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武器多多,別老說數典忘祖喔──《霹靂英雄戰紀之刀說異數》

頭戴面罩,手速快超越光速,眼睛隨時追蹤正妹,頭上以「汁」作正字標記,號稱廷廷不要停的變態,說的正是在下,廷廷不要停大爺。


霹靂國際多媒體董事長 黃強華、威秀影城董事長吳明憲、影評膝關節三人暢談霹靂的創新。(來源:霹靂國際多媒體)

 

復古成了一個無可避面的現象

 

放眼娛樂的世界,這幾年刮起了復古風,不少過去的經典好片被翻拍,重新詮釋過後的作品,有些人喜歡,有些人不喜歡,但不可否認,前人設下了許多難踰越的門檻。但一昧復古也只是東施效顰,如何運用當今資源,做出富有過去韻味的作品就是許多創作者必須面對的課題了。

 

談到如何在傳統中不斷創新,霹靂布袋戲可以說是游刃有餘,在過去三十年間,霹靂每次出手總驚天動地,創造出不少視覺奇蹟,儘管這些創舉評價兩極,但也因為這些嘗試創新,造就了今天布袋戲能夠走出台灣的現象。為了打造了上下兩季共43集的《霹靂英雄戰紀之刀說異數》,霹靂這回砸下將近2.5億新台幣,而每集都以超過六百萬元成本製作,每一幀、每一秒、每一集,製作團隊不斷檢視,據說每集都反反覆覆看了二十遍,可以說以電影規格來做一檔戲。

 

聽聽另一位五代目怎麼說

 

我們在219期時訪問過霹靂五代目──黃亮勛,那時候他告訴了男人幫許多拍片的趣事,在四個月後,我們又來到霹靂來串門子了。這回男人幫找到了《刀說異數》製片,另一位五代目──黃政嘉,以及偶動漫總經理周悌,請他們兩位來和我們談談《刀說異數》的背後秘辛吧。


《刀說異數》製片黃政嘉,以及偶動漫總經理周悌。

 

FHM:當初在看到要復刻老字號的《霹靂異數》消息時,相信很多老戲迷都很興奮,不過我們挺好奇,當初怎麼會想說要復刻《霹靂異數》,而不是其他的作品呢?

 

黃政嘉:這次《刀說異數》不是完全復刻,我們在這之前還有其他外傳,這次主要目的是做一檔精緻短劇。因為霹靂異數在戲迷間有它的經典地位,還有這段時期是素還真年少輕狂,比較衝動;再來這也是素還真唯一有發生感情的階段。所以一般大眾想入門,這檔戲能是最佳入門的選擇,所以才會選擇《霹靂異數》。

 

FHM:吸引不同的觀眾欣賞布袋戲是霹靂這幾年逃不開的使命,有什麼動機促發霹靂必須做這檔戲不可呢?

 

周悌:霹靂一直在探索一件事──如何讓布袋戲發揚光大,從以前的野台戲、內台戲,一直到電視布袋戲,不只霹靂在改變,觀眾也改變。所以我們必須思考下一代的可能性,拿出來的東西必須是有趣的,能令觀眾興奮的。當年的《霹靂異數》是劃時代的作品,在這之前沒人看過故事是這樣寫的,它也奠定了霹靂的三大男主角──素還真、一頁書、葉小釵的友情開始;另外一方面,我們也在想,如果讓早期的素還真和年輕觀眾接觸,能有怎樣的情感連結?因為像政嘉說到的,素還真也是一個血性、衝動的人,他必須承擔挫折,也要必須面對的困境,這個過程是值得去描述。但它也不會是完全的重拍,因為它會有很多激情,也因為現在科技進步了,當時很多做不到的,現在做到了。這是霹靂將近三十年,一路上走來的成果。所以要我們談為何要做這部《刀說異數》?我們無非是想告訴觀眾──霹靂準備好進入下一個世代了。

 

FHM:布袋戲有一個很有名的特徵,就是「一口道盡千古事」的一人口白,之前東離劍遊記時,男角口白交由黃匯峰上陣,這回為何又選擇多人配音呢?

