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以為只有男人可以,性愛分離對女人而言也是各取所需

責任編輯:Emily

 

在這個全世界都在關注兩性平權、連剝個蝦都能扯到物化女性的時代,砲友、床伴的關係也漸漸普遍於社會,「暈船」不再只發生在女人身上,愈來愈多女性可以「性愛分離」,因為上了床真的不代表交了心…

 

Life is too short,人生就是要追求自由與快樂

 

上個月Emily請了一個禮拜的假去德國旅遊,你問我跟誰去?當然是男人啊!但要認真討論是不是男朋友,我可以很肯定的直接說:不是。這時就會被冠上蕩婦、破麻等難聽的稱號,但先別急著這麼偏激的下定論,我只是一位開放式關係的需求者,簡單來說不束縛於唯一的伴侶,因為不同人可能都有吸引我的不同特質,為何我會有如此偏離主流價值觀的想法,只能說《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這本書,讓我讀懂了分辨愛情的輕重。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是捷克作家米蘭.昆德拉於1984年所寫的小說。書中描寫了托馬斯與特麗莎、薩麗娜之間的感情生活;嚴格說起來,它不只是一個男人和兩個女人的三角性愛故事,而是一部哲理小說,從「永恆輪迴」的討論開始,把讀者帶入了對一系列問題的思考中,比如輕與重、靈與肉…

 

社會普遍存在的「媚俗」

 

媚俗這兩個字在這本書中不斷的出現,對於作者而言,愛情的幻想是最媚俗的。然而我們周遭沒有一個超人,強大的足以完全逃避媚俗,無論我們如何鄙視它,媚俗都是人類境況的一個組成部分。

 

事實上,無論社會如何變化,終究難以改變一個自然法則,那就是雄性與雌性之間的定律:雄性渴望征服和保護,而雌性渴望被征服和被保護。


 

我不要常態的愛情

 

假如把我和書中的薩賓娜相提並論,那未免也太抬舉自己了,但如果是二選一的選擇題,我寧願做沒有被道德約束的薩賓娜,盡情發揮個人的性情自由。只在意自身的快感,而不是社會的標準,因為就像薩賓娜說的,沒有什麼比走向未知更美…如今社會的開化程度雖勝過從前,但仍可能成為那些正義魔人所批判的靶子,不服從潜在的社會秩序總有受攻擊的風險存在。孤獨有時候是自由,有時候也是無助,肉體的享受也是有時間限度的,這種反叛總有一天也該結束。

 

全文未完,想看完整「《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性愛分離行不行?」內容都在→【FHM 2018 10月號 220期雜誌】

2018 10/02 15:58 PM

byFHM男人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