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痛特輯】藥蟲的告白:我與卡痛的一場緣分

責任編輯、文字:盧國榮

 

精神疾患者的卡痛使用告白書

 

莊先生 台中人 26歲 上班族


 

我今年即將邁入26歲,但以長輩觀點來看,我還是會歸類成年輕人。回想大學每天埋頭翻閱一本又一本的心理與哲學書籍,因為主修人資和心理學。也總愛在blog上面釋放自己的本能來去宣洩與逃避人生,用寫作的方式。從小就是個多愁善感,敏感,半夜也常聽著鐘擺滴答,莫名睡不著的怪咖小朋友。
     
出身貧困家庭,父母都是勞工,情緒控管差勁,毫無教育可言。印象中,我們小孩常餓肚子,父母吵架動不動捶桌拿刀,假日也都關在家。我跟兩位弟弟們,就像毫無理由誕生在世界一般,沒有其他小孩的七彩天真,每天只有現實洗刷著我們的心靈,痛苦也是成長的重點,不算懂事,世故罷了。國中時,我相信大人說的,每天花12小時讀書,只為了老師口中的讀書才有出路。當了校模範生,領張獎狀表揚之後,也只是寡言木訥,下台拿張200元文具用品禮卷。到高中畢業前,我始終相信大人們說的,要扭轉貧困,改善家境,唯有讀書。

上了不錯的大學後才發現,美好的構想與情境刻劃,都是自私的偽客觀思想。情傷,家庭失和,貧困的苟延殘喘…對於敏感的我而言,那一片綠田前景,我只能匍匐在一道道灼熱、凹凸、崎嶇、汙黑的柏油路前進,眼底下,手掌貼滿全身的乾涸血漬。原來都是謊言假象,掩蓋了美好世界底下的現實。我所看見的是寫實的社會,灌溉綠田的水又髒又臭,溝渠裡充斥著餿水和油水,老鼠躲在暗處,吃得胖又肥。自視甚高的我,標準無神論者,所有宗教只是格局狹隘的人們所創造的虛假,確切的斂財道具。

從大一就開始了有科學根據的治療,身心科藥物。每天史蒂諾斯和抗憂鬱藥物不離身,每當出現恐慌症或其他併發的憂鬱,我就像懦弱的狗兒,夾著尾巴,去見我心中的神,他們是身心科醫師。提供給我的史蒂諾斯讓我有時產生幻覺,迷茫又美好,加上抗憂鬱藥物更是鬆垮。每次複診都是我最愉悅的時候,因為我又多吃了幾顆安眠藥和濫用了些抗憂鬱。

 

漸漸地,一天睡18小時,全身髒兮兮,話不多,整天很ㄎㄧㄤ的,做些我要應付這世界交付的事情,day by days…讓自己墜落在哲學及心理學的夢境,而史蒂諾斯是我的慾望之最!


進入職場,做了人資,無法ㄎㄧㄤ了。每天當最後一天在過,哈哈,不明白人們為何要怕死,我是那麼處之泰然,只是不得已,貧困家庭連失去我都很玻璃心,因為我是家裡最有知識學問的人,薪資最多。自然地,面臨職場壓力,菸酒也開始不離身。這輩子自殺兩次未遂,每次都吞了我的神物好幾十顆,強灌威士忌和伏特加是必備,我很堅決。  清潔劑也來幾口,領帶也來幾條,門把上綁死的領帶,採跪姿,接著昏迷。

 

家人不知哪根筋不對,打開我鎖死的房門…醒來時,躺在醫院病床,也過了一兩天,睜開眼看見的是護士,心理大喊幹你娘,我活著…不!  我又要繼續dying在世界了。我稍微回個神,打了通電話給主管:  抱歉我得流感…,我明天會去工作。 dying的copy of copys人生,某天看了電視媒體說著卡痛是未來新興毒品,我承認,我想試著拯救自己,第一次。買了包紅卡痛,試用。想看看會不會比我的神物諾斯更屌,讓我秒睡或者很high怎樣的…。


 

坦白講,馬上吃了個8g左右,30分鐘後,發現不對。它不像史蒂諾斯會讓大腦關機,反而讓我感到欣悅放鬆,沒有get high或產生幻覺,就只是純純的溫和放鬆和欣悅感。不對啊! 媒體騙我說是新興毒品,是鴉片。說到鴉片,我這菸酒癮還不是把身心藥物和菸酒當鴉片麻醉自我,也都上癮了。不喝個兩杯高濃度的威士忌配藥吃,會睡不著。隔天的副作用,大概就像火車撞頭,暈眩想吐,身體癱軟。

 

卡痛為何能讓我感到這麼溫和? 我開始網路爬文,找各種卡痛資訊還有媒體報導,媒體和醫師說的,都像史蒂諾斯加強版! 可是我吃了好幾克,沒任何副作用。一天沒吃也沒戒斷症狀,不像史蒂諾斯和抗憂鬱,沒有它們就會死的感覺。後來嘗試綠脈白脈,也想說來個濫用,發現過量有夠浪費,反而更沒感覺。反觀史蒂諾斯越多越爽,讓我都提前回去找醫生討藥。

我覺得媒體誤導,藥廠終究是藥廠,還是得有錢賺。 我這個使用身心藥物快十年的人,是真正的人體實驗,媒體(主觀帶風向)和醫生(這種甚麼都不能吃最好的魔人,健康高標者)所說的,都不是我所感受的。

我用了卡痛,戒菸戒酒,也都不再濫用身心藥物,對藥物和卡痛依賴性都不高!覺得人生有了全新的開始,職場升遷,家人感情都溫和地讓我「不再想自殺」!

 

我想要尋找人生意義,卡痛也是我這魔人高道德檢驗下的草藥。

近日政府要開始管制,很震驚,卻不意外,因為我很可能離開藥廠。這樣藥廠生意和政府怎麼辦?沒吃過史蒂諾斯和卡痛的人講得頭頭是道。看在我眼裡又是「醜陋的虛偽正義再度現身拯救」人民的時刻了!沒有卡痛,我不會死。只是回到史蒂諾斯和菸酒的懷抱如此,給我幾個月的充實生活後,我是否要回到Dying的世界裡,我當然不想。

 

呼籲管制和貪生怕死的人民與醫師,有過長期憂鬱嗎?有長期服用藥物嗎?為甚麼不問我們這種在社會上的藥蟲們,來去表達客觀的體悟。我願意接受被實驗,也願意告訴你們,我使用後的效果與成癮性檢驗,而不是一字不提,就直接被媒體和醫師標記成新興毒品。那我也會說史蒂諾斯是老牌超強效毒品。
 

被抹髒的卡痛,像一塊布,只有藥蟲能看見底下針織的質感與合法身心藥物的差異。能否給我們,一個Living的機會。 來個大數據分析…。

 

by 長期藥蟲的告白

 

【卡痛特輯】

 

卡通摩莎現身說法

 

食藥署怎麼看?

 

FHM編輯試用報告

 

藥蟲的告白 part 1

 

藥蟲的告白 part 2

 

藥蟲的告白 part 3

2018 03/21 13:30 PM

byFHM男人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