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啦!杯底毋通飼金魚——北投庶民紅塵史:那卡西傳奇樂人,鍾成達

責任編輯:盧國榮 訪問、文字:盧國榮 攝影:周政毅 參考資料:楊燁 FB:北投口述庶民紅塵史

 

民謠大師陳明章御用鼓手。交工樂隊、好客樂隊、福爾摩沙淡水走唱團等傳奇樂團鼓手。父祖輩三代那卡西音樂世家,老爸馬沙是台灣鼓王黃瑞豐的老師,鄧麗君的啟蒙老師,手下樂師曾經有兩三百人。弟弟鍾成虎則是知名吉他手兼音樂製作人,人稱「虎爺」,鍾成達則叫「達哥」,為什麼?達哥開玩笑說:「我看起來比較年輕呀!」



達哥出身草莽,13歲開始在那卡西做場賺食,難得一身好本領,全憑江湖打滾自摸自學。立下「我要設計只有我能演奏的鼓組,別人上我的鼓只能發呆」的豪語,發明全世界唯一融合傳統八音鼓和西洋爵士鼓的專利鼓組「達鼓」,法國博物館曾屬意收藏。


在酒家風月場聲色犬馬牛鬼蛇神中走闖二十多年,演過黑美人、江山樓、杏花閣等各大酒家、秀場、紅包場、牛肉場、Si-So-Mi(葬儀樂隊),見證了那卡西文化的興衰起落。

 

那卡西是什麼?

 

那卡西(nagashi),日文「流し」,意指「流動的表演形式」。那卡西藝人樂師在酒家、飯店的一間間房間輪番演奏、走唱,人客只要哼個兩三句,樂師就能抓到曲調,即興伴奏,服務人客,跟開個人演唱會一樣,乎每一個人客感覺自己都是superstar。


(來源:楊燁

 

那卡西的搖籃——燒酒文化
 

達哥表示,談那卡西,要從台灣的經濟、黑社會文化的社會脈絡切入。七、八O年代,台灣錢淹腳目,有賺就有花,要消費,講生意,上酒家,喝燒酒,叫小姐,無歌不歡,連帶衍伸出北投、艋舺、林森北一帶的燒酒文化、酒家文化、那卡西文化。艋舺的酒家代表台灣最底層,最草根,工人階級為主,是衝組的,一翻兩瞪眼,武場的,就是,小姐很敢玩。北投的酒家是二次會,二次會意思是,在艋舺、大稻埕講生意,叫一次會。一次會講得差不多,八九不離十,生意妥當了,才去二次會續攤,二次會很敢花,北投紙醉金迷的風光是很誇張的。那卡西生態就是燒酒文化下催生的一項消費文化。

 

自由的靈魂——鶯鶯燕燕


達哥當年在那卡西做場時,見識了很多江湖上的奇人軼事。據說當時酒店出來圍事、喬代誌的,不是那些很歹、青面獠牙的兄弟,而是酒店小姐。


(來源:楊燁

 

「恁要冤家相打,我找恁老大講好嘸?」鶯鶯燕燕的手腕之高超,你可能是黑社會老大、議員、立委、什麼官員…那都是單指向的,小姐的領域是網絡、全面性、黑白通吃的,真正喊水會結凍的,是這些鶯鶯燕燕。她沒要強出頭,但她可以把所有即將發生的場面全部壓下來,要去酒家講事情,原因之一就在這,比較不會出代誌。另一個是,談生意當中,小姐坐旁邊,啊你有認識什麼人嗎,那個我有認識,幫忙牽線。所以酒家不是只有喝酒、歡喜,還兼具安定社會秩序、幫助台灣經濟起飛的功能...

 

2018 07/06 14:32 PM

byFHM男人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