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式脫口秀搬來台灣可以嗎?博恩帶著「社會批判」真的不客氣了

文字:廷廷不要停   圖片:博恩站起來、維基共享資源

 

不客氣了,博恩夜夜秀

 

在這個世代,人人都離不開電子產品,手機不離身,平板更是追劇的神器,這樣風氣造就了許許多多的KOL,他們是網路上的意見領袖,他們製造話題,勇於發表意見(當然也有很多幹話或出格的事情)。然而在這樣的網路環境,卻有人效仿美國電視台的思維,採用美國脫口秀的模式去針砭時事、娛樂觀眾。他,就是博恩,一個從事單口喜劇的奇男子。

 

 

在公視的「博恩前一晚爆炸」一系列九集後,博恩與自己的團隊又開了一檔「博恩夜夜秀」,很像約翰•奧利佛或康納‧歐布萊恩的美式深夜秀,用詼諧的手法去敘述時事,並在八月中試播了。


 

脫口秀?你是指Talk Show?還是Stand-up comedy?

 

對台灣的觀眾來說,脫口秀就是在台上講笑話,就像《康熙來了》那樣滿滿的笑話與吐槽,然而在美國脫口秀talk show與單口喜劇Stand-up comedy是完全不同的事情。

 

單口喜劇通常是台上的人直接站在觀眾面前,讓觀眾發笑,在話題上不固定,但通常是在一個框架下,互動性是重要的一環,台上台下有不少對話,側重針砭時弊、如何「發人深省」。


 

而脫口秀除了預先設定的講稿之外,也著重在現場的隨機應變,由專家、有豐富經驗的人組成來賓群,圍繞著多項話題即興演出,頗類似台灣的談話性節目(同時Talk Show也是台灣談話性節目無法企及的高度),依據播出時間又分為日間脫口秀以及夜間脫口秀,兩者聚焦主題也不同,深夜脫口秀節目以名人嘉賓和幽默小品為主,而愛德華‧摩洛主持的《小世界》(Small World),則開啟了政治脫口秀主導星期天早晨的風潮。


 

久仰大名了博恩,聊聊博恩為何如此博恩吧

 

久仰博恩的大名,一直以為他會是一個很嘴砲的人,然而他是一個滿謙虛,也對未來隨遇而安的佛系男子,這點倒讓人非常意外,但訪談中也不是透露出他那實誠又幽默的個性,甚至會隨手拿起架上的報紙舉一些範例,甚至親自畫圖給我們看,也許就是這樣的特質,讓他總能在網路話題中找到屬於他與他的團隊的段子吧,也讓無數觀眾很喜歡他的表演。

 

FHM:台灣很多人都是因為你的大奶微微,因此知道甚至喜歡上單口喜劇,今天我們就來聊一聊你自己吧,怎麼會想在台灣從事這樣的表演。

 

博恩:其實當初就念完碩士嘛,原定計畫回台灣一年,準備申請博士,準備備審呀、準備GRE那些有的沒有的,這些事情需要一年時間準備嘛。

 

FHM:那麼既然那是準備的時間,為何會想說去做Stand-up comedy?

 

因為反正這一年的時間都要浪費了,回到實驗室的話就是當個研究助理,研究結果也不見得能獲得怎麼樣的成果,所以就想說這一年可以來做很瘋狂的事情。

 

FHM:當初就有做單口喜劇或是脫口秀的打算嗎?

 

其實也沒有,也真的沒有一個明確事件啟發我,一開始單純就是一個興趣。就像你平時的興趣是甚麼?有些人是滑手機之類的。我就是滑手機之餘還會喜歡講笑話。


 

FHM:那你在製作這種類型的節目有沒有受到挑戰,畢竟台灣喜歡日式吐槽的觀眾居多。

 

受到挑戰喔?像夜夜秀的迴響就滿兩極的,因為這種政治諷刺的東西,比較容易吸引到高端的觀眾,但同時這些觀眾也是比較難討好的,因為他們看過最好的東西,他們比較不會去接受次好的東西。

 

FHM:所以你是把自己定位在次好的等級嗎?

 

是呀。就試播集的表現來講,那個完全無法跟成熟的作品去比較。

 

FHM:那還能不能再聊一下之後的走向呢?

 

就像夜夜秀這次有很多法律人士出來指教,像是我們舉的例子不好呀之類的,我們當天是在講妨礙名譽除罪化嘛,他們就指出節目指出的點其實不是除罪化最根本的原因,「台灣人覺得自己的名譽重要,是需要把別人丟進監牢裡面才能維護的程度」才是核心辯論的價值,他們認為我們的例子沒有講到重點,我們的論述上有點沒力。之後我們會先去找專業的人士來諮詢,一起溝通出內容比較有保證的架構才去寫笑話。


 

全文未完,想看完整「The night night show 博恩夜夜秀」內容都在→【FHM 2018 10月號 220期雜誌】

2018 10/08 11:15 AM

byFHM男人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