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小說最強的武藝,不是降龍十八掌,是伴君如伴虎的藝術

各位幫友打給厚,我是貓鷹,本領是造謠生事。早年經營部落格《台北‧都市傳說》迷惑眾生,現為行銷工作者,專門欺騙消費者。這次,FHM給我一個說書人頭銜,什麼是說書人?半真半假、話中有話、唬得既不柴又不油,方為上上道。不信?請看。

 

金庸,是許多人的青春回憶,他的武俠小說,也無疑是華人世界最有影響力的IP,以《射雕英雄傳》為例,電影就翻拍了5次,電視劇也被改編過10次。甚至,還有出現了很鬧的《東成西就》,若沒有金庸,梁朝偉也沒有扮醜的機會,我們更少了一堆電影對白可以拿來在網路上虧人。


(來源:倚天屠龍記)

 

後來,金庸的作品也變成了許多港漫跟網路遊戲,很多作品都會援引金庸作品的武術招式與神兵名稱,就這麼說吧,金庸提供了一個武俠世界的設定懶人包。也難怪會有人說,金庸之後無武俠,後人的想像力都被他侷限,難以超越。

 

金庸寫過14部武俠小說,他曾用每本書名的第一個字湊成了一幅對聯:「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然而,有電視台記者說,這是宅神朱學恆寫的詩,可能是這位記者沒讀過金庸,所以才鬧了這個笑話。台灣記者的水準,我想就不用多提了。

 

相信大家可能都討論過,在金庸的世界裡,誰才是最強的?在金庸小說中,主角初始遇到的強敵,大多是表哥。他們都有著高強的武功,而且風流倜儻,身旁環繞著妹子,不過往往都是渣男。其實,「表哥」這個角色設定,源自於金庸的表哥徐志摩。甚至,四大惡人中的惡貫滿盈雲中鶴,也是來自於徐志摩的筆名。

 

(來源:網路)

 

為什麼金庸這麼愛虧他?可能是因為查家與徐家的感情不好,金庸從小就耳濡目染他的八卦。據說,徐志摩過世時,查家送了附輓聯,上面寫:「司勳綺語焚難盡,僕射餘情懺較多。」言下之意,是你寫的那些花言巧語燒不完,就跟你欠下的情債一樣。完全不顧情面,超狠。

 

不過我認為,握有權力的人,才是金庸筆下的真強者。好比說,《笑傲江湖》的東方不敗,就是日月神教的教主,還有《天龍八部》的星宿派掌門丁春秋,不但握有神秘的武林絕學,還有一堆死忠的徒子徒孫。而這些角色與組織,都若有似無地在影射毛澤東與共產黨。

 

(來源:笑傲江湖)

 

雖然《鹿鼎記》的韋小寶不會武功,卻能代替天地會混入宮中,伺機而動,更受到康熙重用,官拜子爵,而最後沒有跟漢人同夥一起反清復明,反而歸隱雲南。所以,最強的武藝,不是降龍十八掌,而是與權力相處的藝術。

 

(來源:鹿鼎記)

 

不過,金庸本人對這件事情的態度相當搖擺,他曾否認《笑傲江湖》是影射文化大革命,卻又說因為連載時,難免不受新聞的影響。愛砲又不敢直講,實在是讀書人才有的脾氣。等他老了,他才願意坦承,在2014年,金庸接受《紐約客》雜誌的專訪,終於承認他的幾部作品是在描寫文革的政治寓言。

 

為什麼當時不敢直接承認?這從他後來對共產黨的態度可以略窺一二。 1981年,他跟鄧小平見面。鄧小平當時初見面就對他說:「我讀過你的作品,我們是老朋友了。」從此,他從反共立場轉向親共,然後沒多久,金庸就擔任香港《基本法》的起草人之一,不過,他提的法案,當年倒是被香港人砲轟不已,因為太偏向中國政府的立場了。

 

(來源:南方人物週刊)

 

在1989年六四事件的時候,金庸辭去基本法草委,因為中共鎮壓學生令他「非常傷心」。到了1999年,他卻又在中國的「新聞業機制改革與管理會議」中發表演說,「堅持改革開放政策,全國人民擁護,團結在中國共產黨的周圍。」金庸根本是秋名山上的賽車選手,立場不斷轉彎。

 

這些立場的變換,也反映在他小說的改版。《鹿鼎記》改到後來,康熙越改越英明神武,為了天下蒼生可以玩弄權術,佔據道德高地講些漂亮話。而韋小寶本來就是個諷刺人物,後來也跟康熙變成了好麻吉。彷彿在說圓滑求存、左右逢源,是值得被嘉許的價值,討好權貴、不要惹上殺身之禍,才是聰明人的作法。

 

(來源:Imagine China)

 

不論是金庸的生平,還是在金庸的著作,我們都可以看到一種「士大夫心態」。士大夫,是一種永遠無法成為統治者,只能擔任官僚的管理階級。這個階級的核心價值,就是任官,服務當權者,絕非是透過輿論來監督政府。

 

因此,就像孔子說的:「天下有道則見,無道則隱。」作為一個「一門十進士,兄弟三翰林」的士大夫家族後裔,金庸這一生,也算是不辱門楣了吧。

 

【 若分享內容有侵害您的著作權,請來信或留言告知,我們將儘速移除相關內容。】

2018 11/05 10:59 AM

by貓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