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租婆兼過氣藝人說東區沒落,男人幫想說說話

「東區沒落了!」這個議題時不時會突然炒熱起來,每到這個時候,鄉民就會開始精闢分析,但實際去到東區瞧瞧,人潮依舊很多,所以東區是真的沒落了嗎?

 


(來源:維基圖庫)

 

頭戴面罩,手速快超越光速,眼睛隨時追蹤正妹,頭上以「汁」作正字標記,號稱廷廷不要停的變態,說的正是在下,廷廷不要停大爺。

 

東區又老又窮?


(來源:廷廷不要停拍攝)

 

這個議題最近被炒起來,莫過於某位包租婆兼老牌藝人對市長喊話,覺得東區「沒落、沒落、沒落,高雄市這麼發達,看東區又老又舊。」

 


人進來如果不消費,不可能發大財的。(來源:廷廷不要停拍攝)

 

嚴格來說,這句話有瑕疵,畢竟高雄「超發達、發大財」的假象,是從十二月才開始,拿兩個月間「發大財的高雄」和東區比較,其實不嚴謹,也只看看表象而已,不過高雄是否發財不是我的重點,我只是想以一個編輯角度,來看東區發展問題出在哪裡,碰巧公司到東區不用多久。

 

東區與西門町


從101往東區望去,你會看見大巨蛋、國父紀念館等建設。(來源:廷廷不要停拍攝)

 

台北東區,基本上是從七○、八○年代開始發展起來的,這個和當時北上工作風潮、台北升格為直轄市等等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忠孝東路三、四段陸續通車後,帶動了整個東區的發展、沿線許多商圈興起,可以說台北東區是時代下的產物,日治時期開始就欣欣向榮的西門町,也在當時開發中逐漸沒落,直到板南線通車後,西門町才再次得到了民眾的目光。

 

所以問題出在建設?


信義計畫區有電影院、有新光百貨、有H&M等等(來源:廷廷不要停拍攝)

 

有人說信義商圈瓜分了東區的人潮,我認為的確有,但不是主因,倒不如說打一開始兩者的目的性就不同,信義計畫區最初就完全針對都市人休閒購物的需求去設計,再加上後來有計畫的吸引跨國企業投資,讓信義計畫區的百貨商場和企業大樓非常有特色。反觀忠孝東路的東區商圈,基本上是交通建設帶動商業發展,可說是被動的去發展,因此當時代在進步,城市交通建設更加完善時,這個商圈逐漸弱化是必然的,制定空屋稅只是遏止惡房東的手段而已,對於東區建設只是安上防護機制。

 

忠孝東路走九遍,東區真的沒什麼變

 

 

動力火車在2001年唱了《忠孝東路走九遍》後,這首歌傳唱於大街小巷,裡頭MV非常傷感,2019年我們再拿出來依舊繼續聽,哇!現在和MV中的忠孝東路場景相比,幾乎沒變呀!我想這才是東區沒落的最大主因吧。拿西門町和東區對比,西門町在2000年初期開始規畫徒步區、重塑電影街等等,比起東區的人車爭道,正常來說大家都比較喜歡去西門町吧。


(來源:廷廷不要停拍攝)

 

東區忠孝東路最顯眼的幾個品牌,莫過於Zara、Uniqlo、Forever 21等等,這些都是快時尚品牌,既然是快時尚,那就代表分店非常多(不過Forever 21已經是例外了),甚至是開幕不久的Niko and…也已經在微風南山開設分店了,換句話說,東區的這些品牌不是唯一,再加上這幾年電商興起,消費者沒有理由非得往那裏跑。

 

東區剩什麼?


壽司之神小野二郎與日本首相安倍、美國前總統歐巴馬。(來源:維基圖庫)

 

所以說這些品牌不該開分店嗎?並不是,而是這些品牌必須找到自己現階段必須該有的新目標,以日本的品牌為例,壽司之神小野二郎的數寄屋橋次郎,除了銀座的本店外,在六本木也有一間分店,但為何銀座的本店仍然絡繹不絕,饕客最愛吃?因為那不是普通壽司,而是小野二郎飽含心意捏出的壽司,饕客吃的是他的匠人精神。


(來源:代官山蔦屋書店Facebook)

 

而日本蔦屋書店分店如此之多,但代官山蔦屋書店卻保有自己的獨特性,除了占地大以外,CCC採用了差異化的策略──販賣「生活方式」的文化場所,這與一般書店截然不同,給消費者有一種家的感覺。我想這些日本品牌做到的事情,正是東區店家缺乏的,他們察覺不到消費者的深層需求,因此一波波的被淘汰。

 

如果東區店家找不出獨特性,我為何還想去逛呢?想想那些娃娃機、那些台主吧。


 

2019 03/04 16:06 PM

by廷廷不要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