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知霍金早說過,AI危險不在手上有槍,而是取代人腦的創造力

你總會看見某些人事物,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於是乎雞皮疙瘩男孩我,就幫你以筆代口,寫下你掉滿地的雞皮疙瘩。


一直對Facebook的AI不以為然的馬斯克(Elon Musk),搭著#DeleteFacebook順風車,刪除了特斯拉、SpaceX粉專,「如果你沒有擔心過AI的安全性,你應該要想想,AI的危險性比北韓大得多了」,「最終,機器會獲勝。」


(來源:pcauthority.com.au
 

古今中外戰場,最忌諱輕敵,我們常把AI「越來越聰明」掛在嘴邊,因為覺得AI終歸是需要人教,總要由人類餵食給它正確答案,方能進步。還在有這種以人為本的思想?抱歉,你的阿Q主義只道出了一半的AI,意即「監督式學習」(Supervised Learning)的AI,還有這麼一群人,反其道而行,發明了「生成對抗網路」(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 GAN)。

 

別忘了,那個有沙烏地阿拉伯國籍的AI機器人Sophia,才在開曼島上跟好萊塢影星威爾史密斯約會了起來。


(來源:Virgin Radio Romania
 

差別在哪?監督式學習為Facebook、Google、Apple、Amazon、百度所採用,是我給了AI問題的答案,例如在狗狗圖片的問題下,給了狗狗圖片1、2、3乃至於無限,電腦就在這眾多「正確解答」裡找圖共同點,判斷越來越準確,但如果有隻狗狗長的非常不一樣,那麼電腦就會無法辨別。

 

GAN呢?GAN是非監督式學習,不給電腦正確答案,只讓它自己找海量的情報來自行判斷。


這麼說吧,當監督式學習的AI越來越能判斷本尊和假照片時,GAN則自己創造了我心中的照片。


所以還在說AI時代來臨,不怕不怕,人類還有大腦,富有創作的天賦?GAN活脫是個巨響的巴掌,醒醒吧。


維吉尼亞州有個高三的學生Robbie Barrat,他想了個藝術創作模式,把上千張古典裸體肖像畫輸入生成對抗網路(GAN),在此之前他就用風景油畫來實踐,但出現了一堆讓你開始懷疑世界的詭異作品,這次的人體實驗,GAN依然沒讓Barrat失望,藝術作品還是如同達利在世,妙趣橫生。


(來源:Robbie Barrat / Twitter

 

訕笑畫風之餘,還是得心驚,創作力,不再只是我們人類的罩門。


【 若分享內容有侵害您的著作權,請來信或留言告知,我將儘速移除相關內容。】

2018 04/03 12:00 PM

by雞皮疙瘩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