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善類寫真——旅館情挑

總編輯:郭屹安 責任編輯:馬瑞霞 訪問:周庭瑄 設計總監:劉美琪 美術設計:何柏毅 影像編輯:王晟祐 攝影:  服裝: 髮妝:

 

女模們各有正職,拍攝當日一個是剛結束診所的醫護工作,忙著趕搭高鐵北上;一個前日還是著整齊套裝的秘書,在鏡頭前她們都得衣不蔽體,為大家演繹熱火情挑,如果是拉麵廣告,大概就會出現「濃厚!辛!重口味」等這類字眼吧。


 

在設定以旅館為主題後,我們孤狗了北部大大小小適合拍攝的場地,過於華麗的不要,現代感的不要,時尚的不要,主題太明確的不要…我們想像的拍攝環境得略帶陳舊,透著點落敗與客源稀少的荒涼感,最後找到一家符合心中所想,幾分接近的旅館,但因為經過改裝,發現實質骨肉乃為現今流行的老宅改建,散漫著文青味的場地,然而仍可在細節處看見保留老式賓館的餘味與時代陳跡。

 

 

這回我們進行了比較大膽的嘗試,捨棄過往安全的拍法,摒除愛用的攝影老將,找來從未有商攝經驗的業餘攝影,嗯,他本業乃是名朝九晚五的工程師,沒有助理,自備兩大箱道具傢私,一律閃燈直打,偶爾自然光。

 

 

一路工作下來,從天光未啓至夜幕降臨,在收工後互道辛苦了的當下,賓館門前一盞黃燈打亮,老宅的舊式氛圍在影影綽綽的微光下,三十年餘的歲月歷史感又更重了,順著彎窄巷走出,想像過往的熱鬧繁雜,我們彷彿也被風吹了一身老北投曾經落下的風華。

 

我是你的小秘書——Allycia


 

性感外表下的Allycia其實是一個有主見、獨立,對自己人生充滿想法的自主大女人…

 

WHO IS SHE?

Allycia(艾莉西雅)

生日:10/26

身高:160

三圍:33F、25、35

作品:時裝、外拍等

興趣:奧修禪塔羅

喜歡的食物:起司和99%巧克力

 

FHM:妳的本職是?

 

秘書。

 

FHM:抱歉,我們馬上有了風流老闆俏秘書的畫面,老闆知道妳身材這麼好嗎?

 

我上班很樸素,老闆不知道啦。

 

FHM:從何時開始接外拍?

 

前年12月開始,原本之前是做與媒體相關的工作,因此接觸到一些攝影師,拍的時候會被抓去當測光麻豆嘛,拍著拍著他們就說我滿好拍的,就開始約拍創作,本來都是拍時裝,後來才有人約拍大尺度的照片。

 

FHM:大部分外拍多是一對一嘛,有沒遇過下流攝影師,或凍未著自行跑去打手槍之類的…

 

有。像拍的時候會偏離主題,好比拗尺度,叫妳脫一下、露一下,或改拍情慾的東西。還說什麼:「讓我感覺你很想上我、勾引我,把我當妳男人…」

 

我就覺得你在騷擾我嗎?不然就是問:「這樣會有感覺嗎?會不會想要?」我說要有什麼感覺?反正我的規則是,不管怎樣就是不能碰我。

 

FHM:所以都安全下莊?

 

有次有個攝影撲上來,我就架著他說:「我只是跟你拍照我沒有要幹嘛!」他就說妳們拍那麼大尺度不是都可以上嗎?事後有人跟我問這個攝影師,我都會請對方千萬要小心,然後說出他的「事蹟」。

 

我是你的小狐狸——Fox


 

願意為愛被馴化的Fox,說自己其實是為愛守護的小王子…

 

WHO IS SHE?

Fox

生日:11/23

身高:160

三圍:32D、23、33

作品:時裝、外拍等

興趣:看電影、看書、烹飪

喜歡的食物:蛋、牛肉、巧克力

 

FHM:為什麼取名為Fox?

