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了位更生人,說說監獄「打手槍」、「拉屎」、「入珠」鄉野奇談

責任編輯:籽籽一定有問題 訪問、文字:盧國榮 插圖:肆陸玖

 

延續上期<黑獄風雲錄>,由於編輯軟爛,耳包腦洞,截完稿才發現,漏了精華片段,為免奧洨蝕骨,只好後補在本期。更生人又擱重砲開講,火力全開,監獄手槍俠、監獄拉屎經、監獄入珠學等鄉野奇談,包君大開眼界。

 

監獄手槍俠

 

聊到打手槍,更生人Chill表示,監獄裏打手槍,躲在棉被裏腳還要翹著,如果腳不翹著,打手槍的動作會很明顯,主管發現你在衝三小你就死定了。

 

FHM:打手槍不行?

 

Chill:手握陽具,那是違規。違規會有張單子寄家,貴子弟某某某於台北監獄幾點幾時幾分,因手握陽具,違反監規,故停止探監乙次;停止接見乙次、通信乙次、扣總分幾分。你家裏面,你老婆、你媽收到這封信情何以堪。幹恁娘咧!你他媽的在裏面還手握陽具!他們使用的專有名詞很賤,他不會寫打手槍、寫自瀆,可能公務員沒有腦不會寫自瀆,因為寫自瀆可能就比較符合人性,可是你寫手握陽具就感覺很變態。

 

 

有時候也是主管找你麻煩,看主管心情,他心情好也是,「好啦好啦,不要再打了啦,你很久了啦,我從監視器看你看很久了,要不要出來!」因為攝影機正對廁所,他一定要看到廁所有沒有人在幹嘛,照過去就會看到某某一直在擼管。

 

為什麼會打手槍你知道嗎?不是為了性慾,當然性慾是一定,但最麻煩的是會夢遺;同一個房內,幾乎每天都會有一個男生夢遺,原因是精蟲太多了,你不打手槍你就會夢遺,所以打手槍的原因是你不想夢遺。因為我們限水,沒有水,你看你凌晨起來,精液全黏在該邊,內褲都濕了,他媽超痛苦,如果你沒社會地位,水用多了,人家起來就說,「光頭,人免放屎喔?恁娘咧,洨洗尬這乾淨,別人免放屎喔!衛生紙擦擦就好!」大哥一大聲,所有人都站起來,「光頭,你安抓啦!」「我夢射!」「幹恁娘,你夢射!」你知道嗎,因為你把水用完了,資源匱乏,一個夢遺會引發成鬥毆事件!

 

監獄拉屎經

 

Chill:我裏面有朋友跟人家鬥毆就是因為大便,監獄裏老的都會逼年輕的早上上完,早上去工廠排隊上。工廠一整排跟火車一樣的茅坑,七個坑,幹媽的兩百多人在那邊來來去去,你知道那個恥辱感?最恥辱不是你蹲在那邊,而是你大便下來還沒夾斷的時候人家就跟你聊天,你會超想去死的!所以我們都盡量不要去工廠大便,就是兩百多個人這樣來來去去,有些人還在那邊削水果、蹲在旁邊抽菸、跟你面對面聊天,茅坑一整排,設計成兩個兩個面對面…

 

 

FHM:沒有隔間?

 

Chill:隔什麼雞八毛!恁娘咧隔間你如果在裏面偷入珠怎麼辦!他當然不給你隔間啊!像香港電影坑跟坑的距離還比較遠,媽的別傻了…整個打通的,什麼隔,隔雞巴啦隔,大便就是跳貼臉舞這麼近。所以大家都不想在工廠裏上廁所,在舍房裏上廁所,才二十幾個人就比較好,可是資源有限,水用完怎麼辦?你就規定只能沖三次,沖水要有技巧;第一你在房間大便千萬不能讓人家聞到味道,第二就是三次一定要沖完。就是…唰唰唰,唰唰唰這個動作是你連屁股都要洗乾淨,而且不會聞到味道。

 

假如你肚子痛要大便,你要拜託房長,房長就是一個房二十人,一定要有個管理者嘛,就是我們在鬥爭的原因,管理者就是,恁娘咧現在要棒賽也要經過我同意,你如果突然肚子痛沒有去打個招呼,房長就會站起來,「幹恁娘光頭你現在三小,賽要棒攏免講的喔!」

 

 

監獄入珠學

 

FHM:很好奇入珠是怎樣?為什麼要入?
 

