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終局之戰真讓人失望!

這篇《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的評論,單以一個前漫威員工,以及對美國漫畫與電影編劇的基礎知識去解釋,而我也盡量去降低個人好惡,客觀評斷這部電影的劣勢。


(來源:The Walt Disney Company)

 

文字:Chi Wang   圖片:The Walt Disney Company、Chi Wang提供

 

 

我的原則──耳根清靜再去看電影

通常在電影上映前一個月,我都避免再看到電影的任何預告片,遠離社群上的討論、謠言。因為我不希望受太多外部影響,給自己有更多的想像和期待,進戲院好好欣賞一部電影。這樣也比較不會在觀影前,就已經決定了對一部電影的評價。


(來源:The Walt Disney Company)

 

三幕劇

超級英雄電影的劇本通常是三幕式結構(Three Act Structure),第一幕是開頭,專門介紹人物、地點、事件,建立動機及埋下伏筆。 第二幕中段是角色互動與採取行動,通常在這幕結束時,人物會受挫折、受傷,、失敗,,或者進入低潮。 第三幕則是人物重新站起來,解決問題、重新組織自己,用意志、努力、或智慧反敗為勝。

三幕式結構重點就在於主角,普遍故事開始時,他們會帶著單純、抑或是自私的目標 (要錢、追女孩、變強,、復仇…等等),但通常在第二幕結束時,因為行動所帶來的挫折,讓他意識到自己的錯誤。所以決定修改原本的念頭,並找到新的目標 。第三幕主角的行動和努力都往這個新的目標執行,縱使最後未必贏得什麼,但因為人物已經在精神上成長,因此獲得更大意義的勝利。

這就是所謂的超級英雄的轉變──犧牲、救贖與心態上的成長。人物從開頭到結尾,會得出不同的想法與感悟, 這也就是所謂的「英雄之旅」(Hero’s Journey)

 

故事取向

再來故事取向(Story Direction)也可分為──邏輯(Logical)和情感(Emotional),

講究好的邏輯,故事的進展就必須完全合理,人物的動機,,其思考的過程、行動,一切的前因後果都會貼緊故事世界觀,這其中甚至包括情感發展與變化,但必須很自然的配合故事進度。佼佼者有《黑暗騎士》、《美國隊長:酷寒戰士》、《鋼鐵人》。

如果側重於情感,那麼故事的重心必須能夠控制觀眾的情緒. 帶出強烈的喜怒哀樂,抑或是營造出氣氛、刺激感,當然這類故事的邏輯通常就不那麼重要,講究成功操縱觀眾,他們也會忽略劇情合理性。所謂的爆米花電影(popcorn flick)像是玩命關頭、環太平洋系列這些,甚至是多數恐怖片,就是依賴這種手法。

好萊塢大片幾乎都混用這兩種手法,在可以擄獲眾人的喜好之餘,又必須懂得掌控邏輯和情感。太注重邏輯,會導致劇情過冷、無法有認同感(像大多數押井守電影);過度強調感動,又會使故事太蠢或令人反感(珍珠港、變形金剛電影系列)。而1978年的超人(Superman)電影,可以說是操作邏輯與情感非常成功的例子,雖然故事是一個外星人來到地球,並有著超能力這種不可思議的空想架構,但劇情的進展、人物情感交流都十分合理,所以最後即使有地球反轉場面,依舊能讓觀眾忘了物理定律並為之掌聲歡呼,並奉之為經典場面。

OK,看過這些解釋後,現在來談談我對《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的看法。.

 

開頭居然如此猝不及防

最近因為忙於搬家,終局之戰電影首映的那個週末,我才好不容易找了一點時間想輕鬆一下。雖然是星期天晚上, 附近的戲院每三十分鐘放映一場,所以票不算太難買。觀眾的氣氛也還不錯, 大家似乎都還滿期待,因為前集的關係,我當時也覺得──這會是部好電影!

