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FHM TAIWAN All Right Reserved.

這北京捏腳名街的九號足療技師說,很多男客人都想舔她的腳趾

身著低胸和「齊B小短裙」的九號技師告訴我,洗腳是她做服務行業的最後底線。



「這種模式讓男客人流連忘返,看似擁有卻永遠得不到。」

 

晚上八點,是九號需要打起精神的時刻。她快速地吃完半個饅頭,換上改良漢服式的短裙,提起裝滿技師工具的箱子,準備迎接未來6小時與至少十名顧客的纏鬥。

 

 

作為一名足療技師,她每天與另外十多名同事一起為客人服務至凌晨。這考驗的,不完全是技巧,而是對高強度體力的持續付出,以及對顧客百般刁難的忍耐。三年來,除了每週一天的休息,九號日夜與腳為伴,因為長期缺少睡眠,25歲的她有了黑眼圈,逢老闆安排員工聚餐,她都要請假回去補上一覺。即使三天不上班,她的手指在夜裡也疼得睡不著。

 

這些做足底活兒的人有一大堆理由:讓家人過得更好,或者籌備自己的嫁妝,包括買一部最新款的蘋果手機。她們來自不同的遙遠地方,賺夠了錢之後,卻幾乎沒人再離開這裡。

 

九號所在的店裡有10多名技師,一天至少服務100多對腳。

 

這裡是北京小區密度最高的區域之一,曾經有打算在這裡做生意的老闆派人在這裡調查,至少有十萬人每天從這裡經過。

 

憑著勤奮和會聊天,年紀輕輕的九號,工作三個月就升為這裡的熱門技師。剛到這裡的她,對每一家同行的門店面積、每一個老闆的八卦都了若指掌。她待人熱情,遇事沉穩,雖然手裡捧的是腳,臉上透著卻是和大廳一樣光鮮的未來。

 

熟客點單,比自動配單的抽成還高,聊天,是成熟技師的必備技能之一。她問別人的職業,問別人的家鄉,卻對自己的家鄉談之甚少。

 

沒有人知道她的身份——在老家山西,她擁有五套房產,一個月收租就有萬把塊。在感知到服務行業開始轉型後,她決定來北京臥底,感受風向的變化。過完年,她在老家屬於自己的店就要開張了。

 

 

戰鬥在夜幕降臨時就打響了,「哥!請記住我的號!另外我們這兒辦卡打八折。」這份工作需要房地產中介般不依不饒的精神和熱情。已經在這行工作3年的九號,因常年不停地說話,聲音有些沙啞。

 

她們自有一套話術,例如「你腳上的紋身真好看」,「你長得像某個明星」,或者「你看起來真年輕」,儘管你的心肝脾胃肺可能是壞的,她也只會輕輕地告訴你:「不經常運動吧?你胃有點不好。」客人趕緊點頭,「是是是。」百試百靈。即使把你捏痛了,還會來一句,「大哥身體反應挺健康。」

 

 

方圓三公里內,至少有二十家足療店,九號所在的店生意最為火爆,也有客人因為等不到位在網路留下劣評。雖然很多客人都提過,「你們家看著太素,不想進去,沒什麼意思。」



對於顧客來說,安全私密的氛圍,比裝潢更重要。

 

足浴場所管吃管住,沒有基本工資,抽成三成。有本事就越做越忙,不賺錢就得走人。賺的少的,月收入一萬的也有,多的,月入十萬也正常。女技師們經常給家裡寄錢,又不敢寄太多,怕家裡問在做什麼。

 

每月8號,召開啟動會,跳完抓錢舞,分店之間進行業績PK,輸了由店長接受懲罰,跪著爬三圈,或者剃光頭。這是心甘情願的。輸了,是會覺得丟臉的。

 

凌晨兩點,客人少了,有時也會突然開會,現場分析解決問題。問題沒解決,不可以睡覺。

 

競爭壓力大,沒人可以傾訴,大部分女孩都抽煙。她們彼此並不知道姓名,一律以代號相稱。關係好的同事,經常一起逛街,那就是互通姓名的私交了。「在外面肯定喊名字,叫代號,那成什麼了。」

