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佛普拉斯》開示:黑白畫面沒有卡樂佛,彩色人生也不一定萬得佛

VIDEOS : 1 / 1

VIDEOS : 1 / 1

訪問、文字:陳愷昀 攝影:黃榮正Jerry 服裝提供:TRAN泉

 

他們打造佛像,但沒有人被淨化;他們偷窺不屬於自己的世界,被好奇心殺死;在莊嚴的法會上,咚咚咚木魚聲,是普渡不清的罪孽,還是舉頭三尺傳來的神蹟。黑白畫面裡沒有卡樂佛,彩色人生也不一定萬得佛。2017最接地氣的電影,上演大時代小人物的荒謬甘味人生!

 

 

Who Are They

 

黃信堯(中)

導演、編劇。作品:《沈ㄕㄣˇ沒ㄇㄟˊ之島》、《大佛》、《唬爛三小》。

 

陳竹昇(右)

演員,飾肚財。電影作品:《總鋪師》、《健忘村》。

 

張少懷(左)

演員,飾釋迦。電影作品:《六弄咖啡館》、《健忘村》。


 

FHM:阿堯導演之前都是拍紀錄片,什麼契機來挑戰劇情片?

堯:因為我想拍女明星,我想拍安海瑟薇。啊謀啦,就想嘗試不一樣的形式,排骨飯吃完下次就想吃麵。雖然吃飯吃麵都會飽,但根本上就是不一樣的東西啊!之後也會想拍實驗片、廣告等。


FHM:會飽就好!那從紀錄片轉戰劇情片,順利無障礙?

堯:蠻多困難的啊,紀錄片就是自己與自己溝通,可是劇情片要和演員溝通,還要和投資者、媒體溝通。如果我不是拍劇情片,你也不會來訪問,我也不需要跟你溝通啊!

 

FHM:我這不是來了嗎,那我們想問一開始只有短片大佛,演變成現在的長片大佛普拉斯,導演Plus了什麼?

堯:便當盒變大,除了放更多飯,也要增加更多菜色;時間拉長,就得放更多東西進去,更豐富才能襯托主題。加入更多人、事件去建構這三位角色的生活,讓他們更加立體。



 

FHM:我們有發現蔡哺這個角色,在短片中還會和肚臍稍微互嗆一下,怎麼到了普拉斯,就消音?

堯:在短片裡,他們兩個角色性個比較接近,但在長片裡可以有更多時間來刻畫,所以將他們的性格更拉開些。蔡哺是被肚臍欺負的角色,他勢必要是更沈默的,沈默到底,就變得無法反抗,但人與人奇妙也在此,蔡哺也是習慣被肚臍欺負的,如果肚臍突然不見了,沒人欺負他,還覺得怪寂寞的。

 

FHM:導演兼編劇,你是怎麼想到佛像和行車記錄器這麼有梗的元素?

堯:之前我去幫人家拍東西,有一尊四層樓高的三太子,我看到第一句話就是:「幹!這裡面裝什麼根本沒人知道。」故事就是從這裡開始,一路發想下去。行車記錄器則是,我自己在車上會亂講話,有天就想,如果這記憶卡掉了,被別人撿走,那不就被聽光光也看光光......

 

文章未完,更多大佛普拉斯完整訪問內容都在→【精彩的FHM 2017 208期 10月號 雜誌】

 

本期男人幫雜誌這裡買:https://goo.gl/xQvY4p

2017 09/30 14:15 PM

byFHM男人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