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古拳法猴鶴雙形傳人——胡嘉

採訪、文字:盧國榮 攝影:汪德範 Te-Fan Wang 書法:胡嘉


習武三十餘年,修習書道二十餘年,武術師事台灣猴鶴雙形拳 陳明崙宗師。習武入藝,化拳為舞。現為滅劇場藝術總監、愛自由當代書藝策展人、台灣國際黯黑舞蹈節主辦人。


 

武術之路


第一眼見到胡嘉,黑衣黑褲黑背包,黑色馬汀靴,灰色毛澤東帽,典型的藝術家氣質,一開口,居然是道地的台語,自然到連編輯都被牽引感染,開始烙起不輪轉的台語,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長期跟猴鶴雙形陳明崙宗師學武,陳老師只用台語溝通,多年下來已成慣習。

 

胡嘉自幼習武,八九歲就練少林洪拳,因為哥哥腦性麻痺,為了保護哥哥不被欺負,很容易有跟人打架的動機、燃點出現。早年讀復興劇校,全國武術格鬥比賽拿下不錯的成績,保送文大體育系國術組,他開玩笑說:「感謝我哥哥,讓我從小打架打到大,經驗豐富,我打野架很少輸過。」

隨後遇到陳明崙老師習武二十年。陳老師最著名就是,當年日本空手道促進會來台交流,老師以花甲之年,六十三歲的高齡,連續彈飛兩位三十多歲正值壯年,空手道五段的武術菁英,其餘高手一一下場試手,輪番敗陣。此後,日人長年禮聘老師赴日教學,二十多年來與世界五十多國功夫高手接觸,並擔任猴鶴拳指導老師至今為台灣唯一一人。日本武術界尊其為「世界最柔軟拳法大師」、「世界第一」和「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

 

胡嘉說,陳老師一再強調:「身軀鬆、馬輕、手軟,莫緊張,莫出力,莫用力,莫喘,精神集中統一,純然柔軟到底。無苒無荏,無鋩無角(台語)。」這就是心法。重複重複再重複,重覆到最後學生都走了,留下來的鳳毛麟角,功夫就是時間。

 

「陳老師練到八十幾歲還在精進,磨功夫,我也是。打開這扇門還有下扇門,無止盡一直走,走到什麼時候,走到要回去的時候,這已經就足夠了,所以我沒有缺什麼。」傳承台灣猴鶴拳,教拳十餘年,胡嘉自承這輩子就功夫、黯黑舞蹈幾件事,夠了。

 

台灣猴鶴雙形拳

 

台灣猴鶴雙形拳,是陳明崙宗師集他猴拳恩師和鶴拳恩師之大成所創。其武術哲學,精神性上,結合日本武士道精神、禪的思維(拳的靜與坐禪的靜血脈相通);技術性上,吸收部分太極拳的功法理論,跟中國傳統猴鶴拳已有根本性的差別。猴鶴拳強調台灣二字,主要是陳老師是台派,認同台灣主體意識,故跟中國做個區分。

 

台灣白鶴拳(陳明崙系統)屬軟肢內家拳法,講究慢功、靜柔的練功方式,外表軟趴趴,卻是講求實戰應用的拳術。強調身軀的鬆軟,以身軀為主,莫緊張,莫出力,莫用力,也不是學鶴的外型,不是學動物,一般人以為象形拳就是學動物,錯,不是學動物獵食,學動物睡覺,主要是取材動物的精神。猴拳則靈動刁鑽,主動、主快,手腳齊發以應萬變,動輒傷人,極其滑溜。

 

武術就是武士道精神

 

胡嘉表示,他跟很多武術老師接觸,目前為止,只有陳明崙老師講到:「武術,就是武士道精神。」因為老師經過日本時代,受日本帝國主義教育,所以他傳下來的猴鶴拳融合日本的武士道精神,從死亡中看待生命的意義,了解死的哲學,這跟中國傳統的猴鶴拳已經有了非常大的差別。