Chill:精彩!這個因為我讀過心理、行為、社會學,我才可以內化知道說,為什麼?你自己想想看,你十年沒碰到女人,你十二年八年五年沒碰到女人,你五年的時間一個女人都看不到,除了我老婆,因為我老婆會來會客,那剩下那些他媽的沒有人理的傢伙,他們是看不到女人的,唯一能看的就是男人幫的女人,可那畢竟不是活的,所以當你沒看到女人,你的性苦悶壓抑到一個程度的時候,你某種程度上就想說,幹恁娘我回來之後他媽的一定要讓女人知道我雄風的威力多大。

 

摸老二是一個撫慰和安全感,入珠也是一樣。

 

Chill:所以我自己分析是,大概有30%是仇女,另外50、60%是因為我已經壓抑到我的雄性…基本上監獄剃你頭髮就是一種變相的閹割,你沒有頭髮就是沒有尊嚴,你被變相閹割到一個程度的時候,其實你心裏面…那個反彈的力量,就是我十年八年沒碰到女人,所以我的老二一定要非常強壯,就是我回來的時候我的雄性威嚴,那個尊嚴一定要有。所以坐牢的人要出監獄前兩個月都會入珠,我自己知道那個性苦悶到一個程度的時候,你壓抑到一個極致的時候,你真的會想要在老二上面動手腳。

 

像早期八O年代有好幾篇新聞是很多流浪漢把自己閹割掉了,人家說他吃毒吃瘋了,不是,他是沒錢嫖妓,他苦悶到一個程度,他認為說他那副不要了,所以他就會找自己老二的麻煩。又好比說三歲以前,口腔期、肛門期那個時候,小男生緊張會摸老二,我到現在還會摸老二,睡覺的時候會摸,大家都會摸,這是男性的慣性,摸老二是一個撫慰和安全感,入珠也是一樣。

 

 

我在監獄裏名字被剝奪了,只剩編號9527,我的尊嚴被剝奪,我沒有頭髮,我的自由被剝奪,我什麼都沒有,我連性…打手槍都怕他媽的被手握陽具簽一三,你知道一三就是停止接見一次扣三分!哈哈哈哈哈,我都怕這個東西了!在那個極度壓抑的狀態下,「光頭你要入嘸?入一下好了!」當你知道我終於可以了的時候,他們就會選擇要入珠,那是一個缺陷和尊嚴的滿足。

 

我們是男人,你們懂嗎?我關五年,而且我還有懇親宿舍,就是我老婆來監獄裏面探監,我都有解決生理需求了,我還是心裏面…我自己都會感受到自己心理變態…就是想玩老二…


所以會入珠的那個仇女心態是,因為裏面離婚的超多,有個判十四年的,進去第三年他老婆跟他離婚,他去開完離婚庭後隔一個禮拜他媽的灌四顆,灌得跟眼鏡蛇一樣,頭三角形的那種,灌他媽的這麼兇悍!

 

它是個儀式,就好像一個長老摸摸你的頭說你現在是男人了。

 

Chill:你知道入珠是怎樣嗎?工廠裁縫車的皮帶,裁縫車是用踩的,皮帶帶動,拿透明壓克力板裁下來後,踩裁縫機磨,磨成膠囊,不能磨成圓的,圓的寬度會變很大,你沒辦法固定在老二上,磨成膠囊型的就可以平放,磨成圓的接觸面積小,只有一個點,壓迫力大,你的陰莖的那個莖會痛,磨成膠囊狀,壓迫沒那麼大,可是女生陰道的表面摩擦會增加。

 

磨完膠囊之後會磨筷子,把筷子磨到超級尖,那其實有點像儀式,跟薩滿有點關係,有點像一個成人禮,一個救贖這樣。它其實就是一個救贖,一個被離婚的男孩子,或是關很久的男孩子,他們去接受那個儀式。完全沒有消毒,你看了都很害怕,那個油是用黃油…幹恁娘…


 

FHM:不會蜂窩性組織炎?

 

Chill:那是個儀式。入完之後,他們只用面速力達母,工廠後來不賣面速力達母,為什麼?怕你拿來入珠用來擦,就是不讓你他媽入珠。消炎藥要管制為什麼?因為怕你入珠要吃消炎藥。如果你一個禮拜連續吃三天消炎藥,主管就來來來,你懶叫給我看一下!


