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那些年抽機車鑰匙的聯誼,「鑰匙派對」講白了就是換妻俱樂部2.0


 

很多婚前性趣盎然的情侶,在婚後習慣了呼之即來的快餐炒飯,需要不停地刷牆換家具,才能填補他們失落的激情。對鑰匙派對的成員來說,不管換大床換浴缸,換掉一切都沒有在這場聚會上換把鑰匙來得實際。

 

 

站在發著金屬冷光的玻璃碗前,男人怎麼也聯想不到鑰匙背後開啟的歡愉畫面,此時此刻,他們已經無暇關心誰挑走了自己的老婆,當下的抉擇,關乎著自己一整晚的陽痿或是幸運。

 

 

 

 

「一旦鑰匙打開了匹配的房門,你就沒有了退路,對方床品尚可的話,你就不能臨陣逃脫,這是每個參加鑰匙派對的成員都必須遵守的規則。」聽完派對主人的告誡,所有人懷著忐忑的心情上了樓,一陣胡亂的試探性插入之後,走廊上響起了鑰匙和鎖孔的清脆咬合,男人們陸續消失在每扇門裡。



 

差不多過了兩個鐘頭,夫妻身著睡袍下樓,丈夫們圍坐在沙發上點起一根事後煙,在繚繞的氣氛裡瞇著眼互稱「同道中人」,同時還點評起對方伴侶的技巧和身體,自然得就像冰窟裡群交取暖的愛斯基摩兄弟。

 

 

鑰匙派對(Key Party)是換妻俱樂部的2.0升級,簡單地說,就是每對夫妻把自己的房鑰匙或者車鑰匙丟進碗裡,然後通過抽籤的方式來隨機組合伴侶。

 

 

這就像一場和諧的班級野炊,沒有人是可以空手混白食的,房鑰匙派對,首先你得有個房子,如果是車鑰匙派對,你就需要一輛坐騎。豪華超跑的車鑰匙,仍然是被優先選擇的第一梯隊,但它們背後暗示的經濟實力在派對上沒有任何意義,所有人關心的,只是你接下來幾個小時裡的性能力。

 

 

話雖這樣說,只有機車鑰匙的還是要有自知之明。

 

當然,並不是所有人來參加派對都抱著明顯的意圖,比如說,在一般的換妻派對上不會被任何夫婦相中的老王,就只是來蹭飯吃的。

 

「我從來不認為交換伴侶有什麼問題,我和艾莉也不會因為上了人家的老婆或者男人,就變得朝三暮四,這也是為什麼我們任何事都可以坦誠相待的原因。」加拿大的哈普雷,從八〇年代就開始參加鑰匙派對,30多年來,長了不少見識。像哈普雷夫婦一樣,透過參加換偶派對的刺激來讓愛情保鮮的,必須要對自己的性能力有自信,比方說這樣的傢伙出現在派對上時,你知道今晚失去的,就不止是妻子了。

 

via GIPHY

 

1972年,洋基棒球隊的兩名投手Mike Kekich和Fritz Peterson,就因為鑰匙派對最終導致兩個家庭的重組,這齣爆炸新聞被時代周刊花了4個版面的內容來報導。



事實上,兩對夫婦後來都表示很開心。

 

南密西西比州大學對夫妻「換偶行為」的研究顯示,美國至少有300萬對公開換偶關係的情侶,其中白人佔90%,他們大部分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中產階級,從事著教師、醫生這樣的職業。到2016年,美國已經有了邁阿密五月天(Miami in May)以及芝加哥探險情趣嘉年華(Chicago Adventure & Erotic Fair)這樣的大型換偶俱樂部聯誼,加拿大每年一度的國際歡愉大會(International XXX-Tasy Convention)同樣也在換偶(Swapping)圈內聲名遠揚。

 

義大利《新聞報》的調查顯示,登記在案的200間私人俱樂部裡,有50萬夫婦習慣定期交換性伴侶,專家指出真實數據更加恐怖,從古羅馬時期就開始發揚的分享精神,佔了義大利800萬性活躍夫婦中的1/4。

 

 

幾家已經成為景點的換妻俱樂部。

 

此行業同樣也朝著O2O的方向在與時俱進,NASCA是北美最大的在線換偶俱樂部平台。

 

