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闖甲子園燃燒侍魂的台灣武士──蔡鉦宇


 

     每四年舉辦一次的世界棒球經典賽在日前圓滿落幕,這場美國職棒大聯盟(MLB)官方所舉辦、號稱世界最高棒球殿堂的賽事中,唯一拿下二連霸而成為世界霸主的卻不是主辦國美國或南美洲的傳統強權,而是遠渡重洋來的野球軍團「侍Japan」。來自日本職業棒球聯盟(NPB)的武士們以「一期一會」的櫻花精神成功地展示了亞洲職業棒球的實力並贏得世界各國的尊敬。在這些經歷千錘百煉的武士們成為職業球員之前,幾乎都經歷過一段熱血燃燒的高中歲月,只為在高中棒球員最高殿堂──甲子園的戰場上征戰,並獲得最後的勝利。日本野球界對這場光榮戰役的重視度不亞於NPB冠軍賽,凡能打進甲子園的球員一定會帶走球場的特色「黑土」作為紀念。職業球員彼此間也會分成「甲子園出賽」與「未出賽」的兩派來互虧嘲弄,甲子園對日本球界的重要性可見一斑。


(圖為正在收集球場上黑土紀念甲子園出賽的蔡鉦宇)

 

       深受日本野球文化影響的台灣,也曾拍過一部以1931年打進甲子園冠軍賽的嘉義農林棒球隊為主題的電影「KANO」並頗受好評。然則,二戰結束後,卻要到2014年才有台灣選手以先發打者身份站上甲子園並擊出安打。尤為難得的是,這位以當家第四棒的身份替球隊做出貢獻,讓日本高校野球界見識到台灣囝仔的實力,稱他為台灣之光也不為過。他,就是我們今天專訪的主角、當時就讀青森縣光星學院,如今已憑實力保送拓殖大學的台灣野球武士—蔡鉦宇!


 

FHM:今天很高興能邀請到赴日打拚的蔡鉦宇和曾任手球國手的蔡爸(蔡弘良)接受我們的專訪,能不能請蔡爸跟鉦宇跟我們說明一下為什麼家學淵源是手球,卻讓孩子們打棒球?

 

蔡爸:一個最簡單的原因就是台灣體育資源分佈不均,即便台灣許多運動在國際有名列前茅的實力,但是大多數的資源仍然在棒球、籃球、網球等項目上面,既然孩子有心從事運動,只得幫他們打點較有未來發展性的項目。畢竟是過來人在這方面就有經驗,還是希望孩子們這條路能夠走得順遂。

 

FHM:請問一下鉦宇,日本的訓練方式十分嚴謹,除了學長學弟制非常看重外,對外國人的忍耐度也是相當有限,怎麼會下定決心赴日留學打球呢?


(圖為鉦宇與現職統一獅隊游擊手的哥哥蔡奕玄)

 

鉦宇:我打球都是跟著哥哥在學習,當時哥哥先去廣陵高校帶回在日本打球的經驗給我,內心也真的很想挑戰看看自我極限,因此在林光中教練(曾留學日本並曾在日職體系擔任教練的賢拜)牽線下,認識了在青森縣光星學院擔任監督(等同台灣的總教練)的仲井宗基監督,在面談後決定從穀保家商轉學進入光星學院就讀。幸好有仲井監督在,不斷提點我應該注意的事項,對我的關心也如師如父,全力幫助我盡快適應這個環境。

   

蔡爸:其實我們真的很擔心鉦宇,畢竟他在4個月時腦部受到外力撞擊而造成後天性水腦,腦壓過高還開刀,到兩歲才會走路,真的是走過鬼門關回來的,他還因此領過殘障手冊。也因為如此,他特別珍惜打球的機會,每次都對自己要求特別高,也不想因為是留學生而有差別待遇。結果入學沒兩天他就壓力過大住院,仲井監督趕緊通知我們。入院後數天我從東京趕赴八戶勞災病院,一到病房門口,看到鉦宇在夜色中以孱弱的步伐強打起精神,拖著點滴走出來打招呼。為了要讓他更堅強所以我忍住眼淚不能讓他看到我的不捨。後來仲井監督希望我們帶他回台灣好好調養好身體再赴日,當下我拒絕了,因為我相信如果回台後要再回日本可能會有變數,後來我帶他至東京劉美鈴阿姨家調養10天後再讓他自行歸隊,而鉦宇也很爭氣,就這樣一路堅持,在日本打到現在。

 

FHM:鉦宇堅強的意志力真是令人敬佩,那麼跟日本隊友相處的情況如何呢?