 

 

這裡變成了捏腳名街之後,擁有店面的房東開始坐收租金,有錢有閒,有些人有門路搞到「福利」。新加入的店,進一步壯大了捏腳名街的名聲。住在巷子裡當不成富房東的居民,都感到忿忿不平:「挨這麼近,人家吃飽喝足,我還跟這兒窮著。再說了,掙的不知道是什麼錢呢!」

 

「一個男人,被一個年輕小姐又是洗腳又是按摩的,能沒有反應?自然我們員工就有了賺外快這一說了。當然,我們是背著老闆這樣做的,不過我們老闆也知道,但是為了吸引客人,他也只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只要不在他面前光明正大的那樣做就成了。」

 

據統計,來的客人裡,有六成選擇女技師,三成是真的因為純按摩來的,還有一成,想的是別的事兒。有一些店,不得不聘請一些技師,專門提供某些擦邊球服務。

 

儘管現在的足療產業,提供水果,餐飲,乃至電影等多方面的服務,但不少人的認知,還停留在過去那些透著昏暗小紅燈的洗頭房。客人往往進門就問:「有沒有那方面的服務?」如果沒有,扭頭就走了。甚至有客人提出,想舔女技師的腳,他就喜歡這口味,忍不了。

 

 

捏腳,沒法讓姑娘致富,老闆也不希望她們只做腳上的文章。

 

雖然,在洗腳城誰都不敢搞色情交易,可老闆對被約出去的小姐卻另有獎賞。也就是說,來這裡的男人,如果想得到「額外服務」,就可以約小姐出去,老闆另收台費,當然交易是秘密進行,可也成了這裡常客心照不宣的秘密。經常被約出去的小姐,在一般技師面前也高人一等,就連領班對她們都要禮讓三分。



 

「哪有什麼潛規則,說到底還不是她們自願的?」九號說起這些,表現得無可奈何。「做生意沒有不想留住客人的,別人有我們沒有,這對我們來說很不公平。但是你想想,如果你來這條街從頭到尾都是些那樣的店,大部分的客人還願意來嗎?」

 

 

技師們私底下喜歡討論八卦。中年男子在大聲談論炒股時,技師們都在心裡默默地分析K線圖。在這時,你就能知道誰誰誰的公司要上市了,哪裡警察比較多,還有哪個明星又鬧離婚了。

 

 

醉酒的客人最好按,對輕重沒要求,也不用迎合著聊天,技師們最怕按腳時回答客人的問題,有時候一張嘴,吸進去的氣味,可以在夢裡縈繞很多天。

 

有人專門凌晨來,睡不著覺,就來了,只想找人說說話。「買妳讓妳歇歇,來聊的人都有事兒,不能和他們亂聊,怎麼著也得以幹活為主。」

 

有人花了錢,讓技師打他臉。技師請示了經理,經理說,「給錢就打,怎麼要求就怎麼打。」還有人花幾百塊就來裝大爺,要求東要求西的,但為了掙錢,也只能忍。

 

「還有偷拍技師乳溝忘了關閃光燈的,這也就算了,還有人開直播。」

 

甚至有閒得蛋疼的,叫技師躺著,教他怎麼按摩,實際上,只是想揩油。「那種動手動腳的,躲一下對方就知道了。現在是文明社會,他也不敢多造次。」

 

 

「女的一過25就完蛋了,明年要把婚結了。」九號對我說。下個月,她就要離開北京,回家裝潢屬於自己的店面,並利用春節好好相個親。

 

「回去我就當老闆,自己不做了。很多人覺得捏腳的女孩不好,不能讓家人知道。有男朋友的都說,自己在超市當收銀員,約會一般會約一個離這裡比較遠的地方。這裡追妳的人,說白了,就是想睡妳,沒有那麼好的人。跟客人,從來不能有愛情。」

 

「我也有紋身,在我的胸部上面,可我不會唸。」那是一句模糊的英文,意思是「無法逃離」。

 

 

201611 / 1804:14 PM

byFHM男人幫

2016 FHM TAIWAN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