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還長、夢還在──大谷翔平2018年球季回顧

挾著百年難見的二刀流之名、大谷翔平自加入天使隊那刻,一舉一動都是矚目焦點,就像期待已久的強檔電影終於上映、能進到戲院一窺究竟般,紛至沓來的聲音多半帶著好奇、有些則冷眼坐等好戲,但都在等待一個答案:早已在東瀛書寫無數傳說的天才少年,能不能在這個最高殿堂,完成終極的棒球夢?

 

作者:Griffey Chang

 

相信自己

雖自踏上棒球路起早就培養出一股堅忍,這個曾讓無數豪傑不得不含淚忍痛放棄的舞臺,仍不免在一開始就讓大谷受到前所未有的震撼教育。

 

都還未正式在安納罕亮相,他便坐實許多批評者的預言:執著於二刀流的下場就是顧此失彼,兩敗俱傷。春訓期間在投手丘上共失掉8分自責分、防禦率為慘不忍睹的27.00;站到對面的打擊區情況依舊沒有好轉,打擊率只有1成25,OPS在5百多位參加春訓的球員裡排名倒數第二,甚至有球探直指「大谷應在1A展開球季」。

 

接著就是大家都耳熟能詳的故事了:經由打擊教練辛斯基(Eric Hinske)提點後,大谷開季便判若兩人,毫無需要送回小聯盟的疑慮。捨棄原本的高抬腿動作後,他改為腳尖微微點地後再帶動身體的揮擊,以解決攻擊死角為內角速球的問題,開季不久後從洋基強投瑟維利諾(Luis Severino)手中的第四號全壘打就恰好是在九宮格的這個位置轟出,卓越的領悟力著實可見。

 

然而,除了辛斯基的幫助,大谷在季後接受日本電視台NHK專訪時透露,還有一位人物對於走出春訓期間低潮有很大的影響──在美日都締造輝煌紀錄的傳奇前輩鈴木一朗。

 

大谷坦言,在日本時並不屬於常會與人討論技術問題的類型,就算是與教練也一樣,但這次的狀況遠比自己想像得棘手,他先撥了通電話給前輩,一朗表示兩人可以透過影片討論,但大谷想了想後,發現這並不是個適合用影片解決的問題,便拎著球棒登門拜訪,兩人暢聊超過一個小時。除了討教球技,一朗也以過來人的身分給予建議,其中一句話讓正在為新球季徬徨的少年印象特別深刻:

 

「要相信自己擁有的才能、過去的經驗、當然,還有你的潛力。」

 

「我覺得這就是我想聽的,這些話剛好提供我一個很好的機會做出改變。」大谷後來回憶一朗的話時說道。


適應大聯盟

來到美國後,大谷開始以數據分析的角度檢視自己的表現,展現他對於更頂尖球技的追求,除了貼身翻譯水原一平的紅色背包裡總攜帶著一本與字典一樣厚的資料夾、裡面是各隊投手的資料以外,每場擔任DH的比賽,只要下場休息時,他亦會進到球隊的影片室檢視自己上個打席的動作,就算只是在休息區,都可以看到他在場邊不斷觀察對方投手、模擬揮棒的身影。

 

但在這個人外有人的聯盟,考驗依舊接踵而來,即使已經盡全力研讀資料也有可能只是徒勞。5月中旬大谷在萬眾矚目下迎來與賽揚強投韋蘭德(Justin Verlander)的對決,首打席纏鬥5顆速球後,最後他被韋蘭德以一記滑球三振。這天,他4個打數裡吞了3K。

 

然而正所謂關關難過關關過,大谷在這年球季,即使身兼投手任務,在打擊上仍不斷做出調整,發現自己對變化球較不拿手、就在打擊練習時先試著不要強力揮擊,而是跟球跟久一點、試著將球送往反方向,以尋求與球棒接觸的甜蜜點。

 

對於如此不懈的練習,甚至到了掌心都起水泡的程度,他說,這都是為了自己的最終目標:「我理想中的打擊就是不需要依賴數據,當球投過本壘板、無論是什麼球、球速多快,都可以快速做出反應、並擊出全壘打,這就是我的終極渴求。」

