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場安檢人員向我們透露怎麼總有人被脫褲子,連妹子都不放過

機場安檢是一件大事,別等到你意外被拍了下體,並在眾目睽睽之下不小心疼得叫了出來,才開始重視。


 

有些東西是不能帶的,即使是日常的違禁品,也可能是打開潘多拉寶盒的鑰匙,後患無窮。

 

有個姑娘,因為化妝品帶多了那麼一點,被要求開包檢查。爭論無果,只好當著父母的面,從包包裡翻出了香煙、潤滑劑和跳蛋。親子關係從此變得微妙而複雜。


 

 

有時候沒那麼嚴重,那種福禍就在一瞬間的感覺,讓你腎上腺素飆升。「安檢姑娘堅持說我包裡有一片長條形的金屬片。我把包包都掏空了,過安檢機的時候還是能看見。最後,姑娘從我包的夾層裡面翻出來3個連在一起的避孕套……」

 

「第一次坐飛機,過安檢被一個女性安檢員拉了下內褲,而且沒有輕輕得放回去,是用內褲的鬆緊帶彈了我一下,當時沒有防備,心裡十分緊張。跟一群同事一起出去,也不好意思問,就裝作老手一樣下去拿包走了。」


 

帶錯了東西,自己麻煩也就算了,還會連累到其他人。有一個小伙子一進機場,緝毒犬就竄過來使勁喊。警察、周圍的乘客,小伙子本人都被嚇住了,這場大案子,以緝毒犬被打而結束。因為小伙子的包裡都是牛肉乾。


 

不知道為什麼,大家對牛肉乾的執念很深。國際航班,是規定不能帶的,硬闖的結果一般是罰款。有一個姑娘,去英國留學前帶上了媽媽準備的被子和臘牛肉,被海關告知不能帶,只好在機場大廳抱著被子哭,一邊哭一邊吃臘牛肉。

 

知道什麼不能帶只是第一步,畢竟有些飛天大盜在機艙內都能輕鬆偷個十幾萬,而也有人規規矩矩、安紀守法,卻不僅內褲都要被摸透了,還連丸子頭也被捏了一下。


安檢人員竟然重重地用手抓我的下體。


一位女性乘客抱怨,對她進行拍摸檢查的女安檢員用力過大,導致她乳房疼痛。

 

安檢,除了包裹的機器檢查,過安全門,還有手檢。過於繁瑣的手檢,會讓人有種自己是不是很可愛,或者自己是不是長了一副壞人臉,兩種不切實際的幻想。

 

其實,在安檢人員的眼裡,工作和給豬肉蓋檢疫章沒什麼區別,他們不會誇大兩塊豬肉的區別。



这種情況肯定會被仔細摸一遍。

 

但如果你是那種,非要把自己弄得髒兮兮,還不好好走通道,又或者把刺青紋在臉上,還把眉毛頭髮都給剃了的人,安檢員不把你查個仔細,是一種對你造型的不尊重。

 

對於那些只想低調過安檢的人來說,有些邊緣性的知識是要了解的。不要穿假名牌,也別買,就算證實了你並不是走私假貨的,但也不再清白了。某些機場就喜歡抽查穿得很潮的年輕人,還有推車上有好幾個箱子的。


在海關的例行檢查中,品牌檢查也是其中一項,法國完全禁止進出口名牌仿冒品,不論這些商品源自哪裡,海關人員有權對可疑物品檢查和鑑別,如確認為假冒商品,可立即沒收。對法國遊客和外國遊客,都一視同仁。

 

有時候,相片和本人差太多也會引起懷疑,如果你不願意承認自己整形過,那就要拿出一種氣勢來。「上回去澳門的時候,被海關照片對比了很久,冒了一句,『你變胖了很多嗎?』我第一的反應是大吼一聲:『怎麼可能!』那人可能是覺得我的反應很真實,也許心疼我吧,就馬上蓋章讓我走人了。」


到底有多少人喜歡把東西藏在褲襠裡?

 

時間長了,安檢人員也會有一些自己的技巧。「當我準備檢查那個旅客時,發現他輕微的動了一下脖子,我就順著看他細微的表情,就發現他的衣領有輕微的鼓起。我還會反過來想,人的身體衣服,哪些部位最難查出藏違禁品?要是錢包暗格塞張薄薄地小刀片,再加上錢包本來就有金屬扣,這兩樣東西都會造成探測器警報,檢查起來要格外細心。」

 

所以,如果你真的要帶些什麼東西,又確定前期的準備工作已經能瞞過機器和狗,當你進入機場的那一刻,就要打從心底忘記東西藏在了哪。千萬別穿假名牌或太誇張的衣服,不要和檢察人員有任何眼神接觸,推推車的時候,可以順便打電話,或者假裝看風景,從容自信牢記心間。


 

安檢人員也是很辛苦的,每天除了要蹲下起立七百次左右,沒到時間餓到胃疼還不能吃飯,基本上,都得長期帶著胃藥和止疼藥。每天重複說一千遍:「雨傘電腦充電器請單獨取出放框內,登機牌拿手上」,還不能用複讀機。

 

「世界和平的時候,別人就說你查那些有啥用,浪費時間刁難人。發生什麼事了,就會有人說,養你們這些安檢幹嘛的,一群廢物。」這種精神壓力,摸摸胸口之後會發現,也是很難承受的。

 

不過,我倒是喜歡安檢,畢竟這是我一年之內為數不多被仔仔細細撫摸的好機會。

 

via GIPHY

 

2016 10/21 16:30 PM

byFHM男人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