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獄風雲錄:更生人談「獄政人權」,教誨機構只是做給民眾看的

責任編輯:Balaboo Lu 文字:維士比走路 攝影:周政毅

做雜誌,尤其身為一本時尚雜誌的清流,沒錯,就是清流。FHM老是在時尚裡見縫插針,總想帶給讀者最死鱉秀的紙上樂趣。直剖台灣監獄的真實面,一直是FHM的夙願。無奈苦無良機,今日終於得償所望。訪到一位在監獄寒窯苦蹲五個寒暑的兄弟,Chill。

 

前情提要:黑獄風雲錄:更生人談「監獄體制」,直剖台灣監獄的畸形與扭曲

 

更生人談獄政人權

 

FHM:這麼敷衍?

 

Chill:我很生氣,我有需求想跟教誨師講,有想法想跟教誨師講,他說:「來,9527,什麼案?」什麼案都不知道!「報告教誨師,毒品。」「有沒有問題?沒有問題,那你可以回去了。」OX&#@*$…我連話都還沒講。「教誨師,我…」「後面還有人喔!」我要跟他講什麼,連講都不能講,我連裝乖的機會…我在法庭上都還有裝乖的機會,但我居然在教化、矯正機構,我連跟教誨師講話的機會都沒有。連看也不看你,「後面還有人喔…」這樣。


 

他的作用就是給民眾看,政府有設立一個教誨師,有教誨機構喔!比方你家裡可能遭逢巨變,爸媽走了,那個心多痛苦,教誨師來就是…「保持平常心,還有六年就回去了啊!」「保持平常心,我看你表現也很好,適應上也沒問題,畢竟你已經關了十二年…」


教誨師怎麼來的?警察大學有個犯罪防治科,所有警大畢業犯罪防治科的大學畢業生,24歲,他們都會到矯正署當教誨師,實習。犯罪防治科就是將來要當典獄長、副典獄長、監獄秘書…的這一票人,他們是種子教官,他們本來是要當官的人,現在跑來當教誨師就已經夠肚爛了,你們這票人渣、王八蛋要跟我講什麼。他從小的教育、從小的觀念就是在跟犯人對立,我他媽的還跟你教誨,教你媽雞八毛,你們最好全部死一死…我們才知道說,原來所有的典獄長,所有監獄的科長,他們都是一脈相承,他爸是典獄長,所以他來當科員;那個體系是,爸爸知道獄政系統是一份還不錯的鐵飯碗,他當然會希望,安排兒子將來有機會也走上同一途。在一脈相承的那個過程裏,教誨師的刻板印象就是,你就是廢物嘛,你好好人不當去賣毒品…結果我他媽賣個大麻而已。


「你知道錯了嗎?大麻在國外沒什麼我知道,可是在台灣就是不行…那有什麼問題,沒問題,下面還有人…」對犯罪的人他們是仇恨的,因為他們是一脈相承來的刻板印象。



會選擇當獄卒的人,他沒有目標,他的人生是他隨便,他要看老屌,要看臭屌,要看兩千隻三千隻,一年五十萬,他覺得OK,安穩,月休十四天。會選擇獄政體系的官僚、官員,他們並不會去思考到獄政的人權問題,因為他們從小的教育、在犯罪防治科被灌輸的觀念、大學所唸的東西,是跟社會黑暗面相衝突的。他們分發的時候已經是兩線一了嘛,如果你是警政的話,出來就是所長,不然就是專員,不然就是教誨師,教誨師當一兩年,在獄政體系就變行政職了,所以他們會…媽的…教誨三小啊…你們最好關一輩子去死…這都是官僚體系模式下衍生的對立。


 

換位思考,假設我老爸是典獄長,他如果灌輸我觀念說,我們全家都做獄政,去弄個缺來做,一定賺得到錢,一個月基本加給加一加八九萬,你就輕輕鬆鬆一年可以領一百二十萬,應該也不錯,鐵飯碗。那我從小在我爸的教育裡,對犯人的想法,我根深蒂固的東西是什麼…這不用明說大家都知道,就是對立,他們就是做了壞事才被關。國家不會冤枉好人。可是事實上,國家就是冤枉好人。為什麼冤枉好人?因為台灣人慣性的輕忽司法的神聖性,判生判死是神在做的事欸,可是台灣人一直僭越,又不知反省整個體制的弊病,就去執行神在做的事情,所以一定會不斷出錯。

 

欲閱全系列「黑獄風雲錄:更生人教你監獄SOP」請見→#黑獄風雲錄

 

全文未完,想看完整「黑獄風雲錄:更生人教你監獄SOP」內容都在→【FHM 2018 8月號 218期雜誌】

2018 07/31 13:13 PM

byFHM男人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