 

證明自己的時刻很快便來臨,8月底,大谷再度面對韋蘭德,一棒便將第一球擊往中外野形成深遠全壘打,成功甜蜜復仇。然而這個打席更重要的意義在於,根據資料顯示,韋蘭德面對左打者時只有4%的機率會投變速球,而這顆球便恰好落入這微小的可能性裡,但先前的苦練就在此時收到成效,大谷的身體機制已經訓練到能自然做出反應。

 

如此精益求精,在輪到上場先發時亦無不同,例子一樣俯拾即是,例如大聯盟初登板面對運動家,他失投的滑球在二局下就被運動家三壘手查普曼(Matt Chapman)逮中形成三分砲,回到休息區他馬上在翻譯陪同下與捕手討論對策,接著便穩住陣腳,沒多久後就以一顆指叉球讓查普曼揮了一個大空棒。

 

「我並不是一開始就非常優秀、我看過很多更優秀的選手,但沒有被震懾,我知道自己只需要比別人更努力。我想,這就是我的能力所在。」或許我們可以說,一朗強調的「相信自己」,大谷翔平已經淋漓盡致發揮在一年來投出、以及面對的每顆球裡了。


心轉境轉

除了場上表現,大谷在這年受到最多的關注,到底還是健康問題。從四月中旬第三場先發面對紅襪只投2局便因水泡退場、到6月再次以同樣問題提前下場卻意外檢查出右手肘韌帶二級撕裂傷,最後長達3個月沒有上場投球,在在都考驗著一名夢想才剛啟程的新秀。

 

初來乍到就碰上運動員的天敵,饒是再堅強的心志都有可能傾頹。剛進傷兵名單時,大谷沒有跟球隊出賽、甚至徹底鎂光燈前消失,將自己關在家裡一個禮拜,哪裡都不去、什麼都不想,他坦言當時「心情非常沮喪」,「我並不是擔心未來,只是覺得本來可以投,卻突然不行了。」

 

暌違三個月後,大谷仍在季末再度先發,雖然最後亦只投2.1局就被迫下場、甚至隨即被醫生建議需要開刀,但不若上次封閉自己,這次走下投手丘,許多人都觀察到大谷仍有餘裕在休息區帶著微笑與隊友閒聊、並能改將注意力放在打者身分,頻頻以球棒為球隊做出貢獻。

 

談及心境上的轉變大谷表示:「受傷是無可避免的情況,沒有手術的話、速球或許可以一直維持在93英哩、滑球80英哩,但這對我來說是好事嗎?這讓我開始考量手術的必要性。」當時球季也即將進入尾聲,一年來的波折讓這位總是勇往直前的少年總算坦然接受對自己最好的安排,一切也豁然開朗。


展望來年

2018年對大谷翔平來說,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年呢?

 

或許就像遠渡重洋後,依然如在日本「起床、球場、打球、回家、就寢」的簡單生活,那股對於棒球的初衷一如既往、也成功證明自己能以「二刀流」征服這個殿堂。

 

但也就像來到異地後、許多事只能倚賴翻譯水原,大聯盟以某種角度來看,就像每天到球場必經的、綿長而陌生的加州公路,仍是一條充滿未知、需要適應且習慣的旅途。

 

但關於即將到來的新球季,即使因傷只會以打者身分出賽,大谷依舊沒有要暫緩腳步的意願:「每件事我都想有所進步、在打擊上能讓人留下深刻印象、同時觀察頂尖投手以幫助我的投球,我不想只在原地踏步,想要持續進化,最後回到投手丘。」

 

「每天我都會看見自己的不足、需要改進的地方,我很期待自己可以進化到什麼樣的程度。」

 

這份期待,同時也存在陪伴大谷翔平年走過2018年的你我心中。


 

【 若分享內容有侵害您的著作權,請來信或留言告知,我們將儘速移除相關內容。】

2019 06/14 17:39 PM

by艾蜜莉