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FHM TAIWAN All Right Reserved.

濁流中,追一位最完美的我──張睿家 Ray Cheng

責任編輯、文字、訪問:郭屹安  攝影:江俊泰  服裝:Massimo Dutti

 

年歲三十有二,他上戲,他下戲,十多年,眼見誰起朱樓,誰又哀了樓塌;三十而立的儒教前,有人挺著站,有人跪了一地不甘。我們在沙發上聊了聊,暫時褪去大人身,像個男孩地在三十而立後打了問號——這時代這年頭,男人三十,明燈熄,煙似塵土,滾起一路的懷疑。


 

Profile

 

張睿家

身份:演員

出道:2003年

代表作:《濁流》

粉絲專頁:張睿家 Ray

 

少年睿家的煩惱

 

「對面的大煙囪,吐了這麼多殺人的雲,為什麼不搬走?」這是睿家的新戲《濁流》,導演莊絢維在彰化大城鄉,濁水溪岸邊勘景時,對一位牧羊老婦的提問。基於不理解,產生的疑問,有時特別沈重。

 

如此一般:「為什麼做演員?當了十多年的演員,你的感覺?」

 

面前這位大男孩,忽地收起笑顏,若有所思,緩緩開口:「演了十多年了⋯演戲,是工作,也是學習,雖然時間長了,總會落入『什麼框架』,磨損熱情,但相較年輕一點的我,現今以更縝密的思維,將表演看成自己的事業,才有突破的可能。」

 

回到那年2006,睿家喜獲金馬獎最佳新演員,他是《盛夏光年》中的男孩康正行,青澀、品行端正,一如流行多年的青春校園劇那般,一些少年事,苦惱了天下的維特。歌德的《少年維特的煩惱》,有段話這麼寫:「當一個人激情澎湃,而又受到人性局限的逼迫時,他即使有那麼點理性也很少能起作用,或者根本不起作用。」十年後,在此訪談中端詳「康正行」、《濁流》中的主角石頭,抑或是另齣新戲《最完美的女孩》中的林邈,身為一個演員的激情澎湃,還有;少年睿家的煩惱,他雖沒明說,但神情暗地裡示意,一切還在,甚是醞釀中。


 

石頭的煩惱

 

石頭是睿家,是每一個人的曾經或是現在所擁有的暗黑面,也是《濁流》的主角與議題中心:無論是「1%的強者或99%的弱者」;冒著團團黑煙成死雲的六輕與牧羊老婦。這兩兩的衝突與矛盾,人性拉扯的困局,終將永存。

 

「我完整地進入石頭這個角色,特別是《濁流》走到尾聲階段的一幕:由於角色情緒的堆疊,我在沒有過多角色設定的狀態內,自然地流下淚來。眼淚是千真萬確。」睿家這顆石頭啊,是劇中萬河市的地痞混混,為求成為1%的強者,離開父親,上了繁榮但被工業染害的南岸,與萬河市市長齊行歹路,求財求生存——終究是一場令人心碎的戲碼。相較於劇中對於所謂的「強者」有著執念,真像顆因風因水而稜角多生不免傷人的石頭,睿家顯得溫柔,性格是那樣緩緩的,帶著沈穩且安定的力量。

 

「如果問我這人的『原始力量』,也許是單純地愛笑,或說,心上的知足。以石頭來說,他藉原始的力量,追得是金權,而我,就是追求⋯自由吧。」自由,似乎與藝人的工作型態是衝突的,一旦衝突無解,矛盾自生。問答的當下,睿家的眼神,飄向一旁的經紀人。

 

我笑著說:「你壓力很大喔?要不要請『不想成為強者』的另個睿家,出來聊聊?」


 

林邈的煩惱

 

「另一個我」,這文意帶出睿家新戲《最完美的女孩》的戲劇核心:多重人格下的情愛狀態。他飾演男主角林邈,與女主角李毓芬飾演的葉欣,有著因多重人格而糾葛難解的黑暗感情觀,這黑,如謀殺下的死亡,也是類偶像劇中,難能一見的題材。特別有趣的是,「邈」,有遙遠之意,忠實地襯托了戲名。

 

「我的最完美女孩?我想想,雖然遙遠,但應該是⋯有愛、善良、溫柔,不追求利益,能感受彼此心的溫度,分享生活。」這回答,就像「另一個我」的睿家縮影、投射。

 

「不過愛情,看緣分吧,畢竟在社會之下,每個人都像變色龍,有各種不同的顏色、型態的我⋯」睿家停了會兒接下去說:「所以,有時真想拋開一切。」

 

(拋得下嗎?)我在心裡問了自己與他⋯只不過,答案早已在每一個社會日常的邊角,揭示於眾,就像那濁水溪的岸邊⋯

 

牧羊老婦回了導演說:「我們哪有錢搬走啊?而且我們走了這片土地怎麼辦?搬去和城市裡的孩子們住,也只會造成他們經濟上的負擔,反正人本來就會死,只是早晚而已⋯」

 

我想,牧羊老婦一定也有著另個她,在清得見底的濁水溪邊,牽著孩子仰望,比劃著今日的白雲又能成了什麼親近的形。

 

 

更多精彩內容都在→【FHM 2017 201期 3月號 雜誌】

 

20173 / 0710:28 AM

by絕不中二先生

2016 FHM TAIWAN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