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FHM TAIWAN All Right Reserved.

我們找了兩組「神力女樂團」來對決——白目樂隊 vs 激膚樂團

責任編輯、文字、訪問:吹微濕 攝影:Leon Hung 妝髮:Yenting 造型:七七 服裝提供:Forever21


 

《神力女超人》正夯,有請台灣女力樂團代表——「龐克暴女」白目樂隊和「電子潮女」激膚來和我們聊聊女性主義。歪打正著的趣味,我們現場才發現,激膚安卓雅是個犬派,白目高小糕是位貓派,看來,不必費力煽風點火,現場就瀰漫著濃濃的火藥味⋯

 

激膚 My Skin Against Your Skin


主唱安卓雅

 

2010年成立,激膚在2012年發行同名EP,囊括第三屆金音獎「最佳樂團」、「最佳搖滾單曲」、「最佳樂手」三項大獎;2013年的EP《Adventure for Love》讓他們入圍了金曲獎「最佳樂團」;去年底和今年初分別發行了EP《是灰》和單曲《城市迷途》。主唱安卓雅更被加拿大媒體譽為「天生的搖滾巨星」。

 

白目樂隊 The White Eyes


▲主唱高小糕

 

2004年成立,白目樂隊在2008年發行了首張EP《Get My Body if You Want it》,並在同年拿下了貢寮海洋音樂季「海洋音樂大賞」;隔年發行EP《I'm Murmuring》後緊接著推出專輯《Kiss Your Eyes》,讓他們一舉奪下金曲獎「最佳專輯包裝」;繼推出卡帶《死男孩》6年之後,白目樂隊終於回歸,今年推出全新大碟《可笑的一天》。

 

下一秒鐘,我要把你幹掉

 

高小糕在舞台上唱著,以不屑的眼神蔑視台下,歌迷就這樣被轟隆隆的搖滾樂給渡化,舒爽得玩起衝撞,這就是白目樂隊每一場表演的風景。聊起白目樂隊獨樹一格的表演風格,高小糕說:「看我們表演絕對會感受到被解放吧。每一個人心裡都有躁動叛逆的慾望,聽眾渴望我的某種特質,看到我不顧一切的樣子,扭動、大吼大叫,這就是他們嚮往的。不然,文青不會這麼多瘋子,大家都把瘋當作一種浪漫。」

 

這天,我和小糕約了出來,聊聊她心中的女性主義。原本以為她是很「仇男」的,畢竟影響她的,是暴女先驅Bikini Kills、Yeah Yeah Yeahs,全是鐵硬派的女S。但私底下,小糕其實是一個很溫柔的女孩,和舞台上的她——把你的懶蛋切掉扔在地上,再用高跟鞋碾碎的樣子反差很大。

 

「我不喜歡強調『女權』這樣的字眼。和比較沙文的男生講話,我會用很溫柔的方式和他們討論,講到他無法反駁,講到他想睡覺。」小糕認為,女性主義的核心,就是要認識自己,如果刻意去模仿男性,這並不是真正的平等。「有一些女生,會認為陰性特質不好,為了像男生,她們刻意把自己弄得不性感、很理性,我認為這是不夠認識自己。」

 

性別,本身就有先天的差異,如果刻意抹除它,這並不是妥善的做法。她舉了工地的例子:「因為工人力氣大可以扛東西,所以他們瞧不起工地的女性。但其實女性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她們做的是銜接性的任務,譬如傳遞東西、攪料,工地男人吵架也得透過女人來協調,她們讓流程更順暢,是潤滑劑,但因為天生力氣不夠就被嫌,我們應該去尊重她們的價值。」因此,要弭平性別不平等,小糕認為這得去瞭解並尊重差異,不是一昧地用陽性特質來定義價值。

 

「所以,妳自己有被性別歧視過嗎?」我不禁好奇。白目團如其名,不曉得有沒有不知死活的男人敢挑戰。「有啊,當時金曲獎結束,某團主唱跟我說,『妳還不是靠露奶才得獎的?』我聽了超肚爛,我嗆他,『你就露屌看看你們會不會得獎啊』。」


 

不是討討拍拍就好

 

比起神力女超人,安卓雅認為《瘋狂麥斯》裡芙莉歐莎在牆上寫下視覺強烈的那句「WE ARE NOT THINGS」更具衝擊性,也更能代表她心中的女性主義。「這講的就是我們不想被物化,莎莉・賽隆在電影宣傳也有講,就算是一線的好萊塢女星,同部片的片酬只有男主角的一半,這種薪資不平等的問題,就算是巨星也會碰到,更別說我們一般人了。」

 

和高小糕的龐克暴女氣場不同,安卓雅走的是一種「複雜綜合體」的性感。舞台上,她大膽挑逗的肢體,去國外巡演也被媒體譽為「天生的搖滾巨星」。幾年前,我的樂團曾和激膚同台演出,表演後我們的主唱傻乎乎的趨前搭訕:「欸,妳以前是熱舞社的嗎?」這句話被安卓雅惦記至今。因此,我趁著這次訪問她的機會,一解當年的「熱舞社疑雲」。

 

安卓雅笑著說:「我真的不是熱舞社的啦,可是我小時候很愛看MTV台,當年他們都會放國外的音樂錄影帶,每天看,就被影響了,小時候大家都喜歡學偶像跳舞嘛。」安卓雅給了一個「誰沒有童年啊」的cue,於是我打蛇隨棍上,不懷好意的逼問:「妳偶像是誰?」我沒得逞,因為她給了一個相當「政治正確」的答案——瑪丹娜。

 

「我覺得當女生最辛苦的就是年齡了,瑪丹娜屌的地方,就是她努力的去超越年齡的限制,不只是體態,連她的思想也在進化。她當然是女性主義的代表,能被歷史寫進去,而她也沒浪費她的影響力。她是逃家少女,獨自跑來紐約闖蕩,吃過垃圾桶的薯條,甚至被強暴過,一路遭遇過數不清的性別歧視。這樣淒慘的經驗,她仍然願意拿出來分享,讓大家知道,不是只有你我會遇到這些問題,瑪丹娜一個名人,也是會碰到這樣的問題的。」

 

不過,安卓雅也強調,其實在玩音樂上,她並沒有太強的性別意識,她只是喜歡音樂、想表現出熱情,盡可能地在舞台上把情感掏出來。「我是女生,如果能夠表現出女性的自信,那就夠了。我覺得,不管是男是女,只要對喜愛的事物盡量表現出熱情,就會有魅力了。把音樂做好還是比較重要啦。」

 

(按下頁)
 

1 2 3

20176 / 0802:27 PM

by大風吹微濕

2016 FHM TAIWAN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