》(Shaft)的切入角度的確無關什麼「黑人種族意識的崛起」,反而因為以簡單的、娛樂化的切入角度而受到歡迎。如果要定義《黑豹》(Shaft),它是一部「能讓人們在星期六的夜晚上戲院,看著黑人獲勝」的電影。這樣的氛圍,吸引了都市的年輕黑人與白人,帶著安定的心情,處在同一個空間,暫時把非黑即白拋諸腦後,浸淫喜樂之中,Namaste——這簡直是白人的恩賜。

 

 

除了Gordon Parks的執導因素外,《黑豹》(Shaft)的成功也關乎行銷。在製作期結束後,米高梅公司(MGM)聘請了一家黑人廣告公司UniWorld,他們以「Black Power」(黑人的權利、力量)為行銷主體,強推的受眾就是非裔美國人。例如,UniWorld將主角John Shaft包裝成「孤獨的、超脫的(Superspade)——一位在白人體制中,獨領風騷,肆意展現自己的男人(黑人)」。他們也推出了幕後影片,主軸聚焦在參與演出的黑人們,試圖讓黑人「感謝這支由黑人製作的黑人電影」,甚至讓黑人夢想化:「我們擊敗了好萊塢的白人系統,並拿下米高梅公司(MGM)啦!」雖說有自我感覺良好之嫌,但是飾演John Shaft的Richard Roundtree也認為,「參與這部電影的所帶來的光榮,不只是因為個人身為主角的因素,更是因為這是第一次有黑人能在主流的大型電影製作中露出」。確實,《黑豹》(Shaft)從導演、編輯、配樂師、主角,清一色都是黑人,影響了非裔美國人在好萊塢的定位,但是批評聲浪仍是有的,例如,「《黑豹》(Shaft)是一部基於白人對黑人想像的白人產品,覆蓋著黑色的皮膚,做著白人偵探類型該做的事。」不過這樣的批判,就如同對在人行道上鋪設的地磚縫隙中所長出的小草說:「喂!你快點長成大樹好嗎?我要乘涼呢!」

 

(Superspade:在英文的字典裡,沒有這個單字,最早在1900年初期被使用,形容在不同領域有突出才能的非裔美國人,例如Jimi Hendrix。)


 

從《黑豹》(Shaft)的成功看國家議題,是「娛樂反應政治」,或大或小,確實改變了些什麼,而作為一個虛構的角色John Shaft,在黑人爭取人權的進程中,或重或輕,也是個咖,不過直至今日的美國,仍因種族問題發生不少憾事,甚至在今年,有激化的傾象,不少球星、藝人公開表示想法。只不過啊,無論是螢幕中的John Shaft,或是哈林區街角一隅的黑人窮小孩,要在現實中對抗白人體系,不似電影那般的說唱戲台,總有人用生命來還。

 

娛樂歸娛樂,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政治歸政治:除非你老爸變成了兔子。

 

 

 

20169 / 0505:00 PM

by絕不中二先生

2016 FHM TAIWAN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