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兩萬人連署取消Kobe Bryant奧斯卡獎項,但你們的「有罪推定」造成法治社會的混亂

你總會看見某些人事物,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於是乎雞皮疙瘩男孩我,就幫你以筆代口,寫下你掉滿地的雞皮疙瘩。


事情是這樣的,老大Kobe在退休兩年後,因為 那封寫給籃球的情書《Dear Basketball》動畫,抱走了奧斯卡最佳動畫短片獎,人紅是非多,在這個節骨眼上,卻有人以他2003年涉嫌的丹佛「飯店女服務生性侵案」作為理由,在網路上連署撤銷他的獲獎。


(來源:Rolling Stone
 

該連署聲明指出,當今年好萊塢剛吹起Time’s Up的「性騷擾抗爭運動」風潮之時,原本得獎呼聲甚大的 Woody Allen 與James Franco,因被控訴而被撤銷奧斯卡出席權利,同理,Kobe的獎項理當被收回。
 

而我想對該連署截至目前為止支持的1萬7千人說,當年這案子因受害者未能出庭作證,所以案件不了了之,後續Kobe也有澄清是兩情相悅,否認性侵罪行。


(來源:ThinkProgress
 

今天我不想被什麼#MeToo、Time’s Up這些女權運動等「政治正確」因素干擾,性侵案真實結果我也不多加琢磨,更先撇開社會觀感層面,且讓我們單純的回到法治社會的層面來討論。

 

針對這次的連署,我只想講一句話,那就是「無罪推定」(Presumption of Innocence)。

 

「一個人未定罪之前,都是無辜的。」

 

該句原文出自於17世紀義大利刑法學家貝卡利亞,他為了抨擊了殘酷的刑訊逼供和有罪推定,在其名著《論犯罪與刑罰》中,提出了無罪推定的理論構想:「在法官判決之前,一個人是不能被稱為罪犯的。只要還不能斷定他已經侵犯了給予他公共保護的契約,社會就不能取消對他的公共保護。」


(來源:Reform Child Support
 

無罪推定原則在許多國家的刑事訴訟中,是所有被告都享有的法定權利,更是聯合國國際公約確認和保護的基本人權。

 

政府在排除一切合理的懷疑證明他們有罪之前,必須過濾掉一切外在的聲音,假定他們是無罪的。這樣才能保證司法最終的公正性。


(來源:LiveJournal
 

有鑑於此論述,那麼我試問?

 

「我認為你有做壞事,所以監聽你。」

 

「警察懷疑你有做壞事,所以可以直接進門搜索。」

 

再來個更強的。

 

「如果你沒做壞事,幹嘛不敢被我公開檢驗?」

 

這時你應該在心裡嘀咕,為何我要莫名的因為被某些人懷疑,所以就要被檢驗?因為這都是建立在「有罪推定」的社會結構,所造成的後果。美國所有的黑人暴動,都是因為警界還有著對於黑人的有罪推定,哈佛大學黑人教授打開自己家門時被路過的警察「推定」他有非法侵入的跡象。


(來源:aktuality.sk
 

所以,你還認為Kobe老大被連署的事件,只是他的家務事,不關你的事?

 

我知道,這陣子的風氣是萬物不離政治正確,就連 導演諾蘭都預測《黑豹》明年會被提名奧斯卡,因為它「夠黑」,但我卻自省,提醒自己看事情的角度有很多,只有一種不免偏頗。

 

論政治正確,總覺得應該要像 今年影后一樣,高聲一呼真正的包容,而不是無限放大單一種族。而在Kobe這件事上,我們在吵的面紅耳赤之前,或許應先喘口氣,避免成為「理盲」的一份子;踐踏了構築社會的根基,而不自知。

 

【 若分享內容有侵害您的著作權,請來信或留言告知,我將儘速移除相關內容。】

2018 03/09 11:22 AM

by雞皮疙瘩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