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幹架幹到上終極格鬥擂台,台灣UFC擂台第一人——Rocky Lee

責任編輯:郭屹安 文字:Karen Chen 攝影:Jerry黃榮正

 

不論是從《第一神拳》看到《鐵拳對鋼拳》,還是李小龍心中坐,MMA——Mixed Martial Arts 終極綜合格鬥是每個男生至高無上的夢幻殿堂。台灣站上UFC擂台的第一人——李俊翰,從街頭打架打上終極格鬥擂台,一個叛逆青年告別自己,擁有世界,在隱隱渺渺中,專注當下,取得勝利。

 

他說:「有夢就去做,我現在就是活在我的夢想中。」


 

Profile

李俊翰 Rocky Lee

職業:職業MMA選手

台灣站上綜合格鬥最高殿堂——UFC擂台第一人

 

從霸凌中奮起

 

李俊翰生於優渥家庭,15歲就被家人送到澳洲唸書,在價值觀最曖昧不明,體型卻自顧自地茁壯的年紀,家人長期不在身邊,身邊只有青春期血氣方剛的朋友,說做就做,想幹就幹,下課後無聊就跟朋友約打架,跟各國人打,百分百的叛逆青年,似在告訴世人,老子心理永遠有火。

 

玩火的危險,不是入魔就是自焚。在一次打架失控後,警察介入,李俊翰被家人帶回台灣,長期與家人和台灣的脫節,他自承回台灣也不知道要幹嘛,生活沒有重心,每天出去玩,為了尋找刺激而打架,也有和幫派兄弟混在一起,就為打架。「長期下來工作不順,身體狀況也不好,好像應該要做些改變,想改變也不知道如何開始,但既然以前喜歡打架,不然就先健身,運動起碼精氣神會好一點。」所以開始習武。練武之後生活作息改變,早睡早起、注重飲食,也慢慢與打架的幫派朋友脫離,「許多人說脫離很難,其實都掌握在自己,不要就不要啊。」

 

要贏先學摔

 

從巴西柔術開始,「練一練就開始打比賽,拿到不錯成績就會得到肯定,大家對自已的看法也會不一樣,家人也也開始支持。」生活有了重心,生命也隨之改變。李俊翰一開始就把目標設定在MMA,但台灣並沒有完善的MMA訓練,所以要自己四處找老師學,這邊練泰拳,那邊練柔術、拳擊⋯什麼都要會,必須有計畫性的綜合學習,然後自己把這些都整合在一起。


 

MMA綜合格鬥是一種規則極為開放的競技格鬥運動,選手以體重劃分級別,可以自由使用拳擊、泰拳、摔角、空手道、截拳道等多種技術。就像電影《復仇者聯盟》你總會想知道,所有英雄之中誰是最強的;或是電影《一代宗師》裡,南北各大武術門派在館子裡不斷對打,「別說你功夫有多深,師傅有多厲害,門派有多深奧,功夫,兩個字,一橫一豎,錯的,躺下囉,站著的才有資格講話。」乍看比強弱,實則不然,李俊翰說每個人都有長項,如同萬物相生相剋,每一種攻擊方法都有相應的弱點,每一種防備都有破解的方法,每一種體型都有優勢與劣勢。

 

李俊翰的長項就是地板,還曾拿到UFC實境秀中比賽的當季最佳降伏勝。他為了學習「摔」的技能特別到峇里島的道館學習,『摔』在MMA算是很重要的,例如遇到專職打擊型的選手,把他摔倒,他就沒辦法了;如果遇到地面型厲害的對手,他摔不倒你也沒用。」

 

專注壓倒緊張

 

比賽六點開始,三、四點先到會場,在場地試一下。主辦方會將即將比賽的雙方分開,避免先打起來。接著到一個大房間,等候上場,「有些人會一直找人聊天排遣緊張,我則是在旁邊躺著休息。」準備要上場,就開始纏(繃帶),教練會在旁邊鼓勵說你一定會打很好的!「老實說聽到這樣真的是壓力更大,腦袋雜音很多,但要把它趕出去。」專心熱身,五、四、三、二、一,燈亮,出場音樂下,「出場時,我只想現在表情如何,看起來很弱還是很強悍?」到場上塗凡士林,檢查護襠、手套,和教練抱一下,上擂台,鐘聲響起,教練最後跟你說要注意什麼,然後噹——就開打了。

 

雖然比賽前會先研究對手的打法,擬定戰術,但老實說在高壓的環境下執行戰術與教練的指令,需要選手本身技術足夠、心理成熟,尤其被重拳直擊,暈頭轉向,五感被剝奪,「其實當下都是反應,你只能專注在每一個當下,這就是最難的地方。」

 

「一隻鳥出生前,蛋就是他的整個世界,他得先毀壞了那個世界,才能成為一隻鳥」赫曼・赫賽。那個被霸凌,對世界憤恨不平,心中有火的徬徨少年,在經歷身心強力的鍛鍊,專注當下,成為手捧烈焰而不被灼傷的人。

 

全文未完,想看完整「人生不能被KO——Rocky Lee」內容都在→【FHM 2018 5月號 215期雜誌】

2018 05/10 09:58 AM

byFHM男人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