 

鉦宇:以前常聽說在日本學長會欺負學弟等等,在我身上倒是還好。可能去沒幾天就住院讓他們嚇到了吧?(笑)說實在的, 仲井監督對我們的要求都相當一致,沒有因為我的狀況特別就給我特例,而我自己也不想要這樣,來就是要挑戰自己的極限,或許是努力的態度感動了隊友吧?在球場上大家也都互相信賴,沒有什麼問題。


 

FHM:談談你是如何爭取以台灣人的身份到當家第四棒的王牌位置?在日本這麼重視民族性的國家來說,這可以說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鉦宇:其實也沒有什麼啦,全日本高校有四千多個第四棒。就覺得來這邊一定要成功,沒給自己留回台灣的後路,盡量找時間鍛鍊自己的技術,專心在棒球上。其他的我也沒強求什麼,一切就都照教練的安排。

 

蔡爸:我回台灣以後還是很擔心鉦宇的狀況,不時都有跟仲井教練保持聯繫。教練告訴我說,每天他除了晨間練習跟放學後的練習外,有空就是去跑步、揮棒等等,多到教練擔心他的身體不能負荷,強制他休息。教練常常跟我說:「鉦宇比日本人還像日本人,除了練球時候做好自己的工作,態度上也做到讓教練團覺得不用他說不過去,而練習是不會騙人的,誰打擊狀況保持的好,誰就打第四棒,他用實力讓其他球員也無話可說。」

 

FHM:兩年全國大賽累積25發全壘打,鉦宇的傑出表現相信早就受到日本人的認同!台灣有不少旅外球員其實球技上沒問題,大部分是心態上適應不良。鉦宇在這方面是怎麼克服心理層面的問題,讓日本媒體都稱讚你為「台灣來的怪物留學生」?

 

鉦宇:我真的沒想太多,只想著做好監督交代的訓練還有身為先發球員對自己的要求,畢竟先發的位置很現實,是要用努力與實績換來的。當初高一我剛來日本時,只能坐在板凳上看學長們比賽。雖然也是很融入球隊的氣氛盡力替賢拜們加油,但我當時就萌生一個念頭:有一天我也要以自己的實力站在球場上,跟隊友一起前進甲子園的舞台。很慶幸最後有達成這個目標。


(圖為蔡鉦宇的努力與成績受到肯定,獲選優秀選手獎)

 

蔡爸:鉦宇在日本確實除了打球跟生活自理外,沒有分心在別的事情上。我一直擔心他壓力太大,但又不可能常常去看他。畢竟我們也希望他在潛移默化中融入日本的團體生活與野球文化。幸好有次我們去青森縣八戶市看鉦宇比賽,賽後看到附近有餐廳用中文寫著台南炒米粉、沙茶牛肉的字樣,當下就覺得應該是台灣人開的店而進去光顧。一吃之下,感覺這口味應該是台灣的師傅。而老闆娘王靜湫女士確實是嫁去日本的台灣人,在深聊後她說:「人不親土親,也很高興知道台灣有選手跟她一樣遠赴異鄉打拚,一定會盡力幫忙照顧鉦宇。」這些年來王女士也是真的情義相挺,休假時常常去找鉦宇吃飯或是寄東西給他,也給他很多鼓勵,到現在有事情需要幫忙時也都會及時幫助鉦宇,她們一家真的是鉦宇的貴人,他能有今天的成績,真的謝謝她們一路來默默的協助。

 

FHM:這段故事真的很感人,台灣最美的風景果然是人!既然在日本鉦宇已經適應的不錯也有朋友可以互相扶持,未來的棒球路考慮怎麼發展呢?

 

鉦宇:我在打完甲子園後,樂天金鷲就開出育成合約(三年合約,未達球團目標就釋出)要找我加入。但在跟仲井監督討論以後,還是決定接受拓殖大學的獎學金(四年免學費,每個月有十萬生活費),在大學階段邊完成學業邊鍛鍊技術,等畢業後再投入日本職棒選秀囉。

 

蔡爸:鉦宇就讀拓殖大學國際學系,鑽研國際貿易與政治,並且有一些英文要求,相信可以對他將來跟外籍球員溝通上有幫助。

 

FHM:聽蔡爸的說法似乎暗示鉦宇的志向不只在日本職棒喔!鉦宇自己要不要說說看未來的打算?有沒有想加入哪支隊伍?

 

鉦宇:哈哈,如果能站穩日本職棒再說啦!以前還蠻多賢拜在阪神虎隊的,提供不少生活的資訊所以比較熟悉,不過只要有機會,在哪一隊我都會全力以赴。也請大家繼續支持我,你們的鼓勵與指教,都會是我打球的動力!

 

FHM:謝謝鉦宇跟蔡爸接受我們的訪問,也希望鉦宇持續「燃燒侍魂」,發揮「台灣囝仔」的韌性與努力,成為在日本職棒舞台發光發熱的野球武士!

 

 

作者簡介:熱心冷眼看體育

本著體育人的使命感,希望能藉由報導台灣運動員的努力與需要讓大眾看見,共同改善體育界的困境。與所有追尋夢想而努力的體育人共同逐夢,歡迎與我聯繫分享您奮鬥的熱血勵志故事 !

 

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ightfortaiwansports/

2017 04/06 14:00 PM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