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信長之野望》的黑歷史,我們發現原來《銀翼殺手》30年前就被惡搞成H-Game了

各位幫友打給厚,我是貓鷹,本領是造謠生事。早年經營部落格《台北‧都市傳說》迷惑眾生,現為行銷工作者,專門欺騙消費者。這次,FHM給我一個說書人頭銜,什麼是說書人?半真半假、話中有話、唬得既不柴又不油,方為上上道。不信?請看。

 

1984年,日本推出了一款H-GAME,叫作《充氣娃娃會夢見電鰻嗎?》(オランダ妻は電気ウナギの夢を見るか?)。嗯,對,這擺明就是在惡搞《銀翼殺手》原作小說的標題《複製人會夢見電子羊嗎?》。


(來源:翻攝自網路)

 

這是一款RPG遊戲,號稱是「以充氣娃娃叛變為主題的社會派作品」。嗯,講充氣娃娃感覺有點直接,換個敘述方式來看看好了,「高科技性愛玩偶的自我意識覺醒後,開始反抗人類社會」,這樣聽起來的確有點 Cyberpunk 的味道,很像《攻殼機動隊Stand Alone Complex》會出現的劇情。

 

玩家在遊戲中扮演一名私家偵探,要幫充氣娃娃製造商「荷蘭商會」尋回被竊取的充氣娃娃——北極6號。於是,我們必須在燈紅酒綠的歌舞伎町中四處調查,玩家可以進去風俗店跟小姐嘿咻套情報,尋找充氣娃娃的下落。如果遇到充氣娃娃的話,當然就要大「戰」一場了。對,就是你想的那樣,不過要注意的是,玩家要是太快繳械的話,反而會Game Over。

 

《充氣娃娃會夢見電鰻嗎?》遊戲畫面與說明書。(來源:翻攝自網路)

 

或許你會好奇,這麼詭異的遊戲,是誰做的呢?答案是——光榮KOEI。沒錯,就是那個做《三國志》跟《信長野望》的光榮。不說你不知道,其實光榮就是作 H-Game 起家的!

 

原來,光榮的創辦人襟川陽一,原本是在栃木縣經營染料批發的生意。有一年生日,老婆送給他一台電腦,從此他就開始對遊戲產生興趣,因此在1980年的時候,宣布成立光榮公司,投入遊戲開發的事業。1981年,他推出了第一款遊戲《川中島合戰》大受歡迎,然後又陸續開發了幾款遊戲,結果,遊戲事業的營業額比染料生意還多3倍,從此開發遊戲成為襟川的事業重心。

 

到了1982年,他推出了一款叫作《夫妻夜生活》的遊戲(ナイトライフ)。這是日本遊戲史上第一部H-Game,相當具有時代意義。而這遊戲的玩法也很妙,要計算老婆的安全日,並且選擇辦事的地點、時間、體位。與其說是H-Game,其實更像是性教育軟體,據說當年長崎大學醫學院的教授,還因此致贈襟川陽一感謝狀。


《夫妻夜生活的畫面》,誰用得下去啊!(來源:翻攝自網路)

 

隔年,他又推出了第二款作品《團地妻的誘惑》(団地妻の誘惑)。遊戲中玩家要扮演一個推銷員,向社區大樓中的人妻們兜售保險套。不過呢,這個大樓會出現黑社會流氓或甲甲來妨礙玩家,因此還要進行熱血的戰鬥。這款遊戲同樣也有著劃時代的觀念,他導入了數值系統,角色的起始數值會以亂數決定,這也影響了後來的《信長之野望》跟《三國志》系列。


《團地妻誘惑》的遊戲畫面,也是信長之野望數值系統的原型。(來源:翻攝自網路)

 

《充氣娃娃會夢見電鰻嗎?》上市之後,光榮還推出了一部相當重口味的作品《我的蘿莉》(マイ・ロリータ),玩家要對小蘿莉進行各種危險的手術,像是取出卵子製作複製人之類的。如果手術失敗,小蘿莉不是死亡,就是變成可怕的怪物。據當年的媒體介紹,這款遊戲充滿了「病氣」,這麼獵奇的遊戲,也只有那個還沒有法規管束的年代才有可能存在。

 

我的蘿莉.jpg

《我的蘿莉》遊戲開頭畫面。(來源:翻攝自網路)

 

後來...後來光榮就不做H-Game了。原因是擔心再繼續做下去會影響公司形象,現在的光榮也對這段過去避口不談,官網絕對找不到這些作品的紀錄。隨著時間流逝,光榮發行了各種歷史系列的遊戲,也跟TECMO公司合併,成為具有龐大規模的遊戲公司。而2017年的今天,光榮也即將推出最新的《信長之野望15——大志》,是許多玩家引領期盼的作品。

 

然而還有多少人記得,《信長之野望》的系統,其實源於30年前的黑歷史呢?

2017 10/13 14:08 PM

by貓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