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對美的追求已經不擇手段,還能稱作美嗎?

資料來源:BBC


你總會看見某些人事物,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於是乎雞皮疙瘩男孩我,就幫你以筆代口,寫下你掉滿地的雞皮疙瘩。


雖說藝術最後看的是作品,但結果論就會造成許多不為人知的殘忍。諸如虐待動物的顏料取得、或是用大體遺骸做的顏料。


(來源:Vice


正是這麼諷刺,大家深愛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的《《雨,蒸汽和速度——西部大鐵路》(Rain, Steam and Speed: The Great Western Railway),著迷於畫面裡那水霧瀰漫的場景和令人迷醉的光暈效果,造成這樣的光線表現的主要黃色顏料,取得不易,Turner得先找來一隻母牛,殘忍的強迫灌食芒果樹葉,再從其尿液中蒸餾萃取。


縱使身為藝術家、身為美的宣揚者,卻盡顯不擇手段的貪婪本色。


(來源:Arpose


你以為只有黃色顏料?在鐵軌左邊的金色光暈裡,那幾個隱約可見的人像,是用動物的排泄物所繪製。而原料取得,想當然是被「強制排泄」的虐待動物行為。我想,聽完以上,任誰都很難陶醉在Turner的畫作中。


不過他倒也不是歷史唯一的一意孤行。追溯藝術史,畫家Eugene Delacroix的巨作《自由引導人民》(Liberty Leading the People)中,那著名袒胸露背的女神腳下,躺著此起彼落的革命者屍體們,其棕色顏料極有可能是取自於古埃及人遺跡,所謂的「木乃伊棕」顧名思義就是由木乃伊化人類遺體所製成的顏料,經常出現在Delacroix等歐洲藝術家們的調色盤上。


(來源:Libertad Digital


用木乃伊化的屍體做成顏料來畫屍體,果真很應景。但本是宣揚自由民主精神的畫作,顏料取得卻這麼偷偷摸摸。


所以我曾說過,我們以為的藝術,或美,根本只是多數決的一種傲慢而已


【 若分享內容有侵害您的著作權,請來信或留言告知,我將儘速移除相關內容。】

2018 05/17 10:44 AM

by雞皮疙瘩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