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痛特輯】藥蟲的告白:關於我使用卡痛和史諾帝斯的心得

責任編輯、文字:盧國榮 

 

精神疾患者的卡痛使用告白書

 

莊先生 台中人 26歲 上班族


 

美國食藥署宣稱,美國有40多人食用卡痛過量而死亡的案例,但這些人全部參雜其他酒精與「非法毒品」。卡痛是被許多大麻吸食者認為完全沒感覺的草藥,沒有大麻給予的強烈。 


雖有極少數國家禁止(全世界不到6國,其中泰國正鬆綁中),卻無任何研究證實卡痛,會讓人產生幻覺或聽視力的影響。保守的台灣,大家所熟知的史帝諾斯這類「第四級管制藥品」,身邊一定有親戚朋友或長輩使用,濫用導致強烈依賴性,「合法的」取得此安眠藥相當容易。

 

但為何只有卡痛引起爭議?

 

因為紓壓、提神、鎮靜、欣悅,導致具成癮性嗎?那「台灣菸酒公賣局」壟斷,唯一合法販售的菸、酒能提神、鎮靜、紓壓、愉悅且隨手可得,漲跌也全看政府,大剌剌在各大媒體宣傳都可見到,菸酒不是也是具有成癮性的可能嗎?國際間連一個卡痛引發出幻覺等毒品反應的個案都沒有,但酒精卻可以輕易買賣。 


我公司許多印尼同事,他們都說在印尼(穆斯林國家)每個地方都可以買到卡痛,反而菸酒被限制。簡易之,如果販售卡痛換成台灣食藥署認證或由政府來發包台灣大藥廠引進製作,我相信…一切卡痛爭議都消失…由政府來販售!


(來源:Nicolai Storm P)


我個人長期服用身心科藥物,長達十年以上,曾有多次濫用安眠藥及長久濫用酒精的習慣,亦曾企圖以安眠藥和酒精夾雜自殺…客觀的觀察效用反應,每天筆記卡痛的使用量,後遺症幾乎沒有,反倒減低我對安眠藥如神仙般的依賴,酒精更未再接觸,沒有自殺念頭。也許這些,我都只是個案。


但政府要把卡痛列管,甚或稱為毒品,什麼很ㄎㄧㄤ,產生幻覺,意識不清的「抹黑成毒品」、「妖魔化」,我非常不同意這些說詞。個人始終無法從政府提供的卡痛資訊了解,後遺症及其相關可怖性!只知道政府說卡痛會上癮,濫用會死亡等等美國的研究…若依上癮、濫用來定調管制,台灣的菸酒、檳榔,甚至性愛都要管制了,縱欲過度也有死亡風險!



美國目前研究論點差異相當之大,許多參議員與民眾相當嗤之以鼻,政府對卡痛的污衊,稱其為藥廠利益結構的排擠。美國食藥署是知名的政策變色龍,所以最近提出要列管,因民眾和議員強烈反彈,又要延後審議了。


總結,我很主觀地說:卡痛比安眠藥的依賴性還低,也沒有安眠藥刺激,只是天然植物的放鬆功能。 卡痛的使用就跟其他菸酒一樣,不濫用就沒有強烈後遺症。政府要列管卻沒有任何數據理由,身心科醫師或台灣學者,沒吃過卡痛及身心藥,就直指是新興毒品。 


很像我爸每次去看高血糖門診時,醫師總是說這個不能吃,那個也不能吃,什麼都不行。所有醫生都比一般人敏感怕死,沒接觸過,就先標籤化。讓原本就保守的台灣,聽到卡痛就覺得是不是很ㄎㄧㄤ、幻覺、胡言亂語等等的不實指控,稱之毒品。對安眠藥的依賴卻合法地標記為失眠者的解藥救星,真的無知。 


by 長期藥蟲的告白

 

【卡痛特輯】

 

卡通摩莎現身說法

 

食藥署怎麼看?

 

FHM編輯試用報告

 

藥蟲的告白 part 1

 

藥蟲的告白 part 2

 

藥蟲的告白 part 3

 

2018 03/21 13:21 PM

byFHM男人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