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痛特輯】藥蟲的告白:用卡痛一點也不ㄎㄧㄤ

責任編輯、文字:盧國榮

 

精神疾患者的卡痛使用告白書

 

莊先生 台中人 26歲 上班族


 

我是一個每天都需要喝茶和抽菸來提神的辦公室工作者,在職場是一位人資面試官,負責公司內部招募,海外徵才,專案招募,勞動法令和心理諮商實務,面試人數從基層到中高階都有,從18歲談到60歲,人數至少2000人,最多一天面談七個人,面試完都下班了。

 

龐大的精神壓力,每三個月一次的身心科門診,安眠藥每日必備。因為沒有精神,我根本沒辦法時時刻刻面對任何人(從家人、朋友、求職者、人才、主管、助理等)老天!

 

當然很多人叫我戒菸,可是自己卻每天喝兩杯濃縮咖啡,也有同事說我喝茶喝很兇,人家酗酒我酗茶。可是殊不知我私底下,每天喝高濃度酒精加安眠藥睡覺。一台行屍走肉的工作機器,日復一日,半夜噩夢多(貧窮家庭和工人父母拿刀吵架的童年陰影,敏感又多愁善感的個性,職場工作壓力等)。

 

我認識KRATOM時間並不長,雖然我求知慾很旺盛。偶然我在電視上看到媒體報導才知道,醫師稱為鴉片類上癮的新興毒品?說到這個,我這個藥蟲當然不在乎,於是就這樣認識KRATOM。果然台灣菸酒公賣局和政府配合的大藥廠要不開心了。菸酒可以販售,配合的大藥廠生意會受影響,即使他們的藥副作用很強。 這些植物類的草本,拿來飲用或食用,沒有神話般的看到彩虹獨角獸,也沒有「ㄎㄧㄤ」到雲霄飛車,只有舒服的提神感。



針對卡痛被莫名的貼標籤誇張化的現況,一些心理諮商或醫師什麼的說三道四,自稱學者來去論述這些,完全外行人當名嘴五四三,跟化學教授在那說飲料都是化學飲品有什麼不同,一樣都是貪生怕死,利用專業來威嚇社會,事實卻不是如此。他們就是小時候糖果掉地上就不敢吃的那種人,還號稱心理諮商類,我自己也是學心裡諮商,這些沒有自我覺察,自以為是又沒同理心的論點,沒有實質的數據就先抹髒再說的英文研究,我Google就一堆了,自己也會查,連國外都沒有具體數據直指是毒品了。

 

說什麼成癮性、鴉片類等讓人有濫用或依賴的影響。我菸酒茶都有癮,對女人也有,這樣界定不就都不能碰。 當穆斯林國家禁止成人影片的時候,台灣其實也沒資格去說嘴,因為人家穆斯林學者也是覺得,沉溺性愛會有風險。法令要禁止人們的慾望被誘發甚至濫用,動物的本能就是追求慾望的滿足,但人的可貴就是要去控制慾望避免濫用。什麼東西濫用都會死,什麼東西每天大量食用都會成癮,什麼思想每天堅持都會僵化的。

 

撇開這些不談,先直接詢問藥廠要不要萃取成藥品,這樣就有錢賺了,其他的都是狂打毒蟲戰。政治是抹藍抹綠,這個是抹毒,汙名化。有成癮依賴的可能性就是歸類毒品。與其說純樸,不如說是故步自封的台灣,基本慾望要靠政府來禁止,很可悲。多數民眾把海洛因拿來類比大麻甚或卡痛,老天爺,是北韓洗腦嗎?無知的觀感是正恩給的嗎。

 

by 長期藥蟲的告白

 

 

【卡痛特輯】

 

卡通摩莎現身說法

 

食藥署怎麼看?

 

FHM編輯試用報告

 

藥蟲的告白 part 1

 

藥蟲的告白 part 2

 

藥蟲的告白 part 3

2018 03/21 13:53 PM

byFHM男人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