「中國傳統武術,很少講這部分,它武術哲學的部分,比較沒有那麼直接,也很少講到哲學的部分,除了太極拳,其他的拳種,大部分只有肢體訓練,講求技術性,精神性較少。我們學的時候,這部分蠻重視的。陳老師常說:『練武的人,如果不知道武士道精神,這世人就白練了。』他很強調這一點。」

 

胡嘉說: 「它有一個是很多武術沒有的是,你來我去,就衝進去…我這個拳是這樣,不做就不做,要做就…你來我去,就衝進去了。那是我到目前為止,我沒有遇過哪一個所謂中國武術談過這樣事情,所以,不一樣。」他談到,武士道應用在拳上,實際的行動和作為就是衝進去這個動作。精神上,哲學上,是從死亡去看待這個世界,他坦言,這是他一生受到最大的影響,他說:「武士道沒有什麼很深的理論,一千句一萬句,說的就是,我的道路找到了,是什麼路,死路。這個講起來,大多數人會覺得說,明明是死路,為什麼要進去…」

「咱的哲學就是,什麼路,死路。死路為什麼要進,死路進去你才知影。」

有人說,置之死地而後生,但直接用置之死地而後生講,味道不對。

 

化拳為舞 黯黑舞蹈

 

胡嘉創辦的黯黑舞蹈,是從武術衍伸出來的。長年工作身體,悟到猴鶴拳是可以跳舞的,拳舞,加上攻防,才是完整的體系。胡嘉說:「原始動物有求偶舞,遇到狀況,會戰鬥,會獵食,這是本性。功夫終極目標的走向就是本能,人身體的本能。你看獅子老虎,這些原始動物,猴鶴拳就是往原始走,讓身體回到本能的部分。」

 

習武入藝 打破疆界

 

習武入藝,拳道、舞道、書道,形相異,本源實同,大道至簡,萬法歸宗。論及書道,胡嘉說:「書法太制式,篆體、楷書、XX書…體制內的法執太大,大家不要害怕,人人都可以寫,功力高低另一回事,但是不應該害怕,不害怕,才能去欣賞其它的事物,從自己身體出發,自己感官出發,才有辦法欣賞,一直看別人做,自己都沒動作,那是騙人的,一定隔了好多層。從自己出發,亂畫,亂跳,跳到某個程度,去看別人,欣賞別人,你才會知道,我不足在哪裡,它那個是藝術,我這個不是,只是喜歡,是興趣。我的方式就是,要整個打破那個疆界,黯黑舞蹈也是,書法藝術也是,打破疆界,當然你會不會成為藝術家或是什麼,那都其次。因為書法文化,是階級的,漢字的階級是,你權貴,你識字,是特定族群玩的,到今天,應該打破書法的階級,你不要害怕,拿起來黑白畫,鬼畫符就對了,誰規定王羲之才是最好的,沒有,寫出自己的個性,寫出自己的風格,你會不會成為大書法家那都是其次,而是書寫當中,你獲得的樂趣,成就感,抒發你本身的心情,書法字沒有個性情感的話,它就跟印刷字一樣,它會成為藝術,是因為它具備人類的情感,任何藝術都是這樣,脫離人類的情感,全部都是沒有。」

刀起刀落見真理
 

至於藝術,胡嘉自有一番精闢見解:「藝術對我來講是,當很低潮,很氣餒的時候,我看到那個作品,我接觸到那個藝術,它會給我一種情懷;當你在很飛黃騰達、不可一世的時候,你接觸到那個藝術,你看到那個作品,你聽到那個音樂,你會謙卑。我說,這個就是我對藝術的要求。」

 

講了這麼多,有點累,胡嘉最後說:「真理,我們現在都可以用嘴巴談,用文字書寫,寫很多,談很多,話很多,回到真理就是,刀起刀落就結束了。一個倒下去,倒下去,真理出現了。所以要很小心,講太多。」

 

2018 06/08 11:08 AM

by光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