故事開始,東尼‧史塔克與涅布拉在太空中漂流,兩人面臨死亡的邊緣,但他們被驚奇隊長拯救。之後復仇者一群人找到獨自在外星球上的薩諾斯, 將他圍剿,然後把他的頭砍了。 緊接著銀幕上出現了──「五年後…」

潛意識我感到不太對勁,人物並沒有為此付出極高的代價,就快速解決了一個場面,這與上部每個人物必須付出徹底的犧牲,才能實現回報形成完全的對比。短短二十分鐘,這麼輕易的殺死了大反派, 又跳過了五年時間…這違背寫劇本的基本規則,也徹底毀了之後劇情的危機及緊迫感。

因此電影第一幕的故事成了劇情片,人們對於這個消失一半生命的世界的態度灰暗,人物情緒進入了低潮,甚至含淚談論他們之間的感受。


電影全球首映時,戲院滿滿的觀眾。(來源:Chi Wang提供)

 

 

怎麼又變成喜劇?

「OK,這種人物反映接上一集或許是正確的,接著看這部電影如何進展」我當時這麼想,但蟻人的出現在復仇者聯盟總部時,又扭轉了整部影片鋪陳出來的憂鬱基調,第二幕浮現出喜劇的走法,故事的合理性又被滑稽與笑料取代──這就像是一部喜劇的男主角,為了向女友求婚,但不知為何故最後爬上了屋頂這種不合理但是好笑的情節。好幾次人物討論其他穿越時間的電影,企圖掩飾一些解釋不清的偽科學邏輯,,又或者引用以前幾部漫威電影場面取笑自己。

故事前段的失落或無助感,此時似乎又不那麼重要了。人物態度變得很輕鬆也常講笑話──之前在哭的人,甚至會看資料看到厭倦,像個傻瓜躺在辦公桌上,這種進展讓角色的動機被模糊掉,緊張感也越來越弱,他們必須糾正錯誤及拯救那一半生命的重要性,五年間什麼都不做嘗試,突然又在兩三天內嘻嘻哈哈認為可以救眾生,這種劇情安排完全影響到後段應有的高潮局勢。

這種氛圍到第三幕後段,才終於再次變回上部的動作片,雖然大反派薩諾斯再次登場, 但因為之前已經看過他輕鬆被幹掉,因此我在最終大戰時一點緊張感都沒有。

 

兩部存在太大的落差了

整部片用了拙劣的手法混合三種類型的電影,就像奧運金牌的體操選手,雖然做完高難度的跳鞍雙腳著地並且沒有摔倒,但整個翻轉動作既不優雅且僵硬,跟他應有的表現簡直判若兩人。


這就像湯姆‧希德斯頓的洛基,改成麥特‧戴蒙來演一樣滑稽。(來源:i.ytimg.com)

 

天神解救法,真的不是個好選項

《無限之戰》劇本的好,就在於每個角色──不管是好人或反派,他們的動機與行動都非常清楚。所有的障礙都需要極大的努力或犧牲才能達成目標,薩諾斯需要用葛摩菈的生命來交換靈魂石、索爾都必須盡所有的力量加上其餘三人的協助,才能造出風暴毀滅者,最後的戰鬥中所有英雄拚盡全力,但仍然無法成功破壞薩諾斯行動。電影精彩到觀眾等不及下一部,但在《終局之戰》中,所有的障礙不是輕易解決,就是用對話去交代。諸如蟻人從量子領域被釋放出來,全因老鼠爬過控制台;又或是東尼·史塔克才剛說穿越時空十分困難, 但用電腦演算兩次後,突然就一切可行了;要容納六顆寶石的力量,需要矮人族工匠打造的無限手套,東尼也可以在實驗室簡單做出一個;回到過去時丟失了宇宙魔方,並且沒有更多的皮姆粒子危機狀況下,東尼又馬上想到可以回溯到更早的時間來解決現狀;最終大戰薩諾斯的母艦來到地球摧毀復仇者總部, 但壓倒性的火力,被驚奇隊長一出現就擊沉…只能說這些解決方式,真的比用哆啦A夢的口袋還更隨意。

 

全文未完,想看完整「就這樣?這個劇本是怎麼一回事?」都在→【FHM 2019 6月號 227期雜誌】

 

2019 06/10 12:45 PM

byFHM男人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