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獄風雲錄:更生人談「監獄體制」,直剖台灣監獄的畸形與扭曲

責任編輯:Balaboo Lu 文字:維士比走路 攝影:周政毅

做雜誌,尤其身為一本時尚雜誌的清流,沒錯,就是清流。FHM老是在時尚裡見縫插針,總想帶給讀者最死鱉秀的紙上樂趣。直剖台灣監獄的真實面,一直是FHM的夙願。無奈苦無良機,今日終於得償所望。訪到一位在監獄寒窯苦蹲五個寒暑的兄弟,Chill。


 

私訊邀訪Chill時,遲遲不回訊,本已放棄希望時,突然兩行字「來,我最愛男人幫了,馬瑞霞和郭屹安的文,我喜歡。」編輯喜上眉梢,所謂「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Chill從總編進FHM入行開始,就是FHM的忠實讀者,見證他從小編輯一路幹到總編的編輯血汗路。FHM恰是Chill在裡面蹲時,排憂解悶的良藥,鑒於這奇妙的緣分,故本期特訪更生人Chill剖析坐監眾生相。


 

更生人談監獄體制

 

FHM:對自己因為大麻被關有什麼看法?

 

Chill:這樣說好了,我跟關我的人就是兩種人,就像大麻始終沒有人去報導它正面一樣,願意站出來支持大麻合法化的人,像我們這樣子的人,絕對不會去從政。選擇去從政的人,他們就是依照著祖先規定的法條走,既然它是毒品,那我連聽都不要聽,因為它已經觸犯到這個世界,觸犯到社會,我連想都不要想,因為它就是毒品。

 

那犯罪也是一樣,不用多說,你他媽的就是犯罪,不管你是冤的還是怎樣,法官判你,他們不是白痴。可是事實上,例審六個,加高院,總共十一個,他媽那十一個基本上都是白痴,因為他們是天龍國裡面的天龍國,他們可能東吳大學法律、台北大學法律、政治大學法律、台灣大學法律,他們會走這條路,除非有些很刻苦的,不然一般來講都是家庭背景一路讓他下來。他們不接地氣,他們聞不到草的味道,他們聞不到人生路邊攤的味道,他們沒有。


 

加上媒體,它不會去報這個,老闆、主管可能會思考說,報這個好嗎?這個在幫監獄講話,他們他媽六萬多人都是人渣耶,這樣風聲到時候…我們留言會被幹爆喔,還是不要報好了,真相在哪裡?那為什麼我敢出來,因為我相信男人幫敢講真相。

 

FHM:多說一點,我最喜歡聽別人罵人了。
 

Chill:像之前我發過文,關於死刑,可是沒人知道我的核心在講什麼,我講說,對於現在的民風來講,如果說一命還一命,家屬可以得到撫慰的話,那好,你把他打掉。可是如果真正要讓他受到刑罰,在裡面反省他所做所為的話,那無期才可怕。

 

你…連想老婆的時間都沒有,我老婆等我五年,我只要一靜下來,就會想她。所以監獄為什麼要十四次十五次點名,就是它不要讓你躲起來。連廁所打手槍的時候,都會突然點名,超慘!一個房間二十個人輪流打手槍,二十個,你知道那味道多可怕嗎?那個水只有早上七點供到七點半,中午十二點供到一點,晚上五點半供到七點,所以水有限制。


FHM:除了限水還限什麼?

 

Chill:所有東西都限,寫字寄信,張數限、字數限、會客限、什麼都限,所有你只要想得到的東西他都限制。花錢一天只能花兩百、抽菸一天抽十支、吃飯時間多久,坐下來吃飯你就被電:「你要吃西餐是不是,媽的站著吃啦!」吃飯時間只有五分鐘,太硬了。

 

他就是要讓你很緊湊,從頭到尾都活在那個緊湊中,不要讓你想太多,可是你在緊湊當中,比方說,我跟你已經很不舒服,看你不爽,早就想扁你,你也知道我要扁你,所以我們兩個的精神狀況就會變得很緊繃,好不容易有時間,幹,就開扁了,所有的人,大家都處在一個非常高張力的環境下,所以我回來後,媽的,有點不太適應。有點哇!太chill。

FHM:高張力環境不是更容易出問題嗎?為什麼監獄要這樣做?

 

Chill:監獄會用另外一個高壓,就是,你如果打一次架,就晚半年回家,所以那個痛苦的成分又增加了。對方已經嘲笑你全家,把你老婆的照片拿去打手槍,又不能扁他。活在非常畸形的狀態下,那非常扭曲,根本沒有所謂的矯正不矯正,矯正是什麼你知道嗎?那個教誨師半年來一次,也不看你資料,連你犯什麼案都不知道,還是教誨師,幹。瞄一下,「毒品喔?」「家庭背景?」「還會不會再犯?」「不會。」「還有什麼話要說?」「老師,我想…」「你快點…後面還有人喔!」「…謝謝老師。」這我親身經驗。

 

欲閱全系列「黑獄風雲錄:更生人教你監獄SOP」請見→#黑獄風雲錄

 

2018 07/31 12:47 PM

byFHM男人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