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音樂史的Abbey Road,大概就是那條鑽進美濃庄頭的〈縣道184〉吧

圖片:翻拍自網路

 

幫友安安,我是人稱吹開一潭春水,讓你眼眶泛淚的大風吹微濕。白天是FHM網路編輯,晚上化身打鼓比打砲還厲害的鼓手,廢話說盡,讓我們滑入正題。

 

如果說,Abbey Road是西洋樂史最具代表性的一條路,那哪一條路能代表台灣?不談音樂,答案肯定是佈滿全台鄉鎮縣市的「中正路」,但一把音樂考量進來,我的答案則是「縣道184」。


 

老實講,披頭四《Abbey Road》的故事挺無趣,這是他們解散前發的最後一張專輯,原本是想飛到西藏,站在聖母峰前來張合體照,專輯也取作《聖母峰》。這個提案,除了保羅興致勃勃,其他人都頗為無感。後來,林哥隨口一提,「那不就直接在錄音室外面拍一張吧?」誤打誤撞,大夥兒在艾比路拍的那張穿越馬路封面,就這樣成了西洋樂史的經典。

 

 

而〈縣道184〉也不遑多讓,這條路造就了經典的《菊花夜行軍》,同時也是交工樂隊的巔峰之作。〈縣道184〉是《菊花夜行軍》的序曲,但它不只起了個頭,也貫穿至尾,縣道184不只為了專輯概念服務,在現實中,它扮演著客家庄美濃的經濟命脈,也是唯一的一條聯外道路。

 

《菊花夜行軍》裡的版本

 

序曲一開頭,我們聽見詩人鍾永豐誠懇的語調,以仿若托爾金的筆觸向我們娓娓道來。老一輩的,會沿著縣道184,用牛車載著滿車的穀包到農會換肥料,也會開著卡車從山中將檜木運出去,它像一條蚯蚓,鑽進與外頭語言不通的美濃,也像一條水蛭,愈吸愈肥,將資源和年輕人都吸出了客家庄。

 

生祥樂隊台大現場演出〈縣道184〉,有鍾永豐讀詩味道才會對

 

同場加映〈風神125〉

 

勾勒出背景後,交工樂隊花了一整張《菊花夜行軍》,講述魯蛇「阿成」出外打拚後返鄉的故事。這趟旅程,沒有未知和希望,有的是「不得不」的挫折。阿成在都市闖蕩得一事無成,只好認清現實返回家鄉。沿著縣道184,他選在夜半時分,駛著風神125飆回美濃,邊騎,邊拜託土地公把路燈全暗掉、祈禱鄰居都已熟睡,別撞著如此落魄的他。

 

如今,縣道184早已更名為「台28線」,生祥樂隊也準備在今年舉辦「《菊花夜行軍》15週年紀念演唱會」。只是不曉得,阿成的菊花生意是不是又失敗了?他和越南新娘阿芬生的孩子有沒有從小被霸凌?

 

2017 02/22 13:01 PM

by大風吹微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