根據地區精確配對,從阿拉巴馬到懷俄明,訂製你想要交換的地域風情。

 

想進入這些俱樂部,只能通過會員引薦,入會前,首先簽訂夫婦雙方同意的書面協議,還要包括徹底的全身體檢。

 

澳大利亞南威爾斯的桔色夫妻俱樂部是拉里·海姆的私人會所,他向每對低於30歲的年輕夫婦收取100美金的入門費,中老年夫妻則需要繳上150甚至200美金,明顯的年齡歧視。



門口的紙條上寫著一句廣告詞:第一對夫妻免費(1st Two Couples Free)

 

「幾乎每個週末都有派對,連續缺席一個月就算自動退會,總年齡相加除2後大於30後,就需要增收會員費,超過55歲就得強制退會了。」派對在拉里的豪宅和專門轟趴的屋頂上舉行,每個房間配有鎖和相應的房號,私人會所每到週末就會精心挑選人員名額,讓夫妻年齡平均在34歲,就是這裡客源不斷的秘訣。

 

 

這些風韻猶存的半老徐娘真的是人妻嗎?會不會有叫小姐湊數的現象?面對每個入會男性成員都會關心的問題,拉里告訴大家,這純屬多慮,結伴入場的夫婦必須是身份證上的真實夫妻:「我曾親眼看見一位太太,在給陌生男性鞭打的同時,不忘指責老公的收入,可憐的禿頭丈夫把憤怒發洩給了另外一位陌生人妻。」

 

「但我必須承認,客戶裡難免會遇到人渣,有些人吃著碗裡還盯著鍋裡,睡完人家妻子,就直言不諱挖牆角的,要歡迎檢舉。」拉里常年的俱樂部經營,讓他發現了人類喜愛窺探的天性,鑰匙孔中的每雙眼睛都睜著被慾望放大的瞳孔,映射出難以填補的內心。

 

 

「鑰匙派對的魅力正是遊走在這樣模糊的慾望裡,如果你把持不住,請你遠離成年人的遊戲。」

 

亂挖牆根的人,是沒有執照的開鎖匠,一不小心就讓你在派對上變綠燈俠。

 

我有個大學同學,曾經被洗腦去做了房產仲介,每個月靠底薪混了三年,名片上還寫著銷售經理。但他手裡掌握著房東委託的鑰匙圈,和女朋友每天換房間尋刺激,靠著一份微薄的工作,把愛情保鮮到了婚姻。

 

 

鑰匙,在古時,是能區別東西方價值差異的生活用具。西方的鑰匙都牢不可破,只由德高望重的一家之主持有,因為在他們的文化裡,鑰匙象徵著權力。古代東方的鑰匙不是木閂就是麻繩,門環一繫上就算是鎖上,靠這種只是形式化的「鑰匙」, 就可以與鄰里達成了「非請勿進」的共識,這是鑰匙在東方概念中形成的信任關係。



 

雨果說,人類有三把鑰匙,一把開啟數字,一把開啟字母,一把開啟性愛......操,我編不下去了,總之不管怎樣,在東方人的眼裡,這是不齒的事情,違背一切的道德倫常。但相比找小三、包二奶,泡夜總會花天酒地,對未出軌的一方構成了100%的欺騙,換妻行為,反而顯得誠信又公平透明,準確地說,這叫換偶行為,女人同樣享受易夫的權力。

 

歐美從七〇年代就開始起源,台灣第一家換妻俱樂部就直言不諱地起名金鑰匙,尖沙咀一帶的Loft和寫字樓承辦起了香港90%的俱樂部場地。在尖沙咀的永樂大廈裡,有一個名叫香港溫馨會的換偶會所,他們不以盈利為目地,收費標準是單身3000元一個月,夫婦5500元可用兩年,除去刊登廣告的費用,其他全部被用來援助災民、孤寡老人等社會弱勢團體。

 

 

與其站在道德製高點上審視這場聚眾淫亂,你不如說他們是個熱衷性解放的慈善團體。只不過這些慈善活動裡,沒有人模狗樣的高尚,每個募捐者都赤裸地承認自己的需求。

 

 

 

 

2016 12/09 16:41 PM

byFHM男人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