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哪!讓我變態下去:角色扮演我怎麼玩的?

幫友們好,人家都說第一句話很重要,但我常常想不到。流落街頭多年,還自以為邊緣,喜愛各種都市傳說,讓我戰膀邊為幫友們挖掘挖掘。

 

從小到大,我最擅長的事就是偷偷觀察身邊常接觸的人,然後模仿他們表演給同學看,那是小時候的我選擇的生存模式。但我沒想到這樣的習慣,也潛移默化到我的性癖好上面。

 

 23歲那個夏天,我和當時的伴侶相約在板橋的某家汽車旅館準備做大人做得事,她拿出了派,跟我說抽了身體會變很敏感,但我抽完也沒有什麼敏感,反而是腦中天外飛來一筆,提議和她玩角色扮演遊戲。 我設計了一個劇本,劇本裡,她依然是她,我還是我。但時間是10年以後,我們再一次連絡上,然後問起彼此的近況,聊著聊著就上了汽車旅館,然後就修起了釣竿。這是一個很簡單的狀況劇,但那天印象非常深刻,我和她背對背坐在床的兩頭,手比個六當電話,講著生澀的台詞,然後修釣竿。


(來源:網路)

 

這是我第一次玩角色扮演的遊戲,也是在之後才知道這樣的行為被稱做角色扮演。 隨著時間的淬鍊與洗禮,女伴的更迭,如今的我已經玩到一個沒臭沒小的地步,從最基本的換衣服:學生妹與老師、護士與病患….再來出現狀況劇:援交學生妹巧遇耿直老師、善良護士與陰莖腫脹病患,爾甚演進至人物性格也要參考,個性38的援交學生妹與表面老實事實上是變態戀乳癖的班導師。兩人覺得演得好還衍伸續集。到了這般境界,常常一玩就是8個鐘頭,跟上班一樣認真,完全沒有對不起手臂上Work Hard Play Hard的刺青。


(來源:網路)

 

有一天我發現,這就像一條不歸路一樣,我再也沒辦法發生與人正常的性愛,在最嚴重的時候,沒演一下我甚至連勃起都有困難。去開查某時,要求女生變裝演個劇本常常被打槍,被打槍之後彼此也沒心情做了,他們大概想著:看起來人模人樣的,怎麼這麼變態?我能體諒他們只是上班,不想搞得那麼複雜,也讓我逐漸體會到,跟我玩角色扮演的女生不是性癖好相同,而是因為她們很喜歡我,我也喜歡她們,所以才可以一起玩到那麼瘋狂,跟花錢的身理發洩完全不同。那是來自心靈深處、隱藏在衝動抑制冰山下的情慾吶喊。

 

作者:肆陸玖
31歲的城市流浪者。客家閩南外省混血,20歲下海當酒家男、23歲第一次進警局送法院、24歲在最下流的人間鬼道與妖魔鬼怪接觸、26歲收押禁見、29歲出獄在台中傳統黑社會生活當學徒,學習處事之道,31歲回台北服勞役。沒有背景、前科累累、鬼頭鬼腦、擇善固執、表情淡定、內心澎湃的自然人。

 

若分享內容有侵害您的著作權,請來信或留言告知,我將儘速移除相關內容。

2018 07/31 12:56 PM

by戰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