頑童老不休 Gaming Godfather──施文彬

訪問、文字:陳逸勳 攝影:江俊泰

 

我眼前這位仁兄混出頭的名號特別多,管你是金曲歌王還是電玩教父,都是他遊戲人間的分身。最近他臉書PO文,這把年紀竟考上了研究所,別驚奇,這是他新開打怪掉寶的人生副本!


 

Who is he?

施文彬

身份:演員、主持人、金曲歌王、電競狂

代表作:專輯《行行做狀元》、創立台灣電競協會

 

骨灰玩家在線

 

籌備期間,我們經由粉絲團聯絡施文彬,透過線上邀約想碰碰運氣。Enter鍵按下,它立馬回應的罐頭訊息用這種口吻:「不要懷疑,這裡都是本人直營!」是坦蕩、更像宣示。骨灰級玩家練到封頂,任何事親力親為,無須經紀人。

 

我們拍照要他準備兩套西裝(他說沒問題)我們更改Reference以求攝影生動活潑(他說沒問題),如果在線上,我們會被一種專業術語加冕:「小白。」而施文彬無所謂,拍攝當天他獨自一人拎著西裝進棚,斑白的飄逸長髮,配黑框潮系眼鏡,還有歲月的凸腹,看似溫良恭儉讓,開場第一句話衝著來:「哪裡可以抽菸?」

 

壓抑不住,如果一個人下線之後仍保有這種氣度,一以貫之,我們習慣加個「哥」字尊稱,彬哥的癮一來要解,我在菸灰缸旁邊立正站好,問他入行和菸齡的時間算術,當時陽台外飛機轟隆飛過,他不疾不徐吐霧:「出道是25年,可是我出道前,就已經在民歌餐廳和Pub唱歌,30年差不多!」

 

飛機引擎太吵,他聲音竟對答洪亮,我窩囊的語氣被壓得很小,急著找話題接:「那,是不是常常練歌?」第一根菸抽完,我得到三個字眼:「沒在練。」這是鍍金的丹田力道,平凡人廢話就此打住!



 

職業老手歷程

 

點燃第二根菸,丟出第一道正式問題:「怎麼會迷上台語歌?」他否定地說:「不是迷上,是那時唱台語才有機會。」彼時,1993年,施文彬和二姐江蕙合作《傷心酒店》,他記得:「那時候趕拍MV,我從台中開車到台北,還特地到中友百貨的化妝品櫃請小姐幫忙上妝。」結果呢?「把我臉畫太白!」這是他從演藝圈新手村登場的矬樣,最無人聞問的時刻,只得打帶跑。

 

一位外省後代,從不會台語矯正到榮獲金曲,第二十三屆,他幫戰友武雄上台領最佳作詞人,對準麥克風義正詞嚴地講:「只出得起香蕉的公司,絕對只請得起猴子!」成為媒體焦點。

 

正因為,施文彬練就了一種態度:「活到這把年紀,開心最重要!」所以去年他能以整張《行行做狀元》專輯,用歌唱致贈生命中每位好友,正是開心;他更可以,看不慣台灣政府損耗電競人才生命,在2013年底成立「電競協會」幫每一位被社會觀感箝制為沒前途的孩子,把關18到26歲這段可能風華絕代的電競選手生命。

 

施文彬開啟理事長分身團練、花時間汲取經驗。「因為我喜歡花時間去把一個王推倒,讓祂掉寶的感覺啦!」要與政府控場角力,要勇闖商界課金打怪,歌唱和電玩經驗同樣30年過去,玩起來開心的副本,是一條舉步難行的路。

 

練功打怪事件

 

初衷呢?施文彬吐掉一口菸,像嘆息。「我當時看到中國大陸,在2013年把電競列入體育項目。我覺得,不能再等人家來做這件事情了!」施文彬太陽射手,火象,說到做到。「你要想,電競選手從17歲開始培訓到26歲,還必須要有成績!」選手卡關的命題,斷在一年兵役。他想了一個方法,於去年10月舉辦行政院公聽會,經政委唐鳳會後跨部協調,他們終於讓文化部增設「電競替代役」。

 

「這十個名額,是我們努力讓選手沒有後顧之憂的成果,還得再努力!」理事長的每一句話都像打怪,下一場還要再拚。有時候拚過頭,火氣衝起來,需要嗆!

 

「之前黃安直指周子瑜的政治立場,新聞上看著一個女孩素顏唸稿表態,我心裡很是難過。」你做了什麼?「去年1月16號,我臉書發了一項聲明,媒體都來問。」現在一笑置之,那時候被老母親唸:「我媽說,你要想,你小孩還要吃飯。」

 

訪問後我特意找出那則聲明,內容這樣寫:「基於個人理念,本人施文彬命令中國所有地區,即日起全面下架所有與本人有關的任何音樂及歌曲,和有本人肖像之所有內容物…」這是男子氣概,訪問最後,我問他生涯有沒有遺憾?「還要拚,現在沒有時間回頭看。」傳奇即將離線,他重新拎起西裝,說要去接小孩下課,他沈穩的背影有話,穩妥地暗示我:「這是他現在最開心的事。」

 

更多精彩內容都在→【精彩的FHM 2017 204期 6月號 雜誌】

2017 06/22 14:44 PM

by一海量醺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