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劇演員贏得烏克蘭大選,但這個總統完全讓人笑不出來

距離台灣8000公里之外的烏克蘭,就在4月22日,完成了他們的總統大選。而備受矚目的是,這次獲勝的候選人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不但沒有從政經驗,而且還是個喜劇演員。


(來源:網路)

 

各位幫友打給厚,我是貓鷹,本領是造謠生事。早年經營部落格《台北‧都市傳說》迷惑眾生,現為行銷工作者,專門欺騙消費者。這次,FHM給我一個說書人頭銜,什麼是說書人?半真半假、話中有話、唬得既不柴又不油,方為上上道。不信?請看。

 

澤倫斯基之所以成名,是因為他演了一部諷刺政治的電視劇《全民公僕》(Servant of People),這部電視劇主要的劇情是說,一位高中歷史教師在上課的時候大肆批判政治人物,然後被學生錄下來上傳到網路,結果這位老師因此爆紅,甚至還參加總統大選,並且獲勝。

 

《全民公僕》相當受歡迎,第一季的平均收視率就高達10.4%,甚至還推出了電影版。而在2019大選期間,烏克蘭電視台播放了《全民公僕》的第三季,讓澤倫斯基的聲勢更高。所以如果真的要比喻的話,可能就像唐從聖當選中華民國總統一樣荒謬吧。

 

不,可能比唐從聖當選還荒謬。

 

因為澤倫斯基並沒有具體的執政藍圖,也沒有施政白皮書,而且不怎麼舉辦造勢活動。他從參選一開始,就只在社群網站上,不斷宣揚他的理念。他主張反貪腐,提高政治透明度,在外交上,則傾向加入北約和歐盟,甚至打算勸說俄羅斯歸還克里米亞,並結束東烏戰爭。


(來源:網路)

 

他的奇招,不只是使用社群網站而已。4月14日是他與對手波洛申科的第一次辯論會,而他並沒有出席,只有波洛申科一個人在台上唱獨腳戲。波洛申科獨自接受媒體訪問,並不斷地嘲諷澤倫斯基,就好像這是他的個人記者會一樣。

 

而4月19日的第二次辯論,澤倫斯基總算來了,這次又出了怪招,就是直接向選民下跪。他在辯論會上說:「我不是政客,只是個來打破政治體制的普通人。」他還對著波洛申科說:「我是因為你的錯誤和政治支票而產生的結果。」此話引起觀眾鼓譟叫好。


(來源:網路)

 

在辯論結束的時候,澤倫斯基突然向觀眾下跪,表示要向東烏戰爭中的犧牲者致敬,並邀請波洛申科加入。波洛申科只好跟進,不過他卻轉向後方,向軍人及遺族代表單膝下跪。在台灣,我們都曾經看過 (或聽過)候選人在造勢晚會上向選民下跪的橋段,不過,兩個候選人一起跪,連台灣都沒看過有人這樣選。

 

最後,澤倫斯基的得票率高達73.2%,選民之所選擇他,不外乎也是認為現任的總統波洛申科貪腐無能,於是決定換人做做看。故事說到這邊,或許,你可能會覺得他的競選過程很似曾相識。一位高人氣的政治素人,主張政府要清廉、透明,只靠網路打選戰,沒有政策也不用辯論,就能夠高票當選。

 

乍看之下,澤倫斯基的當選,是個平民打敗政治菁英的勵志故事,但如果你知道烏克蘭所遇到的危機,或許會有不同的看法。

 

烏克蘭一直以來,就在歐盟與俄羅斯兩股勢力之間擺盪,在波洛申科之前的總統亞努科維奇就是親俄派的代表。除了地緣因素之外,烏克蘭人與俄羅斯人都屬於東斯拉夫人,而且同樣信仰東正教。
 

從歷史上來說,烏克蘭跟俄羅斯源自於一個由東斯拉夫人建立的國家「基輔羅斯」。所以,俄羅斯人一直都認為,自古以來,烏克蘭不但是俄羅斯神聖不可侵犯的一部分領土,而且還是俄羅斯人幹出來的,但烏克蘭人卻始終認為自己是獨立的民族。

 

(來源:網路)

 

所以俄羅斯一直對烏克蘭虎視眈眈。一直以來,俄羅斯利用外交、經濟、能源供應等不同手段,驅使烏克蘭服從。而在2014年,則發動特種部隊,以及各種假新聞,成功促使克里米亞發動回歸俄羅斯的公投。

 

這五年來,俄羅斯攏絡烏克蘭的財閥,甚至買下烏克蘭的媒體,間接或直接控制輿論管道,大肆渲染親歐的缺點,試圖告訴烏克蘭民眾「活路就在俄羅斯」。當然,波洛申科也有缺點,例如說他的打貪政策,就始終無法看見成效。而這些被收買的親俄媒體就以此見縫插針,不斷放大烏克蘭政府的缺點。

 

烏克蘭的國安局還公佈了一段影像,一位自稱是俄羅斯的情報人員,說在基輔接受上級指示,「找出Facebook裡願意出售或出租帳號的烏克蘭人」。他說:「目的是用這些帳號散播政治廣告或假新聞」。

 

澤倫斯基的高得票率,反應了民眾對烏克蘭政治的失望。而上台後,必須面對俄羅斯的侵略與滲透。因此,澤倫斯基的勝利,並不如表面上看起來的那麼輕鬆有趣,反而有更重大的責任要承擔。

 

【 若分享內容有侵害您的著作權,請來信或留言告知,我們將儘速移除相關內容。】

2019 04/26 13:05 PM

by貓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