 

黃政嘉:因為要符合動漫的節奏,當初《東離劍遊紀》就開始嘗試配音,一個人沒辦法同時講這麼多人的話,所以語速比較慢,但現在必須短時間內,塞入更多的內容,那就不能不把語速調快。因此我們才採用多人配音,這樣也比較符合現在的觀影習慣。當初《奇人密碼》是打算給小孩子看,希望有生活感,所以找了很多素人來配音,而到了《東離劍遊紀》這樣的動漫性質作品,表現就必須聲優化,台詞要有更強的情緒,但那次的台語部分嘗試,「氣口」真的差很多。《刀說異數》要讓一般人更容易進入布袋戲的世界,所以採用比較符合現代觀眾的聽覺習慣的多人配音和語速。現在比較困難的地方,是如何在一人口白跟多人配音之間找到平衡點,畢竟感覺也不能差太多,不然會不習慣,所以請配音的老師刻意「文讀」台語。可以說這次除了讓人更快去理解布袋戲的娛樂性,另外一塊就是配音的養成。

 

周悌:如果我們就產業面來看,台灣在娛樂產業這一塊,一直以來並沒有完全落實產業化、制度化,台灣很多藝術家是需要平台支撐,現在台灣最接近產業化的製片公司是霹靂布袋戲,從劇本企劃、編劇、演出、後期製作、發行,都由一個體系運作,以前戲劇可以很簡單,我們在鄉里間做的夠好就行了,但現在我們還必須面對亞洲、全球化的市場,我們必須自我進化,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傳承,因為傳承不是照單全收,而是我把它變得更好、更有未來性,讓更多有才華的人,能夠在這裡發揮自己,這才是真正的傳承。

 

FHM:仔細看過特映會的注意事項,我們發現「建議觀看年齡為18歲以上」,意思是這次刀說異數可以看到滿滿暴力美學嗎?

 

周悌:會呀。上帝很公平,每個人都只有24小時,觀眾為何會選擇看我們,而不是看韓劇、美劇?當我們做到精致,或是超越這些競爭對手時,才有辦法來說服觀眾看這檔戲,所以故事進展張力到了,該怎樣做,就必須怎麼做。

 

黃政嘉:文戲這部分我們也很強調,因為對董事長認為,文戲拍得好才是真的好。所以這次我們有很多嘗試性突破。

 

周悌:像「啞子的哭聲」這場戲,最後那個哭聲、那個吸氣的節奏都磨了很久。

 

黃政嘉:光那段我們就配了五、六遍,葉小釵的哭聲完成是聲優自己的表演,他雖然看過副董以前的方式,但他最後還是選擇自己的方式,我覺得也不錯,兩個都有不同的感覺,這次的感覺就比較壓抑、比較生嫩,但也比較符合當時葉小釵的性格,但副董的方式就是崩潰到歇斯底里,我覺得是不同的表現。

 

FHM:相信很多人看到一個片段都十分震驚,那就是花信風雪中裸體練刀,可以透露那段是怎麼拍攝出來的嗎?

 

周悌:我們能透漏的就是那段幾乎沒用到電腦特效,是真偶下去拍攝。現在我們可以很驕傲說──霹靂布袋戲終於可以做到「布袋不再是必要條件」,一家好的娛樂公司,一定有一個研發組,霹靂研發組這三十年不斷做一件事──創新,他們花了很長的時間才去克服很多事情,從此之後,當演出要做到某些事情,我們可以告訴創作者,我們能完成你心中想要呈現的情景。

 

 

 

全文未完,想看完整「復刻當時的感動──《霹靂英雄紀之刀說異數》」專訪都在→【FHM 2019 1月號 223期雜誌】

 


【粉厲害 Pink Power

 

快來朝聖冬日最 Chic,最 Instagrammable 打卡新景點!

2018網紅朝聖地『Pink Power 粉厲害展』

粉浪漫 粉原創 粉好拍

絕對美‧炸‧你的IG

購票去  https://tickets.books.com.tw/progshow/08010201404152

2019 01/09 11:10 AM

byFHM男人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