 

主要是因為小王子的故事。19歲時談了一場失敗的戀愛,以《小王子》的故事來講,我一直覺得我比較接近小王子這個角色,會去守護喜歡的人,可是在那段戀愛中我變成被守護的角色,分手後,便在腳踝刺了一個狐狸刺青做為記念。

 

FHM:妳在台北開了一間酒吧,是因為自己愛喝還是…

 

我沒有很愛喝,也不喜歡別人愛喝,尤其超討厭逼別人喝酒的那種人,小酌倒是可以。其實我就只是想開店,可能小時候媽媽很想開店始終沒有成功,長大自己開始賺錢就想開一家,加上認識的人都是很厲害的Bartender,就這麼開始了。

 

FHM:應該有遇過魯小的客人

 

有,但程度不會很嚴重,會魯小其他員工陪喝酒,也有的女生自己喝開了會使喚人,做這行的男生對女生都滿寬容、有求必應的,但我看不慣這種事情,會對她們吐槽個一兩句。男客喝醉也會一直叫我過去,搭肩合照之類。

 

FHM:妳看起來很溫柔、講話輕聲細語,會發脾氣嗎?

 

我生氣時看起來很嚴肅,但不會大小聲或很兇那樣。

 

FHM:和男朋友吵架也是?

 

我也不會和男友吵架,就只是很嚴肅的說話,會冷戰、傳訊息但不會吵架,可能我包袱有點重,就是不喜歡表現太過強烈的情緒。

 

FHM:感覺妳相當理智,人生中有衝動過嗎?

 

戀談愛比較會。前男友是日本人,我每個月都會飛日本待上一個禮拜,每天做菜給他吃,應該很少人像我一樣,每個月花機票錢飛去,而且都是我去,去了十幾次他只來兩次,機票錢也是我出的。

 

FHM:誒,這樣對嗎?

 

我以前在英國念書,原本和他是同學,先同居了半年,後來畢業就各自回各自的國家,開始遠距離戀愛,到後期回台灣就想分手,因為他從來沒對我好過,我雖然做事很理性,但其實是一個很感性的人,就是人家說的愛到卡慘死,分了很久才分成功,這輩子再也不會談遠距離的愛情了。

 

我是你的護理師——方薇


 

本職為護理師,同時身兼內衣賣家,方薇現身說法為幫友演繹各種性感姿勢的重要性…

 

WHO IS SHE?

方薇

生日:3/17

身高:160

三圍:32E、26、35

作品:時裝、婚紗、外拍等

興趣:拍照

喜歡的食物:薯條、珍珠紅茶

 

FHM:妳本職是護理師,怎麼會開始外拍的?

 

我大概三年前開始接外拍,一開始是時裝,那時是被前男友抓來拍照,然後才慢慢接一些外拍。

 

FHM:有遇過假約拍實則想對妳動手的攝影師嗎?

 

可能我太兇了,攝影師不太敢對我講過於逾矩的話。主要是我大都有固定配合的攝影師,加上我常在臉書罵人,像是很多行為我不喜歡,你也不要做。

 

FHM:哪類行為?

 

就是一副只想看我脫而不是想拍我。

 

FHM:如果有一天隨著年紀漸長,身體狀況慢慢開始走鐘了,還會繼續拍下去嗎?

 

沒有限制,老了也可以拍,不要害拍醜的照片,變老變胖都是正常的,妳就是妳啊。

 

FHM:同事有看過妳拍的照片嗎?

 

以前同事比較知道,現在是大概了解,還說若有出寫真要支持。

 

FHM:俏護士和風流醫生的情節是否在真實生活上演?

 

很難擦出火花啦,調情會吧,就打打嘴炮而已,醫生和護理師其實是有段距離的,不過滿多醫生真的滿花的。 

 

FHM:有遇過病患對妳騷擾的?

 

幫病人打針時,對方故意碰一下或裝睡摸胸部啊,我就會說你再裝啊!然後用力打第二針下去,也遇過把我鎖在病房不讓我出去的,問說要不要去吃飯,我都會直接開罵。

 

FHM:好瘋!這種事妳應該碰到不少?

 

我會去夜店跳舞,跳到流汗,覺得是很好的運動,但夜店男生都很愛搭訕嘛,有些男生會直接貼上來,順手往衣服伸進去,他會覺得妳OK,但我一點都不OK啊,像這種我就直接拿酒潑他。

 

全文未完,想看完整「非善類寫真——旅館情挑」寫真專訪都在→【FHM 2018 2月號 212期雜誌】

2018 01/22 20:13 PM

byFHM男人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