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廣告︿

2016 FHM TAIWAN All Right Reserved.

《攻殼機動隊》預告很帥,但這延伸的文章很硬,你還是別看了

你或許知道我要講什麼,也不知道我要講什麼——《攻殼機動隊》將在2017年上映,相信這已不是新聞。不過一切的開端,不是綽約多姿的史嘉莉,不是原著士郎正宗,不是頂著電子腦似的導演押井守,而是標題所示,數位龐克、電子龐克、賽博龐克:CyberPunk。只是寫這議題,無非對智商有著過人自信,就是憨直的勇氣大過自信。我呢?我的蠻幹與智取,七三比,所以我是後者。當然數位龐克未有結論,硬硬的本文,也將解釋不周全,得先打預防針軟化軟化:結尾待尋。

 

 

龐克,通俗地說來是反體制,因此數位與龐克結合的意涵清晰不過:對於人類在高度數位化下的反動,以文學、電影、漫畫、音樂等等藝術形式呈現。《攻殼機動隊》,正是由漫畫至動畫,數位龐克中經典的經典。對我來說,將之推至另一個等次的,是《攻殼機動隊》第一部動畫電影的導演押井守。他曾說:「手機早已是你身體的一部份,只是你沒有發覺。」這抽象的說法,誠如《攻殼機動隊》的核心概念,靈魂與人造義體;心物二元,心靈與肉身——因此我們從「人是否有靈魂」至「複製人是否有靈魂」,進行輪迴式的「有或沒有」爾後的無證辯答


 

含括《攻殼機動隊》的那些數位龐克們,除了心誠地以哲學中的抽象化編織成硬科幻,試圖論述前段所提的核心思維,也將「不約而同」地擴展至因數位同化而衍伸更重度腐敗的社會階層體制,之中的關鍵,也正是數位龐克建構世界觀的基石:反烏托邦(我比較喜歡絕望鄉,較文藝些),這悲觀主義的色彩,「近乎自以為」的人觀正思想,渲染著「人類啊,你他媽需要救贖啊」。此種說法:「近乎自以為」,代表某種程度上,部分承認了「數位龐克對現實的預示」——我們在邁向由烏托邦這幌子鋪設而成的道路上,創造了反烏托邦與極權主義:希拉蕊美國大選的郵件事件,不正是此道?(我可不是在掩飾川普是個鄙俗的傢伙,別誤會。)

 

數位龐克系列電影

 

(咳,差不多該做結尾了)我認為在押井守執導的第二部系列電影《攻殼機動隊2 INNOCENCE》中,有句引用的對白,可以對前述提及的、一些錯誤的、不明朗的、難以中庸陳述其道卻殘酷地實際存在的,做廣義抽象甚至會被認為是推諉的解釋⋯

 

所謂的理解,大抵上都是基於願望產生的東西。

 

——那就是不理解啊!如同感情中的溝通般:「所謂的溝通,都是基於你/妳要全然地依照我的意志行使。」又或是如此:「這世界上,沒有什麼是五十五十的啦!」因此,因應而生了「什麼!你的石油產量是五十一公升?多我兩公升?我fucking要出兵到你的國家!喂你不要說這是侵略,這是援助,這是建立正常的體制」,諸如此類打腫臉不充胖子,充著的是邪怪般心志,藉烏托邦式的正義大旗半遮著歪斜的嘴臉(明明是自己的面容扭曲卻責怪鏡子),臉色暗藏「我的願望」的陰謀,如此一來,我會「選擇理解」數位龐克們的叛逆,示意著不知何時會來的那場雨,在你來不及應對落至臉頰上的那滴雨之時,以何止滂沱的態勢降下,不留情面地崩解山林,巨石氣沖沖地滾滾而下,碰的一聲壓死有著底層生活意象的偏遠山邊百姓,碰的一聲喚不醒尚在妄想烏托邦的菁英,而他們是笑著。


 

何解?你想這麼問。何解?我想問押井守(救救出版業?)。一如對他在《攻殼機動隊2 INNOCENCE》的結論,引據了德國社會學家Max Weber的名言「要理解凱薩,並不需要身為凱薩」做出提問:如果所謂的理解,真的是基於願望產生的東西,那麼,到底誰不是凱薩?

 

我想,是不存在的,沒有願望的人吧。(嗚,好悲觀喔。)

 

有機會再向各位細緻一點探討押井守在《攻殼機動隊2 INNOCENCE》中對宗教的想法。

 

《攻殼機動隊2 INNOCENCE》中廟會片段〈傀儡謠〉現場演奏版。

 

延伸閱讀

 

►看看《攻殼機動隊》新預告,光學迷彩肉胎衣也擋不住「少佐」的好身材

 

►「金鋼狼:武士之戰」女忍者福島莉拉加入《攻殼機動隊》電影版!

 

►經典科幻漫畫《攻殼機動隊》電影版開拍啦!史嘉蕾·喬韓森首款劇照釋出

 

 

201611 / 1710:19 AM

by絕不中二先生

2016 FHM TAIWAN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