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氣息滿點的「仙女」,藉由插畫道出自己奇葩的愛情故事

責任編輯:盧國榮 訪問、文字:盧國榮 攝影:周政毅 作品圖片來源:倪瑞宏 書法:厭世書寫

 

聯絡有牌仙女藝術家倪瑞宏,遲遲已讀不回,編輯相當忐忑不安,不料,瑞宏說她實在太震驚、受驚了。曾跟閨蜜發宏願,想上FHM,居然得償所望。仙女念力非同小可,仙力護體,瑞宏歸位,終究是要位列男人幫仙班,供幫友膜拜一番。

 

『我不是哪種你能遠觀再決定要不要褻玩的人』

 

Who Is She?

 

倪瑞宏 Jui-Hung Ni

身分:有牌仙女藝術家 
身高:172 cm
三圍:35C.25.35
作品:我本身就是個作品

 

 

仙氣逼人

 

28歲的台灣新銳藝術家倪瑞宏,大學時因別人戲稱她「仙女」,思考很「仙」的她,認真看待這個玩笑,覺得有搞頭,似乎古代選仙女跟現代選美有異曲同工之妙,於是跑去參加彰化專為推廣農產品舉辦的「花young仙子」選美賽,期盼自己可成當菊花仙子,結果失志落選。


 

一時失意,不是永遠失意。她玩上癮,大學畢業又跑去參加台南鹿耳門天后宮每年舉辦的仙女選拔賽,雀屏中選,執筊經天上聖母——媽祖認證為仙女。

 

瑞宏從此一戰成名,開始經營自己的仙女形象,包含穿著打扮、社交生活都必須與作品交叉呼應,以仙女藝術家的身分走跳藝術圈。問她為何要蒐集那麼多噱頭,她回:「直覺包裝策略,玩弄『仙女』、『菊花仙子』的符號性,放在身上看看會怎樣,純粹好玩。」


仙女正在尋覓真愛

 

情路哪會這呢寒


汲取自己落漆的愛情俗事轉換成藝術創作的養分,瑞宏手執痴心長情劍,刻畫情字這條路的酸甜苦辣(這是個比喻),部分奇情作品以「問世間,情是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許」為中心思想出發,以身試情,與世間千奇百怪男子交手,至今未嚐一敗,頂多扯平。以下就來說故事囉。


用正確的方式表達愛意,倒追失敗圖

 

仙女闖情關

 

第二關:拋處女瑞宏很堅定.耍浪漫法國佬偷單車

 

南藝大非常偏僻,沒事只能談戀愛。藝術大學的生態就是,學校裏正常的男生大概都會秒配對成功。是一個資源爭奪戰的概念,堪用資源馬上會被女力掠奪,瑞宏只好另謀出路,向外發展。那時有個國際交友網站叫Are You Interest?認識了一個在成大交換學生的法國人,學測量工程,像少年PI裏面的記者。

 

第一次約會就是帶瑞宏去騎腳踏車,腳踏車還是路邊偷的。瑞宏當時有個困擾,就是,到21歲還是處女這件事情有點麻煩。她發願,我要離開我的處女身分,我要破處!瑞宏覺得雖然沒有很喜歡這個法國人,但利用他來解決這件尷尬事好像不錯。「我一直還蠻崇洋媚外的,以前啦,現在可能還有一點,之前很嚴重。我把這件事交給一個西方男子,對我來說好像有點意義,但後來才發現,好像一點意義都沒有,覺得超空虛的。」

 

跟前男友同居的真實感受

 

瑞宏幽幽說起往事,有點不勝唏噓。她環顧法國男的房間,放著一盒大大的保險套,家庭式36入的,心想:「應該是很常帶妹子回來,有差我一個嗎?反正也沒想跟他有怎樣的進展。」時間到,差不多該閃人,瑞宏就爽快地把他封鎖了,永遠不回頭。事隔多年,問她還會對西洋菜心動嗎?「現在比較喜歡中東的。」瑞宏的眼神堅決地飄向遠方。
 

第三關:小倆口甜蜜蜜采風踏查.醜鴛鴦慘同居翻臉互砍


跟前男友快分手時,他去看其他生病的女生

 

瑞宏交往最久的男朋友是做社區營造的,會帶她看很多文史資料,去祕密私房景點踏查,到處冒險,起初非常甜蜜。交往三年半,愛得死去活來。最後一年同居,淒慘無比,每天都想殺死對方。


與前男友的似水年華

 

「今天回家我希望那包垃圾消失,你可不可以答應我?」垃圾還在。「衣服可不可以幫我晾一下?」衣服沒晾。瑞宏哀怨表示,垃圾全是她在收。男友總是以工作很累當作藉口,覺得瑞宏閒閒沒事在家寫論文,家事理所當然是瑞宏負責。「後來呢?」「分手」。開始另一段的感情冒險。」

 

全文未完,想看完整「仙女也叫雞」專訪都在→【FHM 2018 11月號 221期雜誌】

2018 11/07 10:20 AM

byFHM男人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