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看小說?來看資深金庸編輯都做些什麼!


頭戴面罩,手速快超越光速,眼睛隨時追蹤正妹,頭上以「汁」作正字標記,號稱廷廷不要停的變態,說的正是在下,廷廷不要停大爺。

 


金庸手稿(來源:拍攝自《書閣猶聞俠骨香》展覽

 

有沒有想過,有一種工作就是專門改金庸小說,去挑他的錯呢?遠流資深主編鄭祥琳等三人花了將近八年時間和金庸修改他最後一版的小說內容,在那個年代,稿件必須靠郵遞這麼從香港到台灣,來來回回之間,鄭祥琳也和金庸成了知心筆友,不如和她聊聊這中間的趣事,以及金庸是怎樣的人吧。


(來源:鄭祥琳主編提供)

 

FHM:很好奇妳第一次接觸金庸武俠小說是在什麼時候?

鄭祥琳:是在高中一年級。國中時讀完整套的倪匡、瓊瑤,上了高中一看金庸,就入迷了。我記得那時候學校都會辦書展,書展上有賣金庸小說,一本一百塊,我就一點一點累積自己口袋的零用錢去買。

 

FHM:那時候金庸小說解禁了嗎?

鄭祥琳:那時候遠景出版社已經正式出版金庸小說了,我買的書就是遠景的版本,只是書頁翻久了很容易剝落,從事出版業之後再回想,那很有可能是盜版的,哈哈。

 

FHM:哈哈哈,那妳是從哪一部開始迷上金庸小說的呢?

鄭祥琳:我看的第一部是《射鵰英雄傳》。那時港劇瘋迷全台,我不太記得是先看港劇,還是先看小說,總之對小說和電視劇都很入迷。從事編輯工作之後,常常有人要我推薦:若要看金庸小說,可以從哪一部先開始?我都會推薦《射鵰》。

 

FHM:是因為它的入門門檻比較低嗎?

鄭祥琳:最重要是人物的創造。《射鵰》是金庸先生的第三部創作,前兩部《書劍恩仇錄》和《碧血劍》屬於中篇,不脫群戲的思維,到了《射鵰英雄傳》是一個突破,裡頭的角色塑造非常突出,如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的描述,郭靖、黃蓉至拙至巧的組合,主線故事相對來說比較單純。尤其武功的部分,和前兩部相比,也是進入一個新境界,比如「降龍十八掌」、「打狗棒法」、「天罡北斗陣」等等,都充滿新奇的想像力。作為入門,《射鵰英雄傳》非常適合。

 

FHM:那妳最喜歡的作品是哪一部呢?

鄭祥琳:以一個金迷的角度來看,我最喜歡《笑傲江湖》。雖然沒有時代背景,《笑傲》講權力鬥爭卻最是透徹,正邪的著墨也更勝其他金庸作品,正派人士可能壞事做盡,邪派中人卻內心光明磊落。然而這部小說不會讓人覺得沉重,因為它同時也是文化含量最豐富的金庸作品,像梅莊四友帶出的琴棋書畫,祖千秋論杯飲酒,任盈盈是個彈琴高手等等,閱讀起來很過癮。有武林門派權謀的陰險狡詐,也有風花雪月的柔情逸趣,《笑傲江湖》才會這麼吸引人。《倚天屠龍記》則是我第二喜歡的作品,很多人都說《神鵰俠侶》是金庸小說中的「情書」,但《倚天屠龍記》裡面許多情感橋段書寫細膩,更加吸引我,像是張無忌跟趙敏在地窖裡脫靴搔穴;大都小酒館裡兩人對飲,張無忌聞到酒杯上的唇印香氣,還有趙敏搶婚等等。我個人覺得,《倚天》對於情感的描寫,甚至是父子、師徒、兄弟間的情感,是不輸《神鵰》的。

 

FHM:其實滿好奇怎樣因緣巧合,讓你有機會來修改金庸的作品呢?

鄭祥琳:我大學念的是歷史系,畢業後在國家圖書館漢學研究中心服務,兩三年後想轉換跑道,剛好看到遠流徵求「金庸」編輯,我就馬上來應徵了,哈哈。


(來源:遠流出版社提供)

 

FHM:當時應該有不少競爭者吧?

鄭祥琳:後來面試我的主編告訴我,有一兩百個人來應徵,當時流程中還有筆試呢。

 

FHM:一兩百人參加筆試?是考小說裡的情節嗎?

