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人姦屍當過風紀股長可教化?」其實,「恐龍法官」根本就沒這樣講

最近有則新聞,報導的標題這樣寫:「宅男勒學妹『污辱屍體』焚屍免死!法官:當過風紀股長可教化」。然而,我們發現判決書跟媒體報導的內容差了十萬八千里。所以,這些媒體到底在做什麼呢?



(來源:網路)

 

各位幫友打給厚,我是貓鷹,本領是造謠生事。早年經營部落格《台北‧都市傳說》迷惑眾生,現為行銷工作者,專門欺騙消費者。這次,FHM給我一個說書人頭銜,什麼是說書人?半真半假、話中有話、唬得既不柴又不油,方為上上道。不信?請看。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2015年,嘉南藥理科技大學發生了一起命案。一位竺姓大一女生,因為跟男友吵架心情不好,便在2015年3月7日跟陳姓乾哥去找黃姓學長訴苦,並在他的租屋處住了兩晚。後來陳姓乾哥有事先走,黃姓學長居然想與學妹發生性關係,就在學妹拒絕學長,學長於是一氣之下,就把學妹勒斃性侵,還把她的屍體裝袋丟到山上焚毀。所幸,後來此案還是被警方偵破,並且被逮補起訴。

 

 

經過審理,法官對這位黃姓學長判刑。根據鏡週刊、ETTODAY、關鍵時刻等媒體的報導:「宅男勒學妹『污辱屍體』焚屍免死! 法官:當過風紀股長可教化」,這則報導一出來,引發了許多網友的憤怒。

 

「反正一句有教化可能就絕對不會被判死刑!」、「誰能讓法官們滾回侏儸紀?」、「當過風紀股長就可減刑,是什麼道理?」

 

網友的憤怒,完全是可以理解。畢竟,沒有人願意生活在被殺害的恐懼中,更何況,還是不道德、不公義的殺害。而法官居然縱容這樣兇惡的殺人犯,似乎連一絲公平正義都沒有了。不過,真的是這樣嗎?其實,判決書寫的內容與媒體的報導差了十萬八千里。

 

黃姓學長本來就對學妹有好感,雖然學妹已有男友,但還是常常約她出去玩。而其實,媒體所說的「陳姓乾哥」是黃姓學長的朋友,學妹與陳男認識並不久,是透過學長才認識陳男的,三人也經常一塊出遊。在2015年3月7日,他們三人一起出門,到了晚上,學妹跟陳男在學長的租屋處過夜,而學長在凌晨發現,學妹與陳男發生了性關係。學長他超崩潰的,還因此用LINE和朋友訴苦,覺得自己被利用了。

 

隔天,陳男離開了租屋處,留下學長與學妹獨處一室。學長眼看兩人共處一室,便向學妹求歡,可是卻被拒絕了。而且,學妹還打算把學長求歡的事情告訴男友。學長非常不爽,認為學妹跟陳男認識沒多久就可以上床,「別人可以,為什麼我不可以?」

 

唉,現實是殘酷的,因為學長太胖,不是學妹的菜。根據裁判書所述,學長174公分高,155公斤重,於是學長玻璃心碎,勒死了學妹。誇張的是,學長竟在此時起了邪念,姦淫了學妹的屍體,甚至還用手機拍照。

 

所以劇情的重點是這樣的:學妹在有男友的情況下,寧可跟別的異性上床,也不願陪學長嘿咻,所以學長覺得自己就是工具人,一氣之下殺死了學妹,然後姦屍,最後把屍體帶到山上焚毀。

 

當然,殺人就是殺人,沒甚麼好護航的。以現行的刑法來說,殺人罪可判處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刑期。法官會判他無期徒刑跟褫奪公權終身,主因在於黃姓學長是出自於情緒失控,並非反社會人格者,且犯後已表悔悟,願意和解與補償。然而,死者的家長明確表達不願和解跟原諒,也影響了判決的結果。另外,污辱屍體的部分,則又追加了兩年的刑期。

 

因此,判決書並沒有提到「教化之可能」,而「風紀股長」則來自於同學的證詞:「(黃姓學長)擔任風紀股長,感覺他很盡職,對同學有需要都會盡力幫忙,大部分同學都滿喜歡他的…」這並不是法官判決的理由。

 

(來源:reinamiku)

 

媒體長期操作風向,知道怎麼樣的內容會讓人注意,所以出現了「新聞公式化」的現象。例如,酒駕必定撞死孝子。在這種「恐龍法官」的新聞報導,公式通常是這樣的:

 

殘暴邪惡的兇手+無辜可憐的受害者+愚昧僵化的法官=恐龍司法新聞

 

從判決書中,我們可以發現,兇手有其人性脆弱的一面,受害者也不如想像中的純潔無辜,而法官,也並非那麼地拘泥於人權觀念。

 

所以,日後若看到恐龍法官的新聞,先別急著生氣,搞不好又是同樣的套路呢!

 

【 若分享內容有侵害您的著作權,請來信或留言告知,我們將儘速移除相關內容。】

2019 04/03 13:54 PM

by貓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