FHM:那入珠的實際情況是?


Chill:入珠需要四個大男人,一個老大,你要入人家,一定要有江湖地位,它是個儀式,就好像一個長老摸摸你的頭說你現在是男人了可以獨立去面對野狼或是獅子…

 

四個男人抓住你的手腳四肢,老大開始捏你的老二,把你的包皮拉起來,捏你的老二,一邊跟你聊天,一直捏一直捏,捏了大概十五分鐘,開始彈,彈十五分鐘,你知道當你的包皮被捏了十五分鐘又被彈了十五分鐘,它會黑青,慢慢會有點麻痺,可是那個麻痺是假性麻痺,大家都以為這樣會有效,我親眼看到,我看到的同時差點腳軟!老大會說:「來喔,光頭你準備好了厚!來吐個大氣,來,一,二…」大家會以為是三嘛,來一二,幹就給他下去了。當場暈倒。我看到也他媽的腳軟,幹恁娘媽的蝦小!灌下去的時候,臉本來是有血色的,灌下去瞬間臉連嘴唇瞬間白掉。我們有黏膜,皮膚和皮膚中間的黏膜是有潤滑作用的,珠子灌進去的時候,因為怕變死珠,所以他開始推,他把你包皮跟陰莖中間的那層黏膜推開。

 

FHM:所以他是把陰莖跟包皮中間的縫隙撐開,然後把珠子塞進去?

 

Chill:對,那是皮膚與皮膚間沾黏的軟組織。灌進去之後你要開始推,把這層皮給推開,不然你珠子會黏在皮上,黏在皮上就會發炎,等於是灌進去之後你就要開始推,要把皮下那層組織弄活,所以就一直推。隔一天之後你還要忍痛,因為組織會黏住,所以就是媽的每天推,推到它變活的。

 

十八顆代表他關了十八年,每一年都要他媽的給自己一個紀念。


Chill:那就是個儀式,監獄的人不懂,沒有人去研究它、去研究心理學。沒有人像我這麼無聊,我去研究過心理學、社會學、行為學之後,我發現它其實是個補償的心態。入越多顆,代表他心裏面缺陷越強烈,我親眼看過十八顆,我那時候剛進去,他們就在跟我聊入珠,他說:「來來來,我給你看一下,什麼叫做『玉米』!」


那天的實際狀況是我入獄第一天的震撼教育,那多原始你知道嗎?正常人很少有在路邊大小便的狀態,頂多喝醉了在巷弄裏偷尿尿我也會,可是你知道他們隨地便溺的自由度有多高嗎?那是跟禽獸一樣。我進去,剛分發到,先坐下來,有點緊張,看左邊有人把老二掏出來在抹藥,因為他老二有繡球風,一種皮膚病,很癢,老二會腫很大,我心想,怎麼這麼野蠻,直接掏出來擦藥。

 

下午去運動,運動完一喊解散,就看到一排人蹲在草邊對草尿尿,幹恁娘他們在衝三小恁娘怎麼會這樣子,因為規定不能站著尿。運動場是關起來的,你只能在籃球場旁邊蹲著就地解決。就有人喊我過去說,來,你看一下,褲子脫下來,那個老二已經變形,好像被硫酸潑到一樣,大大小小總共十八顆。十八顆代表他關了十八年。每一年都要他媽的給自己一個紀念。十八顆,幹他媽的,超變態。那真的是有被司法閹割過後的情結。

 

 

有個老大,是檯面上大家叫得出來的人,新聞上都看得到的那個老大。文質彬彬,質感超好,呂良偉那種。他要回去的時候,他居然說他要入珠,我才在思考說,為什麼連他都要入珠,書看超多,談吐不俗,身價幾十億,都做大生意的大哥。我才曉得說,原來不管是哪個男人、哪個階級、到哪裏去、收入多少,你心裏面的那個痛苦,你就是必須要入珠來補償。我到現在都每天還在想到入珠的事情。每天都還在想。


FHM:所以你沒入?


Chill:我怕暈倒。可是我到現在每天都想入珠,就是想入,都已經放出來兩年了,因為我知道自己心裏某個區塊還是變態,最近平靜下來好很多了,可是還是會想入珠。

 

欲閱全系列「黑獄風雲錄:更生人教你監獄SOP」請見→#黑獄風雲錄

 

2018 09/07 09:54 AM

byFHM男人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