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從美國請了位前特種兵,和你從一級特戰聊到影集海豹部隊

責任編輯:郭屹安  文字:張銘揚  攝影:Black Sheep 圖片來源:Tyler Grey 協力:極光訓練顧問公司

 

近年美劇吹起硬派軍風,其中美國CBS頻道的SEAL Team更是創下收視佳績,首季不僅硬是一口氣延長播送至22集,第二季已經籌備中,劇中演員紮實的戰術動作,讓內行的一瞧就知道必有高人指點,本次FHM不惜重金禮聘把高人請到台灣專訪囉⋯


 

FHM:台灣讀者可能對你還比較不熟悉,可以和大家打聲招呼,簡單介紹一下自己和你在SEAL Team這部影集裡面扮演的角色嗎?

 

Tyler:Hello我是Tyler Grey,前美國陸軍特戰人員,服役不久即迅速入選陸軍第75遊騎兵團,並接受訓練成為狙擊手,之後多數的時間,我就在「布拉格堡」渡過職業生涯中的「特種行動」時光,曾經四次佈署於阿富汗及伊拉克,2005年退役後,我搬到好萊塢並開始投入影視產業,於SEAL Team影集中擔任動作指導,後期開始擔任片中演員及影集聯合製片,在劇中飾演Echo Team的成員Trent。

 

FHM:過去的軍旅經驗對於製作Seal Team的幫助和影響在哪?

 

因為影集沒有依賴太多CG特效,很多動作都是我們演員下去真實呈現的,然而軍隊能花十年去訓練一個士兵,但我卻沒有太多時間可以訓練演員,但我必須說這些演員們真的非常專業,我可以在快速的示範動作之後,他們即可進入狀況「重播」我的示範動作,當我們在進行CQB戰鬥時,我們是真的在進行CQB的技巧動作,也讓影集呈現的更加紮實而可信。

 

FHM:你認為影集和現實戰爭最不一樣的地方在哪?什麼東西是很難在螢幕上呈現的?

 

影集中,當我們呈現一個實際發生過的故事時,觀眾只能透過眼睛跟耳朵來看跟聽,還是無法具體感受角色實際發生的狀況,觀眾實際上是離角色的親身經歷很遠的,我受傷過,所以我知道真實受傷的感受,那就像是你的人生「碰」的一下被重重擊倒,但在觀看電影或影集時你很難感同身受,因此「實際感受的傳遞」,這是一個很難呈現的部分。

 

FHM:身為動作指導,在戰鬥動作上,軍人和一般格鬥有什麼不同?

 

在觀賞影集時,很多人會覺得這個感覺很真實,但對我來說,這不真實,這只是個「影集」,很多時候我們要傳達真實感,但因為真實的戰爭是更加暴力殘酷,這會讓觀眾與影集脫離連結,畢竟不是所有觀眾都喜歡「太過寫實」的呈現方式,我們在拍攝中,必須去找到一個可以讓多數人都接受的呈現方式。

 

FHM:聽說你從小就立志成為軍人,為什麼?

 

成為軍人是一件我很渴望的志業,特別是911事件發生後讓我更加確定,但約7至8歲時,我就在家中牆壁上就貼滿各種與軍事、士兵相關的海報,當時就很清楚,我想要成為軍人,且只專注要加入陸軍,因為我想要成為一名步兵,我想要參與在地面的戰鬥,甚至沒考慮過加入其他軍種,而當我還是孩子時,就很喜愛「藍波」這部電影,也瞭解「特種部隊」的存在,電影中關於戰爭、士兵、戰鬥的題材,讓我誕生了「這是件我人生一定要做的事情」的念頭。

 

FHM:後來是如何進入一級特種部隊(Tier 1 Special Operations Unit)的?

 

先跟大家溝通一個觀念,所謂特種部隊的選拔過程與訓練,對於陸軍一級特種部隊來說,只是簡單的開始,真正困難的部分,是你進入這個單位(The Unit)後,開始進行「工作」時,那才是真正考驗的開始,任何特種部隊的「選拔」,都是建立在選擇一個可以打好基礎功夫,並且能夠勝任這份工作的人,並這個基準上,去找出那些「渴望」自己可以與眾不同,且可以進行相對應「特定」任務的人,你甚至不必是個大隻佬。

 

FHM:可以談談你和恐怖主義份子作戰的經驗嗎?

 

對抗恐佈主義是很困難的事,因為恐佈主義份子並不會跳出來說:「嘿!我是個壞傢伙!」可以說所謂對抗恐怖主義的戰爭,其實不算戰爭,因為這些恐佈份子並不是都穿上制服,且年齡性別不一,甚至連國籍都不同,你也無法像傳統戰爭一樣對著敵人明確的戰線發動突襲,戰爭有規則可循,通常是國家對國家,但對抗恐怖主義份子,卻沒有這些規則可以依據,他們前一天可以是老百姓,但隔天就化身為恐佈份子來襲擊你,你會覺得這樣非常下流,但這就是戰爭。

 

2018 07/11 16:53 PM

byFHM男人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