鄭祥琳:不是,還是回歸到編輯專業,比如文句修潤、翻譯,還有經營網站的構想等等,筆試通過後還有口試。

 

FHM:後來妳就接觸到修訂的大工程,但很好奇普遍看到的那套已經是修改版了,那為何金庸還想再修改他的小說呢?

鄭祥琳:當時台灣、澳洲、大陸舉辦了幾場研討會,金庸先生參與這些會議後,參考了許多學者的意見;另一方面,讀者也在金庸茶館網站的討論區,提出不少「找碴」意見,由此啟動了全面的修訂。

 

FHM:當時修訂工作怎樣進行呢?前前後後八年時間,應該是件大工程。

鄭祥琳:香港明河社把金庸先生的修改稿寄過來,整個修訂工作都是在台北完成的。金庸先生大部分都是直接修改在列印的排版稿上,但新增的情節,例如《書劍》最後新增的〈魂歸何處〉、《射鵰》第十回新增的梅超風對桃花島的回憶等等,就寫在稿紙上。同時,我們也會把自己發現的問題,一一彙整說明,提供金庸參考。畢竟新稿和舊稿兩廂兜起來,不免有矛盾的地方,金庸小說情節太龐雜、人物太多了,所以我們最重要的事就是協助作者把關。


校稿產生的問題與金庸的回覆(來源:遠流出版社提供)

 

FHM:有沒有什麼事前準備呢?

鄭祥琳:在校對過程中,我會做「人物年表」、「大事年表」,連「降龍十八掌」是哪十八招都一一整理出來;書桌上一定有古代地圖、穴道經脈圖、兵器圖之類參考書籍,讓工作更有邏輯性,不然很容易迷失在裡面,比如穴道位置、地理資料都會盡力去核對。不過,常常校對到一半,忘了是在工作,看稿子看到入迷,哈哈。

 

FHM:修改稿這樣來來往往,大概幾次才會修訂完成?

鄭祥琳:我們編輯部有一個很大的櫃子,裡頭全是金庸的修改稿。最多有修到七、八次的,而且修訂工作是幾部小說同時進行作業。

 

FHM:原來金庸不是一次修訂一部作品,而是同時並行的,他不會亂掉嗎?

鄭祥琳:金庸先生有過目不忘的本領,思緒其實是非常清楚的,他自己曾說他創造的三千個人物,「每天都跟他生活在一起」。

 

FHM:這樣書信往返,妳覺得金庸是個怎樣的人?

鄭祥琳:我覺得他是一位值得尊敬、很隨和親切的長輩,他對我們就像看待家人一樣,也會很關心我們的生活近況。像我那時候被調任到網路副主編,金庸知道後,就寫了一封信給王董事長,請董事長調我回編輯部繼續幫他改稿,還替我爭取加薪。


金庸先生(來源:遠流出版社提供)

 

FHM:哈哈,他真的很關心你們,還有其他讓妳印象深刻的事嗎?

鄭祥琳:我有一本金庸的簽名書,他在扉頁上寫著:「祥琳小妹,多謝妳助我改錯。」那時就覺得好感動。因為在金庸小說裡,男主角特別疼惜的幾個女角,都稱呼為小妹子,像妹妹一樣看待。原來查大俠對我也像小妹子一般看待,很窩心。

 

FHM:最後能請妳總結金庸小說對妳的影響是什麼?

鄭祥琳:有人可能覺得武俠小說不符合現今時代脈絡,我卻覺得武俠小說想要傳達的,是永恆的俠義精神。此外,金庸小說還有一個特點,就是英雄成長的過程,更容易讓讀者有代入感,在人生某一個階段看了某一部小說,得到心靈的救贖。再往更高的層次看,金庸小說富含文學、歷史、哲學等內涵,我們可以用娛樂的角度去閱讀,同時也是可以深入研究的文學經典。

 

全文未完,想看完整「金庸悼念大專題」在→【FHM 2018 12月號 222期雜誌】

 

若分享內容有侵害您的著作權,請來信或留言告知,我將儘速移除相關內容。


【粉厲害 Pink Power

 

快來朝聖冬日最 Chic,最 Instagrammable 打卡新景點!

2018網紅朝聖地『Pink Power 粉厲害展』

粉浪漫 粉原創 粉好拍

絕對美‧炸‧你的IG

購票去  https://tickets.books.com.tw/progshow/08010201404152

2018 12/28 17:41 PM

byFHM男人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