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沂成了新一代「軍中情人」,真要檢討我們也得負點責任

幫友安安,我是人稱吹開一潭春水,讓你眼眶泛淚的大風吹微濕,廢話不說了,讓我們滑入正題。

 

你可以討厭陳沂,但無法忽視她的網路聲量。就我的鍵盤觀察,雖然許多人都希望陳沂「被消失」,但老實說,若你看到陳沂的報導無法無感並忽略,那她就會繼續登上Google熱搜關鍵字。這麼說吧,各位的憤怒,恰好就是她存在感如此強烈的原因。而今天,陳沂刷存在感的招式又重現江湖了。

 

繼假徵精真徵婚事件後,這回的網路熱度回到了「國防部提告事件」


(來源:udn)

 

當時,陳沂開直播說「中華民國大部分志願役都是廢物」,直接槓上國防部。昨天,她終於出庭,精心打扮,戴上迷彩小帽以外,還「故意」遲到10分鐘,為了嘲諷柯P「台灣女生出門不化妝」的失言,直稱自己不想嚇人,所以花了點時間化妝遲到。只是出個庭,又是申告鈴前拍美照,又是「法院時尚」的,還掃一下柯P,地圖砲開個不平,看得小弟深感佩服。

 

不過,對於陳沂嘲諷國防部「覬覦她美色」想法院相見,還自封「軍中情人」,這就不得不讓小弟想自我檢討了。

 

講到上個世代的軍中情人,大家應該都會想到鄧麗君,而其他的軍中情人,大概都是從莒光園地出來的,要不是主播,要不就是莒光單元劇,像林可彤、賴琳恩、王湘瑩、楊可涵,都演過莒光劇。就算不演莒光劇、不當主播,至少也要演過軍教片才能當軍中情人,比如前幾年的《新兵日記》,就捧紅了小小瑜、劉香慈等軍中情人。

 

但或許時代不同了,「軍中情人」的定義也跟著質變了。

 

過去,軍中情人得夠正、夠清純,身材要好又要有點氣質,還得留點想像空間,不能太露,得清純才能夠引人遐想。再加上歌藝、勞軍、莒光園地、軍教片的加持,才能有勇「軍中情人」這個頭銜。但現在,網紅都能當DJ,政治人物也網紅化還都能饒舌個幾句,如此看來,陳沂變成新一代軍中情人似乎也見怪不怪。


 

說到底,陳沂成為新一代軍中情人這檔事,我們還是得自行檢討一下。畢竟咱們FHM男人幫,可能是《奮鬥月刊》除外,在軍中最常見的熱門刊物。若不是當初讓陳沂上了FHM,今天她哪有臉自封「軍中情人」?所以,與其「都是they的錯」,我們還是不如怪自己吧。

 

【 若分享內容有侵害您的著作權,請來信或留言告知,我們將儘速移除相關內容。】

2018 10/26 12:51 PM

by大風吹微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